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8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胡子醉醺醺地推开了林老板,狂笑着说:“我从济南一路混到了鲁西南,你以为我靠的是江湖道义?老子靠的是这个。”他举枪朝天,一副挑战天庭的样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别想离开沛县。”林老板微笑着说。他脸上黑纱一角在冷风中飞舞着,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让黄胡子猛然颤栗了一下。
  林老板的眼角的微笑,让黄胡子仿佛想起了什么,但是对不上号。不过,他意识到林老板一定也是个比较危险的人。
  “把他绑了,一起带走。”黄胡子说,“我是亡命之徒,别跟我讲他娘的江湖。”
  “老大,你疯了吧?带他走干嘛?干掉不行吗?”老七说。

  “狗屁,他是宁十三的仇人,卖给宁十三应该能得一笔钱。捆了。”黄胡子说。
  老七拿了一根绳子,歪歪扭扭地走到林老板身边,正要去绑。只见林老板吹了下口哨,所有的狼狗都站到了院墙上面。由于雪堆在了墙头上,所以通过积雪,他们都跑了下来,围着林老板,对老七、黄胡子龇牙咧嘴。
  “开枪,连人带狗一个不留。”黄胡子命令道。
  几十个兄弟对着林老板放枪。林老板镇定自若,没有丝毫的害怕。所有人的枪全部是空枪,没有一颗子丨弹丨。
  黄胡子慌了,掏出了自己的枪,对着林老板就放枪。结果,他的枪也成了空枪。

  “你是贼?!”黄胡子惊恐地问道。
  “不算。但会点功夫。”林老板得意地说。
  林老板的眼角闪出一丝奸笑,他将小拇指放入嘴里,随后一吹,十几条狼狗朝这几十人扑了过来。林老板故意让狼狗将其他的几十人全部扑倒,而没有伤黄胡子。面对凶狠的狼狗,几十个大男人无能为力。有的爬上积雪跳到了外面,被外面埋伏的林老板的人射杀了。
  黄胡子战战兢兢地站在院子里,不知该如何是好。咬死了其他所有人的狼狗,将黄胡子围在了中心。只要林老板一声令下,黄胡子瞬间就会变成一堆白骨。
  林老板的人进了院子,将黄胡子五花大绑,拖到了雪橇车上。
  林老板走进屋子,叫着:“四爷,你在哪儿?”
  屋子里什么人都没有。那个椅子的一半还在。整个椅背被切了下来,带走了,而椅子的其他部分都留在了屋子里。
  林老板在屋子里搜了下发现,走过堂屋便是西屋,西屋的里面有一间储物室,储物室里有一个通向外面的小门。小门已经打开,风雪吹了进来。
  “来人,跟我走。”林老板吩咐道。七八个人带着家伙走了过来。他们发现,屋后的雪地里有一个洞,是人工挖的。这个洞里有血迹。林老板断定,鸭屎绝对不是自己跑了,而是被人救走了。

  约莫半个时辰,林老板及七八个手下将一个拖着鸭屎的黑衣人围在了雪堆里。
  “放开他,不然我就开枪了。”林老板大声说。
  这个声音让蒙面人吓了一大跳。她战战兢兢地站起身,将奄奄一息的鸭屎放到雪地上,慢慢揭开了面纱。黑蜘蛛那张通红的脸露了出来。
  林老板将枪扔掉,撕下自己脸上的黑纱,跪了下来,规规矩矩地叫了声:“二姐。”

  “通天鼠,你是人是鬼?”黑蜘蛛惊恐地问道。
  “二姐,这件事我们待会慢慢讲,赶紧救鸭屎,晚了,他的胳膊就没了。”林老板,也就是通天鼠着急地说。
  “伤得这么重,该怎么办呢?”黑蜘蛛哭着说。
  “我来吧。”通天鼠跪到鸭屎身边,让黑蜘蛛压着椅子后背,他在铁钉疙瘩端缠了布,抓住布条,踩着板子,一用力将刀子拔了出来。鸭屎双手涌了出了血来。
  “天啊,这么多血。”黑蜘蛛惊恐地说。
  “别怕,身体上伤得不重,关键是右臂。二姐你帮他活动下。”通天鼠说。
  “他怎么不动,会不会死掉?”黑蜘蛛问。
  “他应该没事,不过是饿得和累得。”通天鼠说,“来人啊,帮忙抬人。”
  七八个兄弟,分出几组轮流抬,很快就将鸭屎抬到了林记古董典当行。

  通天鼠请了一位医生,协助处理伤口,当天夜里,鸭屎便醒了过来,随后吃了些东西。他的背部伤口很轻,已经没有大概,不过双手的手掌被穿透,极为疼痛。经过包扎后,他的手能动了,但是无法负重。
  黑蜘蛛一直在照顾他,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那儿,也没有多想自己是怎么得救的。吃饱了,睡在暖和的炕上,鸭屎终于开口了,笑着说:“二姐,我们在哪儿?不像望湖楼啊?”
  “当然不是望湖楼,我们在沛县啊。”黑蜘蛛帮他掖了下被脚,笑着说。
  “黄胡子去哪儿了?我不该大意,没想到被他们暗算了。”鸭屎难过地说。
  “黄胡子已经被抓了,就关在附近。”黑蜘蛛说。
  “发生了什么?”鸭屎不解地问。

  “多亏了这位林老板。”黑蜘蛛指着门口的通天鼠,笑着说,“让林老板和你聊聊吧。我出去一下。”黑蜘蛛端着空碗筷走出来房间。
  通天鼠走了进来,噗通跪下说:“四爷,我是通天鼠。”
  “啊,你不是去苏杭一带了吗?为何跑到沛县了?”鸭屎惊讶地说。
  “四爷,我有瞒着您的地方。其实,我们家在沛县是有点地产的,我祖籍不是这里,但是这里有产业,从大清朝开国这里就有了。我在扬州躲了一阵子后,将姐姐送到了亲戚家安顿了下来,随后就回到沛县,准备卖祖产。地产全部卖掉了,但祖父的当铺没舍得卖。如今兵荒马乱的,当铺的生意反而好做。所以,我就将之前掌柜的股份全部买了回来,经营了这里的当铺生意。”通天鼠说。
  “那你为何做了盗贼?”鸭屎不解地问道。

  “当时是为了避祸,家族的问题,我回头会跟你细讲。”通天鼠说。
  鸭屎听后,笑着说:“好的,随便你。唉,这才几个月,你竟然做起了生意。你做了正经营生,以后就别再干梁上的事情了。我们的事情见不得光。你也不是怀义堂的人了,也别叫我四爷。叫我鸭屎吧。”
  “四爷,虽然我不是怀义堂的人了,不过我的所学并没有丢掉。我在这招了很多学徒,大家也都学到了真本事。不过,我们绝对不伤天害理,而是劫富济贫。心存侠义,绝对不乱盗。”通天鼠很激昂地说。
  “好,既然这样,我就安心了。”刚说完,鸭屎又想起了什么,随后从床上下来,跪了下来说,“多谢兄弟救命。”

  “四爷,”通天鼠跪下,含泪说:“没有你就没有我们姐弟,何来感谢?”
  “我谢的不仅是你救了我的命,还有就是,你还抓了我的杀父仇人。”鸭屎说。
  “之前说的杀你养父的就是黄胡子吧?”通天鼠问。
  “正是。”鸭屎说。
  通天鼠扶起鸭屎,随后笑着说:“你在屋里等我一会儿,我把黄胡子的头割了给你。”
  通天鼠刚要走,鸭屎叫住了他道:“不劳烦你了,我亲自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