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连环2黑刃:追凶十八年,隐藏在非法器官移植背后的血腥阴谋》
第3节

作者: 天下无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手术前,黑子按行规,赶到医院附近,只等手术顺利完成结账收钱。程功揣着一张三十五万的卡,在手术室外边等着。程功之前从华春晓那再三确认了供体提供的肾没问题之后,对手术过程还是有些不放心。思来想去,他决定给华春晓包了个五千的红包,想让医生手术时再认真些,负责些,千万别出什么意外。程功看了看表,见几个护士不时从手术室进进出出,知道那是在做准备工作,起身往华春晓办公室走去。

  他一路琢磨好了措辞,来到办公室门前,本想着要是对方不在,再给对方打电话。甚好,办公室的门开着一条缝,华医生应该在。程功想也不想,刚要推门进去,此时,房间里传出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脚步,那是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妩媚,甜腻。
  “我不管!反正不可能打掉孩子!你答应我要离婚的!”
  程功闻言嘴角动了动,知道又是个老套的小三怀孕闹上门,看来华医生魅力很不小,而里面的女人呢,进出不好好关门的毛病也不小,这时候进去可不合适。他刚想转身离开,华春晓接下来的几句话却把他定在了原地。
  “姑奶奶,婚嘛,肯定是要离的!但是孩子你一定得拿掉,你知道,我老丈人可是副院长,你这有了孩子,我这婚还没离,万一被别人知道,坐实了传到老丈人那里去,我还怎么在医院混嘛?”
  “我不管!那就赶紧离啊?”
  “哎吆,急不得!我跟你说过,我呢,前几年工作忙,加班太多,我老婆出轨偷腥在先,这不假!可我一直没抓到直接证据。再等等,等我忙完这阵,找机会抓她个现行,再离婚不是顺理成章吗?到那时,她那副院长的爹,也说不出来我的不是!”
  “呃!你们男人,真是复杂!那个,反正你要好好补偿我!”
  “那当然!喏,这有十万,拿去好好补补身体。”
  “才十万!哼!”
  “呵呵!一会有台换肾手术,我呢,才从那个小老板身上榨了十万,手术后付钱,都给你!再多,我看他也趁不起了!”
  “这还差不多!老公真能干!”
  “床上更能干!”

  “真坏……”
  日期:2018-04-05 11:47:26
  显然,华春晓所说的小老板就是成功。听到这,程功一下子惊呆在原地,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悄步离开。前几天华春晓给他打那个电话,加价十万,他不是没琢磨。做生意,坐地起价的事时有发生,这次他没得选,认了。他知道华春晓肯定不白干,加价的这十万也肯定有华春晓的提成,但他实在没想到,那根本就是华春晓的讹诈。他和华春晓接触了这么久,对方看起来热心,负责,文质彬彬,他实在想不到华春晓能干出这种事。

  这年头,也不奇怪。程功忿忿地想,这要是平时也就罢了,偏偏赶上自己连续婚姻失败、破产,屡遭打击,母亲重病,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遇到个人渣,只怪自己运气实在太差。他重重地一拳打在墙上。要是这一拳打在华春晓脸上就好了!可是不能。对方不但不会承认,换肾的事闹不好也要黄。只能忍,不过这么一来,五千的红包倒是省下了,对方讹去了十万,手术肯定好好做。程功竭力平复了情绪,到病房安抚了母亲一番,这才若无其事回到走廊上等着。

  手术成功了。程功总算顺畅地喘了口气。他没对华春晓表示感谢,安顿好仍昏睡的母亲,在病房里静坐了一会,匆匆离去。黑子早在医院门口等着了,他接过程功那张三十五万的卡,扬起笑脸想说几句祝福的话,程功却径自离开了。卡里的钱怎么分都和他无关,此事到此为止,程功只觉得胸口像是塞着一大团棉花,点根烟都可能把那团棉花点燃。开上面包车,程功匆匆往家走。今天是女儿程璇璇的生日,他可没忘这个茬,自己离了婚对不住孩子,给孩子过生日,不是补偿,是应有的父爱。很快,程功又来到早晨被贴罚单的“几”字形城中村市场。市场早就散了,还有些卖花、卖水果的商贩。程功远远望见里面有几家卖生日蛋糕的店铺,心头一动,把车开了进去。

  他顺着路开到了“几”字形的最里边,然后掉头往回开,想看看到底有没有“禁停”标志。他本以为没有,结果却在“几”字形路段的中间,看到了“禁停”标牌——全路段禁止停车。看着那块牌子,程功隔着车窗发了会呆,突然摇下车窗,对着那块牌子吐了口痰。随后他把车停在一家蛋糕店门口。店里很清闲,很快,程功就带着蛋糕走了出来。可谁也料不到,这时,他的车窗上又被帖了张罚单。

  日期:2018-04-05 11:48:27
  上午的罚单还没撕干净,新帖的这张,刚好覆盖了上午的痕迹。程功紧紧咬着牙四处张望,然后跳上车,沉稳地把蛋糕放好,沉稳地打火、挂挡。他手背暴起的青筋却出卖了他,他那不是沉稳,是故作沉稳。他开起车向前追去,他看到了,在他前方不远处,有辆交警巡逻车正在缓慢行驶。巡逻车被程功别在了路边,两个丨警丨察下了车,敲了敲程功的窗户,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一边敲窗户一边问:“什么情况?”

  程功仔细看了看车外的两人,猛地推开车门,把那个交警推了个趔趄。不待对方发火,程功跳下车,重重地拍着车窗上的罚单问:“这谁贴的?”
  年纪较大的交警明白对方为什么用车门推他了,神色平静地说:“我。”

  “你?我这就停车买个蛋糕,你至于?就你执法认真?就你干活勤?”
  “同志,此路段禁止停车,那边有提示牌。有什么异议,到交警大队处理。”交警不急不缓地说。
  “提示牌?你们把提示牌弄的那么靠里,过往不熟悉的人谁看得到?算哪门子的提示牌?”
  “呵呵,这个呢,确实有群众向我们反映了,也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全面。过几天,我们打算在路段外面也立个牌子,谢谢您的意见建议。”
  “好做派啊!”程功有些颤抖地说,“我这破车,今早路过,就买只鸡的功夫,在这已经被贴了一张,这,都散集了,路过买个蛋糕,你们还贴?上瘾?城中村,‘几’字形封闭路段,你们这么上心?”

  “城中村你也得遵守交规!”交警说着,翻了翻手里的记录,说,“还真是!巧了!早上你那张,也是我贴的!同志,没办法,碰上了,就得秉公执法,希望您别有意见,下次多注意吧。”
  程功不理会这话茬,深吸一口气说:“我没看错的话,你俩都是协警吧?”
  “是的。”对方脸色微变,声音如常。
  “协警你贴罚单?你有执法权?”
  日期:2018-04-05 11:57:02
  “我们按程序来,一个正式民警,带几个辅警。带我们的小队长在那边十字路口呢”,交警朝远处指了指,“你违停,我碰上了,贴单,没毛病,不管你一天被我贴了几次!”
  “你叫什么名字?”程功问。
  “高天虎,栖凤区交警大队协警,如有意见,可以来队里投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