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7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2 11:35:49
  第208章 落难
  鸭屎一直是个心细的人,这次的确大意了。在他看来,黄胡子是个粗线条的人,所以没有能力耍计谋。其实,黄胡子是个心很细的人,在乱世生存,一个粗线条的人是活不了几章的。就像王老六,买土匪杀人,最终被土匪吃了,这才是真正的粗线条。
  黄胡子在当地杀了人,肯定会安排妥当的兄弟放哨。鸭屎逼近庄院的时候,黄胡子已经得到了相关的信息。
  那位刚才撒尿的光头叫老七,在黄胡子身边排行第七,是黄胡子从济南带来的。从老二到老六都死了,济南小刀会的原班人马就剩下黄胡子与老七了。尽管老七知道鸭屎在附近,但是并没有想到他会到树上。当老七看到有人在树上吊着时,为了避免被杀,所以故意说是喝多了,又假装数了一遍。
  原本黄胡子与兄弟们都还没喝好。不是因为不想喝,而是因为酒不够。大家喝的是茶水。一边喝一边装作醉醺醺的样子。黄胡子得到老七的暗示后,立即就给手下的兄弟使了暗号,让大家趴在桌子上装醉倒。他清楚,鸭屎不可能给他一枪,而是要亲自动手宰了他,所以他为鸭屎摆了一个惊险的局,让自己做了诱饵。
  当很多枪对着鸭屎的脑袋时,黄胡子立即把身子缩到了桌子底下,迅速爬到了桌子对面。屋子并不大,墙很高,鸭屎即便是速度再快,也无法与枪的速度相比。他尚未决定是跑还是降时,黄胡子的一位兄弟照后脑给了他一枪托。鸭屎并没有昏迷,但是倒在了地上,浑身无力,后脑疼痛。
  老七将鸭屎绑到了椅子上。
  “大哥,活剥还是剁了?”老七问。
  “你先滚一边去。”黄胡子说。他走到鸭屎跟前,笑着说,“四爷,别来无恙啊?”
  “你这个叛徒。师父待你不薄,你为何突然反了?”鸭屎痛斥道。
  “哈哈哈,为什么,你心里能不清楚吗?”黄胡子笑着说,“我当年把你吊在梁头上,放了这么大一把火,你竟然能活着出来。当年将你沉到了湖底,身上绑了个铁锚,你竟然能活下来。看来,你真是有神人相助啊。”

  “你终于承认了,你终于承认当年杀了我爹了?你终于承认曾经将我沉入湖底了?”鸭屎愤怒地问。
  “我跟宁爷说,我记性不好,可能记错了。不过,你的脸我永远都忘不掉。在宁爷那第一次见你,我就震惊到了。我的确用了很久才适应过来。你真是神仙。不过,今天,你落在我的手上,我肯定不会手软。我会亲手杀了你,确保你死了,我们再离开。”黄胡子笑着说,“跟我斗,你活不了的。”
  “大哥,听说关不住他,不如赶紧把他杀了吧。”老七手持利刃,很想立即动手。
  “我知道关不住,不过我有办法让他逃不掉。”黄胡子笑着说,“把门上的钉子给我启下来。”
  老七拿刀子将门上一根铁钉启了下来,交给了黄胡子。黄胡子笑着说:“四爷,得罪了。”他将铁钉放在鸭屎的手掌上,拿起一块砖,一下子就将钉子扎进了鸭屎的手掌。钉子钉在了椅子后的挡板上,尖端刺进了鸭屎后背的皮肉里。
  鸭屎大叫一声,疼得昏死了过去。

  “死了?”老七问。
  “死不了,钉子这么短不过进后背一点点,这样他就跑不掉了。”黄胡子得意地说,“等我合计下,要么黑宁十三一笔钱,要么黑李一刀一笔钱。总之,弄死他之前还得捞一笔。”
  “大哥,你真是人才。哈哈哈,他这样可怎么跑?”老七笑着说。
  “行了,大家都睡吧。今天不会有人来惹我们了,明天早上再决定去哪儿。”黄胡子说完,朝里屋走了过去。
  沛县的夜,大雪,一切静寂。
  湖东的夜就没有那么平静了。湖东刮起了大风,极为寒冷。纷纷扬的大雪都飘进了屋子里。
  黑蜘蛛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好容易睡着了,但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中,鸭屎从背后捅了她一刀。黑蜘蛛大叫鸭屎的名字,从梦里醒来。房间里的一扇窗户被吹开,大雪积满了她的梳妆台。
  她披上衣服,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总感觉鸭屎出事了,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做。想着想着,她几乎疯了。她用鸡毛掸子将梳妆台上的雪全部打落在地板上,将窗户关好,然后写了一封短信给宁十三,意思是,自己生怕鸭屎出事,准备去接他回来。
  天尚未明,黑蜘蛛就冒雪出发了。他不知道去哪儿找,但是去沛县总没有错。她瘦弱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雪夜中。
  也该鸭屎命大,他被抓那天晚上,沛县的下半夜出现了暴风雪。大雪席卷了农庄周围的一切。那雪有半人高,黄胡子原本想带着鸭屎沿着沛县南边的小路朝微山赶,先与李一刀谈判要点钱,再与宁十三谈判,讹点钱。不巧,走不了了。
  又饿又冻又疼,鸭屎的双臂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是后背还疼。寒冷的屋子里,让他的双臂血液流淌不通畅了。这种感觉犹如他在水里救通天鼠一样,双臂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如果不尽快松绑,将他的手放下来活动下,估计他的双臂会废掉。
  尽管又紧张又痛苦,但是鸭屎并不声张,而是垂着头,装作半死的状态。
  “大哥,这么大的积雪,天寒地冻的,去哪儿找吃的啊。不如,我们把这小子烤了吃得了。”老七露出黄牙,笑着说。

  “我日你娘。他比肉值钱,等我们送到微山,估计能换一袋金子。”黄胡子骂道。
  “我是觉得,这样绑着他,他身上又挨了一钉子,估计也就今晚的事。过了今晚,死了,尸体凉了,烤熟就不好吃了。趁现在还活着,放干净血,放火上一烤,撒点盐就能吃。”老七笑着说。
  “我已经安排人去找吃的了,你着什么急?”黄胡子气呼呼地说。
  眼看就要到中午了,那雪停了,黄胡子一看笑了,对老七说:“你看,雪停了,天马上就晴。一旦天晴了,我们就能赶路了。”

  老七跑到院子里,半个身子都埋在了雪里。他对站岗的兄弟说:“你们去屋里暖和暖和,其他的兄弟出来清理雪。”
  几十个兄弟,有的拿着铁锹,有的拿着锄头,有的拿着木锨,很快就将院子中部清理了出来。院子东西两边堆积了两米多高的雪山,已经迈过了墙头。黄胡子兄弟们的马匹都在东屋里,那里堆满了干草。天气太过寒冷,马都不愿意出来。
  “你们几个清理好了院子。把门口也清理一遍。一直清理到河道,过了河道就是大路。路上一定有马车轧过,估计晚上就能形成冰路。我们今晚出发,直接赶往楼外楼。”黄胡子说。
  正当他合计着如何走时,他派出的三个兄弟回来了。他们不仅没有找到吃的,反而被人给搞残了。一个失去了鼻子,一个失去了耳朵,还有一个失去了舌头。
  丢了耳朵的兄弟哭诉道:“大哥,我们到了县城旁边的一个村子,那里有个古董铺子,我们几个进去准备要点东西,结果被店老板给打了。他不仅打了我们,还对我们做了这些。您看?”
  黄胡子火冒三丈,大怒说:“谁干的?在哪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