《新疆这些年我的真实经历》
第28节

作者: 墩石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4 15:19:11
  喧慌:
  联系人叫“明”,汉族,30多岁,与老W和老Z是第一次见面,之前通过朋友介绍,在电话里沟通,“明”说我们要去的地方从古至今都有人在那里淘金,因为金子多,很多人都在那里发财了,所以把那里的两条沟分别起名大金沟、小金沟。
  老Z问:能办开采手续吗?
  明说:办不了,政府不让挖,不过我有关系,你们到山上看,看上哪片只要没人挖你们都能干。我叔现在就在那正干着呢,明天我们进山去看,大概条件电话里都说了,满意了就谈具体合作,不满意就招待你们吃顿饭走人,以后还是朋友。

  第二天早晨我们四人出发了,先到尉犁县境内,然后走县道X243进入戈壁深处。走了一段后,发现路况特别好,虽然是土路,但是没有浮土,路面压的很平,而且还刚洒过水,接着我看见路边有压路机和洒水车,很奇怪这戈壁滩里怎么还有人费这么大的力气修路,明给我们说:这是XX训练场,解放军叔叔.
  我们从一条通往XX铁矿的简易砂石路上拐下戈壁,向山脚下驶去,基本没路,只是按着车辙印走了大约两个小时,看见有很大一片深红色的山体,不怎么说话的老W这时却对我说:把车开到那去。
  明说:还没有到地方呢,这什么都没有。
  老W说:这边山体的颜色很特别,我们过去看看。
  最先接近的是不太高的一小片红的发黑的山体,车已经走不成了,老W和老Z下车爬上去仔细的看着,接着用铁锹挖着什么,我看他们年纪大了就下车也爬上去帮忙。老Z对我说:这种颜色的山体可能是铜矿,金和铜是伴生的,取些样品看看。
  我给明打个招呼,然后跟着二人翻梁过沟的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取样。忽然老W指着左侧对我们说:看,古采洞。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在一个沟壑里,并排有五个半人高的洞子排列在一条水平线上。说实话有古龙沟的经历,看见古采洞我还是有些心虚的,这洞子很低,要么蹲着进,要么爬着进。老W要进洞子去看看,老Z说腰不好,他进不去,看来只有我这个“亲戚”和他一起进去了。

  回到车上取了矿灯、地质锤,老Z在洞口给我俩拽着保险绳,我和老W蹲着进了其中的一个洞子。
  刚进洞口,里面漆黑一片,只感觉一阵凉意,但没有风,说明洞子只有这一个进口,和其他洞子不是相通的,我头戴矿灯在前面蹲着往前挪着,老W在我身后,大概挪了有三十米,借着矿灯的光线看见分成两路,因为我和老W绑的是一根安全绳,也没有分路,随便选了一条路,越走洞子的高度越低,一不注意头就碰到洞顶壁上,最后只能爬着走了,感觉身下凉凉的,原来这里开始有水了,整个人趴在水里,我问老W还要不要往前走了,他说:都走到这了,就一定要看明白。我想想50多岁的人了还这么拼,于是硬撑着在水里往前爬。很快,眼前的洞子宽敞了许多,也到头了,没有路了,老W爬过来看了看说:这应该是一条矿脉,古人沿着矿脉采金,这是个小采场。说着用矿灯照向岩壁,我看见岩壁上金光闪闪,好像是金子,我一激动准备用地质锤敲,老W急忙阻止我说:千万不能敲。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为什么不能敲了,老W到岩壁上扣了几小块,又用手机拍照,然后就原路又爬了出来(照片在帖子后边有)。

  出来后,我们回到车旁,脸上身上都是土和泥水,“明”看见我们全身衣服都湿了,说:我刚才开车绕到那边看见有一条河道,水特别小,你们到那里洗一下,把衣服晒干
  日期:2018-05-25 21:27:37
  喧慌:
  我身上都是泥,“明”开车我们来到河边,这条河在红色山体和另一座山峰中间的一条峡谷内,从远处不走到近前是绝对发现不了的,水很小,几乎要断流的样子,我和老W找了一个水潭洗脸,把湿衣服也简单洗了搭在大石头上晾干。
  老W从包里拿出一瓶啤酒,打开喝了起来,我说:你要是冷我车上有大衣,他笑着摇摇头说:不冷,冷哪有喝啤酒的,一会你就知道了。
  老W把刚才在洞子里抠下来的几块矿石装在塑料袋里砸碎,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洋瓷碗,把敲碎的小块状样品放进去,接着用啤酒瓶的瓶底在碗中碾压小块状矿石,直到碾成粉末。然后一边用水一点一点的冲粉末,一边小心翼翼的左右晃动碗,不时的侧倾碗底,倒出杂质,一会功夫,碗底只剩下一层黄橙橙的金粉末。
  我看明白了,他是用碗和酒瓶现场做了个小实验,与摇金子的簸子道理是一样的,金子重,最后都沉在底部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用这么简单的还好携带的工具就能做实验摇出金子来,一下子觉得老W和老Z还是有些本事的,海水不可斗量啊!
  “明”也好奇的凑在一旁看着,看见碗底的金末,他对老W说:你看这地方要是能干,我也能说下来。
  没想到老W却说:我估计这个矿石里可能含“砷”,肉眼看不出来,要带样品回去做化学分析。还有你没看到那几个古采洞延伸的方向是朝着河边来的,应该矿脉到河边就断了。
  “明”说:现在含砷的矿石你们内地有人有本事能把金提出来,咱们可以找懂技术的人。
  老W说:不用找人,我们就有这技术能提出来,样品拿回去化验结果出来再说,我们还是再看看这矿脉的走向吧。

  这个河道在峡谷中,大概有二十米宽,两边就是陡峭山体,河床是干的,只有不到一米宽的一股水流蜿蜒向前,老W要往前去看地形找矿脉,我对“明”说:我衣服没干,你开着车去吧,顺着河道就能走。
  “明”开车拉着老W和老Z,走河道往下游方向去找矿脉,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晒着太阳,突然我看见干枯河道的沙地上有一道不太宽的车轮胎水印子,刚才只顾着看老W摇金子没发现。我跑过去仔细看了看,从轮距判断是摩托车轮胎印,应该是车轱辘过河粘上了水才会在沙地上留下水印,而且轮胎花纹痕迹很深,说明摩托车是负重的。这么荒凉的无人区里怎么会有摩托车轮胎印,而且印子还是湿的,说明刚驶过去不久。“明”他们三个开车已经走远,只有我一个人,手机还在车上,我顿时紧张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