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33岁单身失业,14年的职场血泪史》
第4节

作者: 道心维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除了万里大造林外,不少不法商家似乎看到了商机,也借着这阵风,开起了林业公司。而我即将面试的这一家,就是其一。
  由于当时互联网技术落后,信息公开性差,所以骗子公司还是很有市场的。我去的时候,发现面试的人很多。6,7个面试官,在隔断里同时面试6,7个人。我看这个节奏(当时还没有节奏这个网络语言,哈哈),一天至少得面试200个人。

  我初试很容易就通过了,可能他们觉得我长得挺老实,比较好忽悠吧。
  复试的时候,是30几个候选人,坐在会议室里。然后一起看培训课程,然后老师讲课。说白了就是洗脑,首先
  1)下痛苦:先讲现在赚钱有多难,然后是你目前的收入,一辈子也买不起豪宅买不起车,上养不了老,下养不了小。
  2)提出解决方案:我们有个生意,可以让你实现快速致富,实现财务自由。那就是投资造林,告诉你树木长得多快,木材多有市场,多昂贵,多有销路等等。
  3)成功案例:讲师以前也是苦大仇深,贫下中农。自从卖肾卖血筹钱投资造林后,以前的肾也赎回来了,别墅也住上了,游艇开上了,女模特也睡上了,分分钟成为人生赢家,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他没钱了。
  4)激励:人人都可以做到,今天的我,就是明天的你。

  感觉和安利基本一个套路。
  课上的很长,从上午10点一直到下午。
  上完课后,就是测试环节,让候选人自我介绍。临自我介绍前,老师还讲了个故事。故事很LOW,我就不赘述了,大体意思是,成功属于第一个行动的人。
  我当时听明白了,在这个讲师刚一闭嘴的时候。我就冲上讲台开始自我介绍。还记得我在大学时,经常给同学上成功学课吗?这方面确实是我的强项。我说的很激动,很澎湃,是的,我确实被洗脑了。我讲完后,掌声很热烈。
  最后复试只通过了2个。一个是我,另一个是第二个上台介绍的人。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瘦子。以后就简称“眼镜兄”吧。
  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工作太适合我了。因为我当时说起成功学头头是道,而且爱表现,就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演讲。
  记得第一天上班,还发生了一件嗖事。复试的时候,讲师要求:员工之间要热情,同事早上见面,不论遇到谁,都要打招呼。
  由于第一天上班,对电梯不太熟悉,所以多坐了几层。出来后只好走楼梯,在楼道里,我看到前面有个女孩。由于下面一层都是那个造林公司,所以她一定是和我是同事。于是就在后面打了招呼:“HI”,结果那个女孩赶紧加快了脚步,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去,把我当流氓了?
  我的上司是个女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从谈吐来看也没什么文化,也没有社会阅历,其实也是刚来一个月的新人。之所以这么快就可以做小领导了,原因是她自己花钱买了一小块林地。她和我说,她家里没钱,只能凑了15万块钱,买一小块。等五年以后,这15万的树木长成了,就能卖60万了。
  这公司的基本套路就是忽悠你,让你回家和家人,朋友,亲戚说,这个项目多么赚钱。让他们来投资。如果你自己不买,就认为你不够专业,然后继续忽悠你,给你洗脑。公司里大大小小的领导一大推,据说都是自己买林地或忽悠亲人朋友买林地的。当然也有一些家境实在不好的没有买,可能会面临随时被开除的威胁。

  当时买林地,是35万起,像我领导那样的用15万买小块地的,还得走特批,或和其他人凑。不过我不清楚,那个小姑娘是真买了,还是当托忽悠我。反正看她的着装品味,红通通的皮肤,粗壮的手指,感觉家境不会很好。要是真的是砸锅卖铁凑的,那我现在想想真是细思极恐(哈哈,当时还没这个词)
  第一天也没干啥活,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听那些领导吹牛逼。现在想想他们吹牛逼的水平,真是有待提高。比如其中一个是这么炫富的:今天我起来晚了,差点迟到。幸亏打车过来,才没晚。反正现在有钱了,想打车就打车。
  而其它领导吹牛的水平,也基本在这个段位徘徊,你们就可以想到当时办公室是什么氛围了。
  不过当时,我还是挺看好这个项目的。事实上直到我后来辞职了,还是觉得这是个好项目。无知真的很可怕。那天回家,我和父母讲了这个造林投资的事情。父母当然是不会投了,但他们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骗局,他们理由是拿不出这么多钱。但不反对我做这份工作。
  对了也许你会问,你不是告诉父母去做软件了吗?是的,起初我骗父母培训学校包分配,做软件开发去了。后来找到这个林业公司后,我和父母说,我工作的那家公司黄了,培训学校不靠谱。故意分配个快黄的公司,好公司他们分配不进去。但不要紧,我已经找到新工作了。
  就这样,我蒙混过关了,不得不说我的父母很宠我,当然也可以说是慈母多败儿。父母并没有追究我学软件和退学好几万块钱打水漂的事儿。他们觉得我那时还年轻只要有份工作,能锻炼锻炼就行。
  第二天,我告诉我的领导,父母不同意买。还好领导也没说啥。但是,还记得和我一起进来的眼镜兄吗?是的,他买了,我记得他花了20万,买了块小地。由于起价是35万。也是特批的。就这样,本来我是很被公司看好的,现在公司的焦点一下子转到眼镜兄了,当时眼镜兄很兴奋,很高兴,用现在话讲,简直是要上天了。头一天还不怎么支声的他,今天变得非常活跃,而我相对变得要低调了许多。现在回想这件事情,我不知道眼镜兄是不是托,如果不是托的话,那么眼镜兄这次职场的高丨潮丨,代价真是太大了。20万啊,2005年的20万,至少相当于今天的40万。

  由于眼镜兄是其他部门的,对于我没有出业绩,我的领导,和我领导的领导,以及我领导的领导的领导(一般骗子公司的管理层级都是这么复杂,每个层级人很少,但层级却很多。)表示非常着急。轮番问我,到底觉得项目有什么问题,导致家里没有投资。其实我当时还是相信项目的,可这些领导这么问我,我总得给自己找点理由吧。
  我说,我想看看公司的相关手续,以及相应的官方证明。

  然后领导就带我过去看,拿出一大推手续,什么林业局的,工商局的都有,那些手续上面,大大的红章显得额外耀眼。然后一再强调,我们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你想看什么手续我们这都有。
  但我当时突然有一个不敢说的想法:这些手续会不会是伪造的呢?
  也许当时的我没有发现,在这短短2个月的社会经历,我已经学会了怀疑,对比之前的傻傻的我,对忽悠没有一点抵抗力,算是有些进步了。
  我不知道这家公司坑了多少人,我很庆幸父母没有给我投钱,否则我欠他们的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还清,欠的不仅仅是钱,而是拿父母的血汗去糟蹋的那种,犯错的愧疚感。第三天早上,我在一张A4纸写了一首诗,大致意思是,公司很好,但不适合我,我的寻找更适合我的地方,感谢领导的照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