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国外当留学中介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节

作者: 安娜PARKER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那小箱子里放着经我手办来的留学生护照复印件,我从头翻到尾也没有翻到左暮松的,我认定这个留学生应该不是我办理的。
  慢,左暮松,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什么,这三个字和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难道是他的亲属?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是左暮青告诉你这个电话吧?”
  “月小姐,暮青说他……”她的话没说完,被我当头截断:“先挂了吧,有消息告诉你。”
  我急急地穿衣服,找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在抖,我以为我早就忘记了早年那个名字给我留下的伤痛,我以为初恋早已被我扔到中国大陆的那片土地上了。可是过了八年了,一提起这个名字我的心怎么还是那么痛?
  高天风被我吵醒,我匆匆说了句:“有个学生失踪了,我去找一下。”
  出了门,我才发现昨夜降了温,车玻璃上结了厚厚的白霜。

  我回公司,先翻看新闻,看最近三天有没有意外死亡的留学生。又打电话给A市的几家医院。
  最后才打电话给丨警丨察局,原来他在这里。
  我到达的时候,丨警丨察局里还有另外一男一个女。
  那女人哭得死去活来,男的站在旁边叹气。

  我匆匆走到前台说明来意。那位丨警丨察很不客气地说:“左暮松早已没有合法签证了,他不能被保释,要上法庭的,我们正联系他家的人。”
  我急忙点了点头:“我是受他妈妈委托前来找他的,我可以见见他吗?或者你介绍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丨警丨察让我拿出ID,他登记一下,把我带进了里间。
  乍一见面,我吓了一跳,面前的男孩和我心中的那个人几乎一模一样,八年前,左暮青那冷漠的眼神和比眼神还冷酷的话,让暗恋了他整个青春期的我几乎撞死自己。八年后,面前的这个男孩子正是16,7岁的年龄,如果不是他黑漆漆的大眼睛里都是茫然,我真以为我穿越回到八年前了。
  他盯着我半天才说:“你是律师吗?你是来救我的吗?我要见我妈……”说着说着他低声哭起来。
  日期:2018-03-27 01:39:01
  过后我曾经审视自己,去帮助他家亲戚到底是为了什么,想来想去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还没有忘记他,可是我真的是还恋着他?不,这一点我很肯定,我恨他!
  日期:2018-03-27 17:15:10
  在他断断续续的述说中,我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和另外一个男生带着两个女生晚上出去吃饭,喝了两瓶啤酒,想去厕所,一站起来他往后移动一下椅子,不小心把后面椅子上搭着的一件风衣碰到地上,沾上了污迹。后面那个男的站起来就揪住他的领子,让他赔。他说我帮你洗不好吗?那男的二话没说,就动手先打他两个嘴巴。
  我看到他两边脸蛋还隐约可见青肿的痕迹,有点愤怒:“后来呢?”

  “同来的女生上前去劝解,结果那男生竟然说让这个女生能跟他睡一晚上,这件事就算了。我一听当时就火了!我说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那女生一不是我妹妹,二不是我亲戚,所以我不能答应你这个条件。要不你说个价,我赔钱!”
  “他答应了吗?”
  左暮松摇了摇头说:“ 看样子他也喝得不少酒,仗着人高马大,上前拿着一只酒瓶子说,那就挨他打一下。”左暮松眼圈红了,哭着说:“你说我也是,不就是打一下嘛?又能怎么样?”
  日期:2018-03-27 17:15:32
  “他打你了?打哪里了?”我看到左暮松除了脸上有挨过打的青肿之外,其它一切还好。

  他摘下帽子,我才看到,他头上缠了一圈白纱布。刚才他是戴着一个毛线的帽子,一直压到眉毛上,我愣是没看出来。
  我看到白纱面上有斑斑的血迹,问:“是他伤害你,怎么还把你抓进来了?你没跟丨警丨察说吗?要不我帮你办保释?”
  他的眼泪更凶了:“我太冲动了,被打后,我们都结账出了门,结果,我的车就在边上,我上车就朝他撞去……”
  日期:2018-03-27 17:16:00
  “你开车撞他?”我觉得手脚冰凉,这种事谁能想到啊,一个16,7岁的孩子,正是处于青春期,冲动,做事不经大脑,不计后果这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通病。就像我似的,如果我17岁那年不冲动任性地非要出国留学,我的家能解体吗?我的妈妈能气死吗?
  不知道怎么地,我看到左暮松的眼泪,自己的眼睛也湿了。我的鼻子囔囔地说:“你到底把他撞得怎么样了?”
  日期:2018-03-27 17:16:36
  “死了,当时就撞死了!”他伸出手,那双手是颤抖的。“我觉得那一刻我终于为他打我的那一酒瓶子报了仇,我撞他一下还不解恨,又把车开过去在他身上轧过去……”
  那一刻,我几乎崩溃,“左暮松,你……你那是杀人,你要偿命的。”
  “我同学说在N国没有死刑,不用偿命!”
  “谁说的?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夺走别人的生命?”我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如果是我弟弟我非打他两巴掌不可。
  “我同学说的!”他好像还挺佩服那个同学,要不怎么一个同学的话让他理直气壮。

  “谁说的也不对!我现在跟你说的话,你要听好,从现在起一直到我帮你找律师来,你不要对丨警丨察说任何事,千万不要再说没有死刑,不用偿命!”我站起来,走出去跟丨警丨察说:“我还是把他的家长请来再说。”
  日期:2018-03-27 17:17:27
  那洋人丨警丨察耸了耸肩膀:“如果你能代表他的家长也一样。首先他不能保释,其次他不可以跟其它同案串供。目前就等着开庭。当然,你可以帮他请一个律师。”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一下:“好的,他的父母办理签证可能要一段时间,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我的电话是这个。”我把电话号写在他递过来的一个本子上,转身往外走。

  前面的房间里,那个女人早已从大哭变成了抽泣,我听丨警丨察说哭泣的女人儿子就是被车撞死的那个。而另外那个男人的儿子就是告诉左暮松不用偿命的那个同学。这些来自国内的留学生们在N国的丨警丨察局里被拘,不知道这几位家长是不是后悔送孩子出国呢?
  回到公司,我打电话通知了左暮松的妈妈,她说会尽快办理签证。
  而我却被左暮青这个名字搅乱了心,当初我漂洋过海就是为了逃避他给我留下的伤痛,出国这么多年我以为我早就忘记了他,甚至我还有了同丨居丨的男朋友,可是今天这个名字怎么还会让我意乱情迷。
  日期:2018-03-27 17:22:17
  我想既然我是留学中介,朋友们一定爱听有关这方面的故事。我讲的都是真事,只不过名字不是真的。先讲一个“丁字裤入境的故事”
  日期:2018-03-27 17:22:23
  半夜三更我被电话吵醒,懵懵懂懂的接通电话,却被一个惊慌的声音惊得猛然清醒,我皱着眉头看一眼来电显示,“打错了吧?请问你是哪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