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7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1 10:07:55
  第204章 败局
  见李一强破口大骂,李一刀对他双腿各开一枪,李一强倒在了血泊中。毕竟是堂兄弟,李一刀见他如此呻*,内心略有不忍,想给他个痛快,于是对其胸口又开了一枪。由于生了怜悯之心,手抖了一下,没有打中心脏,子丨弹丨从胸肌穿肋骨而过。
  李一强立即昏死过去,地上留下一大滩血,染红了残雪。
  这二十多个小处男很不争气,仅仅七八人个完成了任务,一抹红的尸体随后就僵硬了。李一刀大骂他们,罚了他们半个月的工钱。
  李一刀下令对门外的几十口人开枪。他们已经听到了枪声,四散了十多个,其他的都死在了雪地里。李一刀叫兄弟们将一抹红与李一强捆在一起,派专人扔到了楼外楼外面的雪地里。他一方面要自己的兄弟看到,背叛的结果就是如此;另一方面也要让宁十三的人看到,得罪李一刀的后果是什么。
  为了协助其他的兄弟搬运东西和撤离,鸭屎与皮六带着人过来清场。他们看到了雪地里浑身是血,赤裸裸的一抹红以及李一强。

  皮六准备扛起李一强时发现,他还没有死,还有一口气。
  “鸭屎,先救人,他还没有死。”皮六大叫着说。
  “你扛着他先回屋子里,随后安排人送他去望湖楼。”鸭屎说。
  “你把一抹红埋了吧。”皮六说。
  “她受的屈辱,我们一定要李一刀还回来。我带她到湖东。”鸭屎说。
  鸭屎与皮六刚上冰橇不久,李一刀的人就飞一般的来了。皮六留下了三十多个守卫,万一抵抗不了,就让他们从密室回湖东。不过,李一刀的人太多,已经将楼外楼围得水泄不通。他们无处可逃,最终全部阵亡。
  皮六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在湖东与湖南分界的壕沟里,整日冒着严寒守卫。李一刀新得了楼外楼心情并不高兴,他获得的不过是一个空楼而已。

  不过,楼外楼有象征意义。拿下楼外楼是李一刀控制微山,威慑商家的信号。他派人维修了楼外楼,准备年后开始营业。
  李一刀的人的确打到了壕沟旁,见皮六的人严阵以待,李一刀命令他们撤回了。李一刀虽然愤怒,但是很理性,决定暂时不做大规模的战斗,等来年微山湖化了冻,微山就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虽然他一开始决定春节前有个分晓,不过消气之后,他又觉得不可操之过急。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争取的人,随后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在望湖楼的怀义堂会议室,宁十三一脸凝重地坐在那里。黑蜘蛛在他旁边一个劲儿抹眼泪。
  “别哭了,哭也没有用。”宁十三说。
  “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光顾着为自己报仇,忽视了怀义堂。”黑蜘蛛说。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看下一步怎么办吧。”宁十三说。
  鸭屎看出,宁十三的着急绝对不是李一强的事情这么简单,毕竟楼外楼已经丢了,人员也撤出来了,没有多大的事了。不过,他担心的是湖西。
  湖东是皮六的正规军占据主动,而湖西是黄胡子的土匪,这帮土匪无恶不作,恐怕日久失民心。到时候,就真的没有意思了。万一他守不住,被李一刀占了,那更坏事。
  正开会,宁十三收到了黄胡子的信,用黑话写得很清楚,湖西一切安定。宁十三这时才彻底舒展开来。
  “丢了楼外楼,我们还有望湖楼。大家不要担心。目前湖东、湖西、湖北济宁地区、梁山都在我们的范围内。李一刀不过是困兽斗,没什么大不了的。丢了楼外楼,不过我们人员都撤出来了,人没事就是我们最大的胜利。”宁十三说。
  “师父,李一强中了枪,奄奄一息,而一抹红被侮辱而死。”鸭屎说。

  “一抹红在哪儿?”宁十三问。
  “我放在一楼地下室了,等李一强醒来就处理后世。”鸭屎说。
  “带大家去看看,送她一程吧。”宁十三说。
  怀义堂的骨干近五十人,与宁十三一起来到了地下室。一抹红的头已经撞破了,鲜血凝固在她的头上、脸上、脖子上。
  “她死的壮烈,应该是自杀。”宁十三说。
  “师父,虽然这样不敬,但是我希望怀义堂的人都能看到。”鸭屎掀开了盖着一抹红的毯子,众人目所极之处无法直视。
  一抹红的大腿被撕得破破烂烂的,下身红肿,全是血浆。
  “应该是死后,人为的侮辱了尸体。”野狐田说。
  “盖上吧。”宁十三说,“楼外楼的姑娘都是我们怀义堂的人,任何一个人的死亡都牵动着我们的心。一抹红是自杀后被侮辱尸体的。这是对一个人,一个死人最大的侮辱,也是对怀义堂的侮辱。这个仇,算在我宁十三头上。”
  黑蜘蛛听后,大哭着跪下说:“师父,各位师兄弟,如果不是我的鲁莽,也不会有一抹红的死亡和被辱,也不会有李一强的出走,更不会丢了楼外楼”
  “行了,你起来吧。”宁十三说,“你的错不是这个。”

  “师父,难道这不都是我的错吗?”黑蜘蛛问。
  “当然是你的错,你的错是虐杀了李一鸣。无论这个人对你有多大的仇恨,你都不能虐杀他,尤其是你虐杀他的手段与李一刀一样残忍。不要憎恨你的仇人,你会被假象蒙蔽的。李一刀辱尸,就是要让我们乱方寸,让我们相互残杀,相互指责。李一强就是最好的例子。”宁十三说。
  鸭屎走到黑蜘蛛身边,扶着她的肩膀,让她离开了这个屋子。
  尽管宁十三这样说,但是鸭屎还是对此不以为然。在他心里,对有些无耻的小人就该虐杀。李一刀的行为已经越过了他所理解的底线。虽然宁十三也准备虐杀通天鼠,但是至少让他死得还算体面,就是沉湖底而已。李一刀的报复太残忍,让人难以接受。
  经过多日紧张的守卫,李一刀攻击湖东的人撤到了湖南,皮六终于松了口气,回到了望湖楼。鸭屎很不解地问:“李一刀为何不一鼓作气,朝东边干几场,至少可以吓唬下湖东的人。”
  他们俩聊着聊着发现,不对,他们的目标应该不是湖东,湖东只是诱饵,他们在声东击西。
  “对啊,李一刀可能在湖西有巨大的部署,赶紧增援湖西吧。”皮六说。
  “我去找师父。”鸭屎说。
  “我们一起去。”皮六说。
  宁十三的屋子是开着的,其中一扇窗户对着大湖。虽然看不到湖西,但是能看见微山湖的冰凌上白茫茫的积雪。
  “师父,我们判断湖西有问题。”鸭屎说。
  “是吗?你们怎么判断的?”宁十三问。
  “湖东的军队是佯攻,人也不多,他们应该在部署湖西。”皮六说。
  “你的判断是对的,李一刀的确对湖西动手了。我已经收到探子发来的信了。”宁十三平静地说。

  刺骨的寒风从窗户吹进来,宁十三额前花白的头发任意抚动。他很少戴眼镜,今天却一直戴着。从他红红的眼圈可以看出,他一宿没有睡。
  “我们赶紧增援吧。”鸭屎说。
  “晚了。”宁十三说。
  “为什么?”
  “黄胡子投靠李一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