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世战纪》
第96节

作者: TY爽崽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弈也不忿的说,“这么多人付出了性命,但罪魁祸首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隆卡不仅在民众间妖言惑众蛊惑人心,煽动仇恨和侵略!在战场上,他也不但不保护袍泽!居然还控制自己士兵的身体,用战友的躯体为自己挡刀!这种人,真是死不足惜!隆卡才应该替这些士兵去死!”
  众人也都见识过隆卡的手段,对梅弈的话深表认同。一将功成万骨枯!很多人都为了自己拜将封侯不择手段!为了成就自己心中的大业,真不知道让多少无辜的人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几人行得飞快,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山顶。八荒行在最后,却止住了脚步。望着火山中炽天使巨大的合金脸说道,“隆卡为人阴险恶毒!如果炽天使真落到了隆卡的手中,及时他不能直接启动炽天使,难保他不会想出什么别的恐怖手段来利用炽天使。这后果…怕不堪设想啊!”
  梅弈见八荒停下,给信使了个眼色,让信和依娜先走。梅弈自己则留下来,走到八荒身边说道,“咱们不是不想守,是确实守也守不住!今天就算我们拼了命死守在这里,也不过被那四万北国军给杀掉而已!然后他们仍然能得到炽天使!咱们的死会毫无意义的!”
  八荒虽然一脸不服气,但是不得不同意梅弈的说法,只是脸上却写着一万个不甘心!
  “但如果今日我们撤离!且不说隆卡能利用炽天使到什么程度?就算日后隆卡利用炽天使为祸人间,咱们也还能再联合有志之士一起站出来和他抗衡!去帮助那些被隆卡祸害的人们!”
  梅弈也不再多言。拍了拍八荒的肩膀说,“走吧!赶紧跟上你的族人!”
  此时就在雪山下的战场上,隆卡蹲在地上。他看起来白的让人发麻的手指,轻轻地在地上的几点梅弈留下的血迹上沾了下,放到他鹰钩鼻尖轻轻地闻了闻。欣喜若狂的隆卡眼中闪出了疯狂而且邪恶的光彩,搓了搓手中的鲜血,手指着远处的雪山大声命令道,“追上几人!这次不必生擒!格杀勿论!”
  隆卡面前的北国士兵齐喝一声“遵命!”便一路绝尘,列队向雪山奔去!

  …
  翻过雪山顶峰,梅弈便远远的看到扎眼的白色雪狼,领着一队人在远处黑色的焦土上快步行走。走在最后的兰雪手中牵着一个阿修罗族的孩子,正回过头来向雪峰张望。旷野的风拂过兰雪黑色的长发,露出她满是担忧的美目。
  刚从鬼门关走过一趟的梅弈见到兰雪担心自己的样子,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怜惜。不由得自嘲了一句,“还好小爷我命大没死成!要是让这么惹人疼爱的媳妇儿守了寡,我死都不甘心呀!”
  说罢梅弈急切地往山下一跃,几个虚空踏便落到了山脚。超过了信和依娜,向着兰雪的方向奔去。
  八荒对梅弈这种重色轻友的行为一脸的不屑!转身提气,对着来路的方向打出了十记金刚印!霎时间金刚印卷起山坡上所有的积雪,如巨浪一般的向山下奔去!而最后一枚巨型的金刚印,则直接削平了火山口,巨大的火山岩纷纷落下,將火山中的炽天使埋了个结结实实!
  北国士兵追至山脚下,突然发现山顶发生了大雪崩。急忙回转马头向后退去。雪浪夹带着巨大的岩石一路咆哮地冲到了山脚下,將阿修罗族原本居住的整个绿洲全部掩埋了起来。
  待一刻钟后雪崩平息,北国士兵再想往此路走,但人马已经没法从十几米厚的松散积雪上经过了!于是北国军队不得不分兵两路,骑兵绕开雪峰继续追击梅弈一行人。其他士兵除雪开路,缓慢地往山上开进,去找寻炽天使。
  兰雪远远地便看到了梅弈踏着虚空踏下山的大动静,心里自然激动欣喜。微蹙的黛眉松了开,激动的泪水却流了下来!兰雪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將手中抱着的孩子交给身旁的族人,便也朝着梅弈的方向迎了上去。
  梅弈望着跑向自己的兰雪想,眼前这场景是不是有些熟悉啊?言情剧不就这么写的吗?我现在除了跑向兰雪,是不是眼睛里还该挤出点泪花?然后再扯长了脖子喊个,“蔷薇!.小鸭子!”什么的?最后再搂着兰雪聊聊这几个小时的离愁别绪!说段,“我永远,永远永远,永永远远都不会再离开你了!”这样的单口相声!?
  但越是这样想,梅弈越是觉得一阵肉麻恶心。自己没那个文学修养,还是别打肿脸当整容了!梅弈自顾自打了一个寒颤之后才发现兰雪已经来到了自己跟前,正忽闪着大眼睛开心地望着自己。梅弈没再多想,下意识的一把搂过面前的兰雪,还是狗血地说道,“我还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呢!”
  兰雪倒是表现的自然很多,她对梅弈的担心不言而喻。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梅弈脸上的两道伤口说,“你脸上怎么还挂彩了?来,我帮你处理一下!”
  梅弈又恶心地卖起乖来,一屁股犬蹲在地上,仰头对着兰雪闭上了眼睛。似乖巧的让兰雪帮他看看伤口,又似无赖地向兰雪索吻。
  兰雪捧着梅弈的脸,用冰晶在他的伤口上轻轻地擦了擦,然后“咦”了一声说道,“这伤口怎么不能完全愈合啊,看样子要留疤了!”

  听说要破相了,梅弈闻言大惊,也顾不得再演什么言情剧。瞪大了眼睛看着兰雪说,“你没在开玩笑吧?!我可是靠脸吃饭的呀!怎么能破相呢?!”
  兰雪左手冰晶结出一面光滑的冰镜,放在梅弈的眼前让梅弈自己看。冰镜中果然清晰地映出,由于梅弈惊人的回复速度,脸上的伤口已经收拢,流出的血也被兰雪给擦拭干净了,但是两条一寸来长的黑色伤疤却清晰可见。
  见兰雪说的是真的,梅弈怒骂了一句,“妈的!隆卡这招式也太狠毒了!居然要给小爷脸上留疤!”转身就要作势回去找隆卡拼命!
  却被后边赶来的信三人拦了下来。依娜分别指了指八荒、信和自己说,“八荒现在背井离乡,族人颠沛流离!信刚开杀戒,人生观都快崩塌了!而我俨然已经成了北国的叛徒!…你脸上就这两道小疤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没疤的时候也没有我们家信长得帅!”
  信和八荒望着梅弈一脸耿耿于怀的样子哈哈一笑,八荒说,“是呀,刚才不是你劝我别回头赶紧走吗?怎么现在反而是你想不通了呢?!”说着一把拧起地上的梅弈,往前方的族人赶去。
  梅弈一时不甘心地说,“疤没留在你脸上,你当然不生气了!你们都什么审美啊?!小爷我的长相就算比信差了那么一丁点,但也是杠杠儿的!隆卡敢在小爷我的脸上留两道疤,我就要在他身上开俩洞!”说着梅弈还作势要回去找隆卡报仇。
  兰雪还能不懂梅弈心里这点小九九吗?她冰雪聪明,早就看出来梅弈演这出是做给自己看的。于是一把抓住梅弈的手说,“哎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他们是有备而来,咱们又扶老携幼,没必要跟他们死磕!人家不是说疤痕是男人的勋章吗?!你脸上有两道疤挺好的,看起来更有男人味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