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9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心,姐夫也明白这个道理。”谭建业叹息着点点头,说,“兄弟,既然你当我们是一家人,那姐夫就不跟你说谢谢了,要是你不嫌弃的话,以后谭家就是你家,小鹿的事情,就拜托你多费心了。”
  萧晋呵呵一笑,说:“我早就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呀!你们知道的,我到现在可还惦记着带走小戟呢!”
  谭建业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道:“这个好说,回头我就去求求我妈,只要她老人家同意了,你随时都可以带走。”
  “对了,”李善芳开口道,“上次你来不是说想借小钺跟你一起去夷州吗?今天干脆就把她直接给你留下好了。”
  “不急不急。”萧晋说,“目前我还没有确定要不要去夷州,等什么时候定下来再说也不迟。”
  李善芳摇摇头,坚持道:“现在马泰华都被关了起来,姐姐也不需要人贴身保护了,留着她当司机也是浪费,还是给你留下吧,免得到时候你还要跑一趟省城。
  不过,姐姐要把丑话说在前头,她虽然是‘超级玩偶’出身,但在我家是从来都没人真把她们当做玩物看待的,你让她做事可以,可不能欺负她、让她受委屈哦!”
  尽管她说话时的口气轻松随意,可萧晋还是从她的双眼中发现了一丝隐隐的焦急,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这位姐姐还是有点担心彼此之间的感情不牢靠,所以想要通过借谭小钺这件事让他欠个人情,好真尽心尽力的帮助她的儿子。

  对于一位母亲来说,这是人之常情,萧晋还没有脆弱到因为这个就心生不满,淡淡一笑,就点头道:“好吧!那我就谢谢姐姐了。你放心,我从来都没觉得小钺和别的普通姑娘有什么不同,保证会把她给你全须全影的带回来的,撑死了会让她肚子里多个娃娃。”
  李善芳这才完全放下了心,哭笑不得道:“你呀!哪儿都好,就是好色的这个毛病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行!你要是有能耐把小钺给迷住了,姐姐就做主把她们姐妹俩全都送给你!”
  “说话可要算数!”萧晋兴奋地直搓手,“兄弟要是真做到了,将来带走她们的时候,姐姐你可不准心疼哦!”
  天蒙蒙亮的时候,裴子衿对那个夷州人的审讯才结束。萧晋正在休息室里和田新桐一起吃早餐,见她进来,就从旁边的外卖袋里拿出两杯饮料来,说:“待会儿要是打算休息,就喝豆浆,不想睡觉就喝咖啡。”
  裴子衿一声不响的打开咖啡杯子就灌了一大口,然后才坐下道:“已经喝了一宿的咖啡了,想睡也睡不着。”
  萧晋把一个蛋堡递给她,说:“没事儿,你要是真想睡,我有办法,吃完饭给你按几下脑袋就行。”
  裴子衿瞥了田新桐一眼,意味深长的笑着说:“好啊!那我待会儿上床就靠你喽!”
  田新桐闻言挑了挑眉,分别瞅瞅他俩,心里就犯起了嘀咕,开口道:“我昨天晚上也没少喝咖啡,萧你也帮帮我呗!”
  霸王花好像当着田新桐的面挑逗上瘾了,而且越玩越露骨,萧晋都不知道是该觉得刺激还是苦恼,只能心中苦笑。
  吃完了早餐,萧晋点燃一支烟,问:“那个夷州人的审讯结果如何?”
  裴子衿从他烟盒里也掏出了一支点上,回答说:“那胖子明显是受过训练的,来来回回跟我绕了大半宿,最后手指头断到第八根的时候才终于说了实话。”

  旁边正在收拾外卖盒子的田新桐听到这里顿时瞪大了眼。她并不是天真到以为现在的执法者们真的不会刑讯逼供了,只是没想到裴子衿能如此稀松平常的说出这样的话,甚至都想象不出一个女人冷酷的一根根弄断别人手指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那胖子的身份是一家海产贸易公司的大陆负责人,专门利用海产品的进口业务来走私丨毒丨品,除了逢年过节之外,很少回夷州,更是从来都没见过自家的大老板,只知道那个人是夷州的原住民,好像还是一个部族酋长的儿子,外号就叫‘涛哥’。
  据说,这个‘涛哥’在当地政商两界都很吃得开,还是个小有名气的活动家和慈善家。他在山里拥有着大片的私人土地,甚至还有私人武装,那胖子认为他的丨毒丨品其实都是在那里种植出来的。
  当然,这些都是那个胖子根据联络人的只言片语联想和猜测出来的,具体真实情况如何,还有待商榷。”
  “就这些?”听完裴子衿的这一番话,萧晋的眉头就拧成了麻花,“这对我来说完全没用啊!”
  裴子衿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他对于咱们国内从东南过来的丨毒丨品线路了如指掌,供述出了一大批涉案人员和官员,经此一役,东南沿海的丨毒丨品走私必将受到重创,于国有大利,于你确实非常鸡肋。”
  “他娘的。”萧晋烦躁的挠着头发骂了一句,“难不成老子真的只能寄希望于王大飞身上了?那王八蛋前天就跑路了,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身在夷州,让老子上哪儿找他去?”

  裴子衿想了想,说:“倒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太冒险了,我不建议你那么做。”
  “做不做的,你先把办法说出来。”
  裴子衿又犹豫了片刻,才道:“那胖子已经交代了他跟夷州那边联络人的联系方式,你可以冒充他的亲信手下。
  只是,虽然胖子被捕的情况只有我们内部人员知道,但丨毒丨品交易被警方当场查获的事情,滚刀龙此时肯定已经知晓了,相信夷州那边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你贸贸然利用他的身份,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怀疑,甚至对方认为你已经完全没用,一见面就杀你灭口也说不定。”
  萧晋听完沉默良久,最终长叹口气,说:“如果没能拦住敏敏,那个王大飞也没抓到,那我无论如何都是要去一趟夷州的,有个身份试试总比两眼一抹黑的碰运气强。”
  “就知道我不该把这个办法告诉你。”裴子衿表情无奈的摇摇头,说,“我会马上让人发出对那个胖子的通缉令,对外作出没有抓到他的假象,如果最终你的夷州之行不可避免的话,就带上他一起过去。
  至于怎么控制住他、让他乖乖听你的话、到了夷州之后不会反咬你一口,这些你肯定有办法,我就不操心了。但你要知道的是,要使用这个办法,就必须给上级一个合理的理由,唯一能够说服他们的,就是抓回那个荼毒内地百姓的毒枭‘涛哥’。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这句话不是小粉红们的一句热血口号,在很多时候,它是有着很深的政治层面意义的。我们可以不在乎这个,但活捉‘涛哥’确实是一件有利于两岸百姓的大好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