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连环2黑刃:追凶十八年,隐藏在非法器官移植背后的血腥阴谋》
第18节

作者: 天下无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阮明涛没理由拒绝,眼看着心爱女人最后的字迹被丨警丨察收了起来。
  对苏曼宁来说,这封信有些奇怪。她反复看过几遍,只觉得信里的信息过于纯粹,内容除了器官移植和那几个人的名字,就是“不朽”的展览信息,再无任何情感表达。对于两个曾经恩爱至深、如今生死两隔的人来说,最后的一封信,不管从情感上还是逻辑上都不应该这么写!
  苏曼宁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是继续问:“既然提早收到这封信,你为什么不报警?”
  阮明涛盯着苏曼宁反问:“警官,您觉得这封信有什么问题值得我报警吗?”他停顿片刻,继续道,“她明确告诉了我两件事,她把器官给了别人,她在展览上给我留了礼物。她是子宫癌中晚期,活不久了,她向来果断、干练,她这是告诉我她自己的决定啊!这里头好像没什么事需要丨警丨察出面吧?”说到这,阮明涛的眼圈红了。
  “你至少应该就此通知她家人吧。”
  日期:2018-04-11 09:37:24
  “不!”阮明涛闻言大声说,“伯父伯母知道后,怎不肝肠寸断?从我的角度讲,他们晚知道一刻也是好的!只是我也没想到,她的塑化模型那么特殊,以至于伯父伯母一眼就会认出来!”
  “这正是我来找你的目的,在你看来,那个模型为什么那么怪异,与众不同,或者用你的话说,那么特殊?”
  阮明涛低头一言不发,半响后他突然抬起头说:“那是礼物!一份永久的礼物!”

  “就因为你的志趣爱好和专业都牵扯到人体塑化模型,她又苦心给你留下那份礼物?”
  苏曼宁见对方默认不语,心说,你这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我还有事需要出去一趟,警官您看……”阮明涛打破了沉默。
  “最后一个问题,”苏曼宁语气强硬起来,“实际上从艾丽的死,到你收到她那封信,中间隔着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对你来说,爱丽应该算失踪吧?”
  “是的!那段时间我也在到处找她。”
  “是吗?”
  日期:2018-04-11 09:38:45

  “你怀疑我的话?”阮明涛激动地站了起来,说,“我有报警报失踪!就在离这不远的派出所!你可以去查!”
  听阮明涛这么说,苏曼宁暗自怪自己太粗心,没提前到派出所了解这个情况。她略有尴尬地跟着站起来,说:“不好意思!那你先忙。”
  她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转身问:“恕我冒昧,你现在的感情生活……”
  苏曼宁话还没说完,就被阮明涛打断了,“你这叫什么话!艾丽才走了没多久,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怎么可能……”

  “你想太多了,你就算有了新女友也不违法,”苏曼宁笑着说,“对了!艾丽的车还在栖凤区车管所,你去办个手续开回来吧,怎么处理是你的事。”说完和孙劲告辞离开。
  两人回到车上,苏曼宁问孙劲有什么看法。
  孙劲想了想,说:“说不出哪不对,但是他肯定没说实话!”
  苏曼宁笑了笑,说:“是不是他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就那么个意思吧!还有,那封信语气也不对,不像诀别信。”
  “你看出来了?”
  “谁看不出来?”孙劲切了一声,说,“问题是谁发的那份快递呢?”
  日期:2018-04-11 09:41:03
  “只能是黑子!回去一审就能确定。”苏曼宁说,“信上的信息,包括把器官移植给了谁,只有黑子知道。一定是艾丽从黑子那得到信息,提前写好信,嘱咐他在‘不朽’展览前寄给阮明涛。”

  “嗯,这不复杂。”孙劲说话的精神头有些涣散。
  苏曼宁撇了他一眼,说:“你知道我们去之前,他上网看的什么内容?”
  “上网?那我咋知道。”
  “他在看胎儿方面的网页。”
  “胎儿?你咋知道?”
  “我看到了。我坐下时,刚好侧对着他的笔记本,瞄了一眼。”
  “你确定?”
  “当然!别忘了我正在备孕,平时乱七八糟的没少看。字呢,当时我肯定看不到,但看到了一张图片,我确信那是怀孕早期的子宫图片。”

  “啊?要不我们现在回去光明正大‘借’他的电脑!”
  “不可能!他又没犯法!再说如果他有意隐瞒,这会就该删了,我总不能当着他面恢复浏览记录吧。”
  “可是他没女朋友啊,艾丽也死了,他看那些干嘛?难不成是代孕?”
  “对!”苏曼宁说,“有两种可能:一、艾丽是子宫癌,他和艾丽早就分别提取了精子和卵子,做试管婴儿,再找人代孕。二、阮明涛现在有别的女人。”
  孙劲跳下车点了根烟,说:“其实也有第三种可能,就是阮明涛根本就是无聊,随意浏览那种网页。”
  “这种可能性极小!”苏曼宁哼道,“你是男人,问你自己,就算平时再无聊,你会浏览那些信息?”
  “呃!你说的也对。”孙劲皱着眉说,“不过,别忘了他本身就是医学院的,平时浏览那些信息也正常吧。”
  “医学院怎么了,他又不研究妇科!”苏曼宁认真地说,“别争了,这是我作为女人的第六感,这里头肯定有事。”
  日期:2018-04-12 09:05:36
  “医学院怎么了,他又不研究妇科!”苏曼宁认真地说,“别争了,这是我作为女人的第六感,这里头肯定有事。”
  孙劲轻叹了口气,说:“其实吧,我觉得就算里头有事,也是人家的私事。艾丽的案子也就是牵扯黑子那些事,我看咱就到此为止吧,你说呢,苏主任?”其实孙劲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急着去调查“1210案”,哪怕到目前为止几乎无线索可寻,也比把时间耗在艾丽案子的细枝末节上要好。
  “孙劲,你这话就不对了吧!大道理我就不说了,车我开走了,你自己回局里歇着吧!”苏曼宁说着就挪到驾驶位,点火挂挡。
  “哎,哎,我也没说不查啊!”孙劲甩掉烟头急忙上车。
  上次苏曼宁交给秦向阳的资料里,关于艾丽和阮明涛的内容多半是通过中间渠道搜集打听,这次再去查就是公开、正式的了。苏曼宁和孙劲先到阮明涛工作的医学院,亮明身份,询问了跟阮明涛相熟的同事,尤其是一些好打听事的女同事,又联系了跟阮明涛交好的几个同学、朋友,这一圈下来已是午后,人们的说法却几乎都一样,没听说或者没见过阮明涛有别的女人。
  这就怪了,苏曼宁心想,按说没有不透风的墙,难道自己的第六感是错的?
  日期:2018-04-12 09:08:57

  接下来孙劲和苏曼宁马不停蹄,赶回局里跟秦向阳做了个详细的汇报。
  秦向阳尤其对艾丽那封信的内容感兴趣,针对苏曼宁的想法,他说:“阮明涛和艾丽先提取精子和卵子再找人代孕,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事得有个前提条件吧?”
  他打开窗户点了根烟,站在窗边接着说:“艾丽会同意吗?那么一来,代孕生下的可就是个没娘的孩子,这一点艾丽生前不可能想不到。”
  “对啊!”苏曼宁惊道,“孩子一生下来就没娘,对孩子太残忍了!对后续孩子的成长教育也不好!哪个女人愿意这么做呢?”
  秦向阳点点头,说:“艾丽子宫癌,显然无法生育。我们先假定阮明涛在艾丽生前,有过这样的想法,从阮明涛的角度,甚至还可以假定他先去医院提取并冷冻保存了自己的精子,然后再找艾丽商量,动员艾丽提取卵子。这样一来,即使艾丽病逝,起码还有个属于他俩的孩子,从他们的感情角度来说,我的这个假定完全合理。但是呢,艾丽作为女人,极大概率不会同意。”
  他想了想,又说:“如果苏曼宁的第六感是对的,那么阮明涛那个尚在孕期中的胎儿,要么确实是艾丽同意了代孕,要么是他和其他女人的。”
  “刚才不是分析了吗?艾丽是不会同意留下个没娘的孩子的!”孙劲说。
  “那也只是分析,验证一下就知道了。”秦向阳说。
  “我明白了!”苏曼宁喜道,“去查查医院那边有没有阮明涛的精子保存记录。”
  孙劲听了,也忍不住走到窗边点了根烟,说
  :“有必要那么费劲吗?要是苏主任的感觉是对的,要是那胎儿是阮明涛和艾丽的,直接找阮明涛问问就行了!他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就为了个苏主任的第六感,你俩这弯绕的!”
  日期:2018-04-12 09:10:13
  秦向阳咳嗽一声,对孙劲说:“闭嘴!啥叫为了苏主任的第六感?那是苏曼宁观察细致,再基于观察的合理分析。你直接去问阮明涛,要是苏主任是对的,但阮明涛却偏偏不承认呢?”
  “不承认就不承认呗!他就是有了孩子也不违法吧。”
  秦向阳知道孙劲为啥不情愿在这些细枝末节上使劲,就不再理他,对苏曼宁说,“其实要说调查对象,咱们还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他不卖关子,直接说下去,“你们该去找找阮明涛的母亲。从阮明涛之前的个人经历看,他应该很孝顺,一心苦读为了啥?不就因为老人供他读书不易吗?不就为了改变家里的状况吗?他孝顺,那么找他母亲了解情况一准没错。”
  说完,他对孙劲正色道,“事不宜迟,你赶紧和苏主任走一趟!路上注意安全!”
  苏曼宁的确没想到这一点,临走问秦向阳,“医院那边的情况等我回来再查?”
  秦向阳说,“我安排吴鹏他们去,希望你们有所收获。”

  阮明涛老家位于省城下面的一个小山村,来回怎么也得六七个小时。孙劲和苏曼宁走后,秦向阳把交通协管员高虎请到了分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