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砰,砰,砰”别墅一楼,杨学清进来后走到客厅,随手从沙发拽起一个垫子就盖在了枪口,见房间里有人出来后,抬手扣动扳机,子丨弹丨穿过垫子传来一声沉闷的动静,出来的人当场就被干死了一个。
  另外一个见同伴被打死,掏枪就射,李振宇身子顿时匍匐卧倒,用脚一蹬旁边的沙发人顺着地板滑了出去,露头之后见对方的一双脚,“啪,啪”两枪点射,正中对方腿部。
  二楼,赵援朝和老桥全都没带枪,各掐着军刺,从栏杆翻了进去后,就闯进了两个房间里。
  “咣当”别墅铁栏门,被王莽粗壮的身子硬生生的就给撞开了。
  安邦左手掐着一把黑星,右手拎着个塑料瓶子,进了院子里后左手抬起,右手瓶嘴对准枪口。

  “噗,噗”两声枪响过后,冯明堂身旁两人头部中弹。
  “大马来的黑社会是不是?”王莽两只手各握着一把枪,双枪抬起扫着众人,抻着脖子道:“谁敢动,我让们全都变成死马”
  冯明堂的别墅一共有两层,下都住着人,这次他从大马带了二十个手下过来,方正北和安邦打算去金三角接货被当场干死了六个,别墅里还剩下十三四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几乎就被王莽他们给雷厉风行的清除了一半。
  二楼,老桥和赵援朝翻墙进来后,就各撞破了扇窗户进来了,外面枪声一响,楼还剩下的几个人当即就拿着武器走出房间来到了走廊里,楼下杨学清他们清理完人后就顺着楼梯往搜索。

  安邦来之前就了,除了这个冯明堂以外他所有的人都得被清理掉,还得保证鄢然和孩子的安全。
  走廊里,冯明堂的手下拿着枪就要往出涌,靠近楼梯的一间房里房门突然被拉开后,一个凳子就从里面飞了出来,力道极大的撞在了墙发出“咣当一声,几个手下顺着凳子了一眼,他们眼神刚飘过去,房间里赵援朝飞快的冲了出来,右手军刺“唰”的一下就甩了出去,正扎在一个人的脑门。
  “人在这呢,开枪”
  “砰,砰,砰······”

  同时,楼梯,杨学清跑来就喊道:“援朝,趴下”
  “噗通”赵援朝根本没犹豫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冯明堂的手下刚好开了几枪,子丨弹丨擦着他的身子全都打空了,而楼梯的杨学清正单手举枪对准这边。
  “砰,砰”两枪打中最前面的人,后面走廊尽头老桥也拉开房门出来了,快跑几步后猛的跃起朝着后方的人撞了过去。
  “咚”老桥抱着一个人倒在地,举起军刺对着他的脖子就插了进去,赵援朝鲤鱼打挺跃身而起,顺手从脚下的尸体拔出军刺然后前扑伸手,一刀捅进了对面人的肚子里。

  “战损”杨学清拎着枪了楼。
  楼下李振宇道:“无伤”
  老桥和赵援朝点头道:“安全”
  “搜人,找那个女人和孩子”
  走廊里倒下好几具尸体,几个人把枪全都收拾走了,然后挨个房间找人。
  鄢然和鄢伯熹就被关在二楼的一间客房里,她们听见外面的动静之后,就知道安邦来救自己了。

  “咣当”可房门被踹开,鄢然抱着孩子坐在床,十分平静的着走进来的几个人。
  老桥瞅着熹仔无语的道:“这子,什么效率啊,几年没见孩子都这么大了?”
  鄢然红着脸道:“我,我们只是朋友”
  “嫂子,没事吧?”赵援朝贱嗖嗖的问道。
  “嗯,没事”
  “走了,我们出去”
  二楼窗口,老桥冲着下方的安邦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人没事。
  安邦点了点头,抬起枪指着冯明堂右边的人瓶子口顶在对方的脑袋,他斜了着眼睛问道:“冯先生,你没想到我能给你杀个回马枪吧?”
  冯明堂目瞪口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极力冷静下来后道:“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呢么?”
  “知道,我不干死你们,那自己就得死”安邦完就扣动扳机,子丨弹丨“噗”的一声打穿了枪口下那人的脑袋。
  冯明堂胸膛顿时起伏,他指着安邦道:“打死我,除非你明天天亮前就能离开香港,离开香港还不算,在东南亚我挖地三尺都能给你找出来”

  “这个就不劳你心了,有一个地方你就管不到,你他么的去内地挖坑试试?”安邦跟王莽道:“人绑了塞到车里去,班长你们把这搜一遍活人一个不留,尸体装车里放石头沉到海里去”
  “妥了······”
  冯明堂十几个手下,没死的补枪,补完后十几具尸体给塞到了两台车里,然后被徐锐领着拉倒了海边毁尸灭迹。
  冯明堂的那辆凌志房车,他被捆手脚扔到了后座底下,王莽踩着他的身子,问道:“酒吧的股份呢,拿出来?”
  “楼书房抽屉里面”
  “签个字,转过来,冯先生我还得他么的谢谢你呢,不然我还要从警方手里花一笔钱买过来,你这算替我省事了”
  冯明堂冷笑道:“股份我给你,你能有命用么?安邦,你今天要么打死我自己离开香港,我不死,你再自己能不能再香港立足”

  “你操心操的太多了,你真以为你能在香港一手遮天啊?”安邦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脸,轻声道:“我就让你,到最后你到底能拿我怎么样”
  当天晚,冯明堂家里所有的钱全都被搜了一空,那份扎兰酒吧的合同被逼着签了转让协议落到了安邦他们的手里。
  回到扎兰酒吧,被封了的大门给拆了,安邦领着老桥他们走了进去,众人坐在大厅里面,冯明堂被人着关在了楼的房间里。
  安邦挠了挠脑袋,呲牙尴尬的笑了:“让你们见笑了,本来我还想着让你们来吃香喝辣享福的呢,谁能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啊”
  老桥头疼的道:“你快别吹牛了,我算出来了来香港我们的角色就是打手,我们要不来你都得饿死在这”
  安邦叹了口气,道:“哎呀,万事开头难么”

  安邦现在有多难,他现在就差一根能压死他的稻草了,因为他得罪了冯明堂首先就是不能灭他口,想把这个坎迈过去,可在冯明堂不死的情况下,他相信,对方只要一脱身就会千方百计的对付他,并且还会把他坑害段天赐的事告诉和兴和。
  这么一来,他就相当于是招惹了两个强悍的敌人,还得算那个可能在暗处对他虎视眈眈的蒋中元。
  “哥,剩下的咋办啊?”安邦把所有的问题和难处全都介绍完了之后,王莽他们也都懵了。
  赵援朝十分无所谓的道:“要我也没什么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不服的,干就完了,干到他们服为止,老人家都了,枪杆子里出政权么,打的敌人没脾气就可以了”
  老枪摇头道:“你这个法子不行,现在又不是战争年代光打打杀杀的哪行,得讲究策略了”
  安邦道:“策略倒是有,我已经捋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差一股东风吹过来了,可能明天我们就能见到这股风了”
  一夜过后,平静的香港迎来了谁都没有意料到的最为不平静的一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