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9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一切顺利,那他对于之后的合作就能放心;要是出了什么事,倒霉的也是谭鸿鹿或者谭家,他完全可以一推三四五,死不认账。
  若是非要说巧合的话,那应该只有谭鸿鹿本身是个意外了。”
  萧晋闻言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滚刀龙的本意是想借助李善芳调查他的机会,栽赃嫁祸给马泰华,从而让所有人都以为马泰华就是真正的滚刀龙?”
  “对!”裴子衿点头,“我推测这应该就是滚刀龙的金蝉脱壳之计。”
  “那个……”一旁的田新桐忽然怯怯地开口说,“萧,子衿姐,我虽然还没完全想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但我听懂了金蝉脱壳的意思。
  可是,这一次我们缴获的丨毒丨品市值超过了两亿,现金也有四千多万,舍弃那么大的一笔利益,还冒着有可能失去夷州那边货源的风险,就为了陷害马泰华让他替自己顶罪?这……这是不是有点太豁的出去了?”

  “不,桐桐,你忽略了一件事。”萧晋沉吟道,“滚刀龙只知道这次调查他的是李善芳,并不了解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更不会想到国安和警方也参与了进来。也就是说,对于他而言,这一切都不过是单纯的江湖内部事务。
  试想一下,如果这件事真的没有我们参与进去,马泰华也没有让谭鸿鹿背锅,今晚钢铁厂发生的事情就成了江湖黑吃黑,不管最终的胜者是马泰华,还是李善芳,他们都绝不会将那些丨毒丨品和资金上交给警方。
  而且,如此一来,马泰华和谭家之间必然不会再继续维持以前的和平相处,战争不可避免,滚刀龙完全可以悠哉悠哉的作壁上观,待最后结果出来,再现身威逼也好、利诱也罢,就算拿不回资金,拿回丨毒丨品却是问题不大的。
  毕竟,周边五省的市场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只有他才能把那些丨毒丨品变成白花花的银子。”
  田新桐听完一双眼睛瞪的溜圆,小嘴儿也张得大大的,好一会儿才震惊道:“既把名头栽赃给了马泰华,又挑起了省城江湖火并,最后还没什么损失,一石三鸟,这……这个滚刀龙好毒!好阴险!”
  萧晋冷哼一声:“毒贩,原本就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够毒够阴险才是正常。”

  田新桐眨了眨眼,握着他的小手就又紧了几分,抬脸满是崇拜的说:“他就算再阴险,不还是被你一眼看穿了么?这说明你可比他聪明多了!”
  女孩儿关切的安慰,萧晋自然不会辜负,刮刮她挺翘的鼻梁,贱兮兮的笑道:“是吧是吧!我这么聪明,你好意思不奖励点什么吗?来,我觉得一个亲亲就挺不错的!”
  “讨厌!”田新桐用力推开他凑上来的嘴巴,红着脸瞥瞥一旁的裴子衿,甩开他的手就跑掉了,“我去把你们刚刚的推测告诉爸爸,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萧晋笑容温馨的摇摇头,转身就对上了一双意味复杂难明的眸子,微微一怔,便似笑非笑的问:“怎么,你吃醋了?”
  裴子衿也不隐瞒,大大方方的与他对视:“有一点。”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自己已经不是你单纯的泄欲工具了?”
  裴子衿想了想,说:“好像确实不那么单纯了,因为我现在很想把你变成我的私有物品。”
  萧晋挑挑眉:“只是物品?”
  裴子衿重重点头:“只是物品!”

  “那算了,”萧晋转身重新看向玻璃内已经开始录口供的马泰华,撇嘴道,“虽然我经常会犯物化女性的直男病,但这样的待遇是绝不想自己品尝的,泄欲工具能够接受是因为我同时也享受了你,但私有物品的性质却完全不同,我还是继续努力想办法当你的男人吧!”
  裴子衿面无表情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你在这儿盯着马泰华吧!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告诉里面的冯洋,我去审讯那个运货来的夷州人。这次抓不到滚刀龙,能问出夷州那边毒枭的一些资料,也算是达到了你想要的目的了。”
  萧晋没有在审讯室外呆太久,隔着单向玻璃又静静望了里面的马泰华一会儿之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冯洋兄弟,你先休息一下,我想跟华哥单独聊几句。”
  冯洋知道他跟自己上司兼师父的关系不一般,再加上又对他的感情生活非常好奇和羡慕,自然不会不给他面子,闻言点头一笑,就收拾了面前的东西起身道:“好的,萧先生,需要我关掉摄像机和监控探头么?”
  萧晋想了想,说:“只关掉摄像机就行,谢谢!”
  “不用客气,我就在外面,有事您随时叫我。”

  冯洋出去了,萧晋在他的位置上坐下,掏出烟盒递给马泰华一支,说:“我没有随身携带哈瓦那雪茄的习惯,华哥将就着抽支卷烟吧!”
  马泰华把烟接过去叼在嘴里,又起身凑着他的打火机火苗点燃,使劲抽了一口才意味深长的说道:“虽然我一直都觉得萧先生背景深厚,但就是在我最夸张的想象里,也没有预料到你的实力竟然恐怖到可以对国安发号施令的地步。
  一辈子只在泥水里扑腾的泥鳅,眼界还是太小了啊!”
  萧晋呵呵一笑,也点燃一支烟,说:“你想的太夸张了,在华夏,能对国安发号施令的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我可没有那个能耐,不过只是国安的一份子罢了。”
  马泰华挑了挑几乎没几根毛的眉头,恍然道:“原来萧先生是位带刀的亲军官爷,失敬失敬!”
  萧晋也懒得跟他详细解释自己的身份,点点头便问:“华哥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被抓过来了吗?”
  “在看见你之前有一点怀疑,看见你之后就确定了,谭鸿鹿的丨毒丨品交易嘛!”马泰华脸上的笑容很复杂,有点懊悔,也有些自嘲,“谭家就是谭家,我本以为谭正信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前辈,与我只有早晚,没有高低。
  如今看来,我真是愚蠢幼稚的可以,别的不提,单单是结识人脉的格局上,我跟他老人家的差别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你这种人的眼里是不是除了阴谋阳谋和各种设计之外就没别的了?”萧晋讥讽的看着他道,“没错,你会被抓过来,确实是因为谭鸿鹿的丨毒丨品交易。不过,你应该再往深里想一想,丨毒丨品是哪儿来的?你又为什么要派谭鸿鹿去交易?”
  马泰华神色一肃,看了看已经被关掉的摄像机,说:“我不会承认谭鸿鹿是被我派去的,萧先生可不要血口喷人。”
  萧晋撇了撇嘴,用极其轻蔑的口气道:“放心!我要是想玩儿死你,根本就用不着让你承认,别忘了,你今天晚上搂着睡觉的那两个女孩儿年纪都还没到十八岁。”
  “她们是自愿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