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7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要不你去吧。我看李一刀一时半会不可能派人来北边。我带着兄弟们修筑同样的堤坝。现在天寒,边修边泼水,一天就能修起长城一样的泥冰墙。”野狐田说。

  “多谢大哥理解,我尽可能将黄胡子活着带回来见师父。”鸭屎说。
  “不,不要拖泥带水,痛快地就地解决。这里有你的仇,你了结吧。”野狐田道。
  “好的,大哥。”鸭屎低头说。
  “我陪你去。”小宋江站出来说。
  “不行,你的任务是继续招募学徒,越多越好。”鸭屎说。
  “那我呢,我可以陪你去吗?”黑蜘蛛问。
  “你也不行。师父身边需要你。大哥也需要你。还有,小宋江招来的学徒,需要你立即培训。我这次是公私兼顾,以私为主。还是我自己去了结吧。”鸭屎说。
  黑蜘蛛还想继续争取,野狐田做了个手势,打断了她。
  “我只能给你20个人。”野狐田说,“我这边无法调配更多人给你。”
  “人多了反而招摇,不如我一个人去机会更大。我用我的方法与他做个了结。”鸭屎道,“你们放心吧。”
  “不可冲动,万一不好下手,你回来说一声,我带人过去。”野狐田道。

  “多谢大哥。”鸭屎笑了笑道。
  鸭屎换了身夜行的衣服,沿着黄胡子残兵在雪地上的脚印,朝沛县的方向走去。
  黑蜘蛛追过去,送了他一会儿,鸭屎拦住她道:“回去吧。什么都不要说了。”
  “必要时,我去找你。”黑蜘蛛双眼泛红地说,“不要冲动,如果没有机会,你就随时回来。为了我,你也要好好的。”
  “嗯。二姐,回去吧。”鸭屎没再回头,朝沛县的方向走去。
  李一刀稳定了湖西后,得到消息说,宁十三在望湖楼的防御力量比较薄弱,于是他决定从湖西踩着冰,沿着芦苇荡朝湖东发几百人,奇袭望湖楼,将宁十三的人往北赶。一旦他们跑到了北方,那么再从湖西向北突击,可以将宁十三彻底赶出微山。
  李一刀的战略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他真的执行了这个战略,估计宁十三等人真的就得如丧家犬一样,仓皇北逃了。不过,宁十三的运气比我们想象得好。李一刀计划实施前一天,微山迎来了五十年不遇的大雪,他的计划不得不搁浅。
  那雪连续下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三夜,李一刀的人一个都不敢动。半身埋在雪里的士兵是没有多少战斗力的。李一刀最终还是取消了计划。
  这正好给了鸭屎寻找黄胡子的机会。
  黄胡子来到沛县后,洗劫了一个偏僻地区的大户人家,遭到了严重抵抗。黄胡子大怒,连续攻了很久,终于攻了下来。他将这家所有能带走的钱财全部带走,而女眷全部被先奸后杀。临走,这帮畜生还不忘将这家人全部剥了皮。不过,这次他们足够仁慈,并没有活剥,而是杀了之后才剥的。
  鸭屎踏雪寻迹,一直没有丢失他们的痕迹。某一晚,实在是太困了。鸭屎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睡了三四个小时后发现,这三四个小时的雪量是今天一天的量。这就意味着,黄胡子一行的所有痕迹都被大雪彻底覆盖了。
  鸭屎对自己多睡了会儿,跟丢了黄胡子这件事很懊悔。他原本想直接回湖东,等微山平定了后,再去追击黄胡子。不过,很快就有了新的线索。
  他路过一个偏僻地区的豪气大院外时,发现一群人围着一个大院门一直看。鸭屎走近一看,大院门被打成了筛子。整个大院十多口人,全部被活剥后挂在了树上。看到这个,鸭屎回想起了养父被杀的场景,内心郁结了一股恶气,咬牙切齿间,嘴唇被咬破了,随后他吐出了一口鲜血。

  人群中有人见过黄胡子他们,说出了他们的去向。
  鸭屎压低了挡雪的帽子,从人流中挤出去,朝南边的方向走去。鸭屎清楚,这帮人干了这样的事情后,一定会往南边去寻找落脚的地方。他们不敢住在人流多的地方乱窜,毕竟这里也有一些土匪,说不定会与他们火并。
  鸭屎沿着几个破旧的村庄往南走,终于在一条小河的边上看到了一座农庄。农庄的对岸才是稠密的村庄。尽管小河已经封冻,由于河很宽,一般人不会过河打扰这个农庄。黄胡子将农庄的八个人全部杀死,带着五六十个兄弟住了进去。
  那雪还在下,鸭屎在农庄对面一间废弃的屋子里躲了起来。他在屋里爬到了墙头,透过天窗的的窗台,望向远处的农庄。黄胡子与自己的兄弟正在农庄的堂屋里喝酒,篝火燃起,阵阵青烟缭绕在皑皑白雪中。农庄周围有很多站岗的兄弟,都冻得瑟瑟发抖。
  鸭屎从灰尘里整理出一个草垛,他钻进去睡了一会儿。他起来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对鸭屎来说,外面如同白天。他的眼睛本就能看到夜里的东西,更何况白雪反射的光,让他视野更加开阔。
  他从屋子里找到一个扫把,将其绑在自己后腰上。他走在前面,扫把帮他将脚步的印痕全部扫清。他像一只狼一样,以最快的速度靠到了农庄周围。
  大门口有两个站岗的人,鸭屎绕过大门,从东墙上了墙上。旁边的大树上挂着农庄一家人的尸体。黄胡子这次比较仁慈,并没有剥了他们的皮,仅仅将他们吊在了树上。为了便于观察屋子里的情况。鸭屎从墙头上树,用绳索将自己吊到树上,装作死人。
  吊到树上后,鸭屎对院子里的情况掌握得比较清楚。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有东屋、西屋,有堂屋。院子里收拾得很平整,如果不是大雪的话,应该能够看到地上铺就的石板。
  吊在树上很累,鸭屎在寻找落地的地方。这时,一个出来撒尿的兄弟好像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于是问了一句:“大哥,我们杀了几个人?”
  屋子传出黄胡子醉醺醺的声音,笑着说:“八个啊。”

  “不对啊,这里怎么挂了九个。”撒尿的兄弟摸着光溜溜冻得红肿的脑袋说。
  “放你娘的屁,你喝多了吧。”黄胡子说。随后,他大笑起来。屋子里进而传出了更大的笑声。
  撒尿的兄弟又数了一遍,好像再次数成了八个。随后,他咧着嘴笑着说:“是我数错了。果然是八个。哈哈哈。”话音刚落,屋里的人又笑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黄胡子叫道:“守门的兄弟,进屋喝几杯,待会再去守。这片野地也就我们最大,不怕。”
  大门口,院落中,总共七八个兄弟都走进了屋子,大喝起来。整个院落都空荡荡的。鸭屎从树上下来,轻轻来到了门口。从半掩着的门缝看到几十个兄弟都喝得醉醺醺的,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他轻轻翻身上梁,手里拔出了匕首。一条绳子将他从梁上坠下,他头朝下,向黄胡子的方向落去。当他正要一刀割了黄胡子的喉咙时,几十个醉醺醺的兄弟立即精神起来,极为麻利地端起枪,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鸭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