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9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说了,你现在不就正在做外围的辅助工作么?”
  田新桐茫然的眨眨眼:“什么辅助工作?”
  萧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然后飞速的开门跳下车,嬉笑道:“给我提供福利呀!”
  田新桐顿时又羞又气,下车追出去却见那货正向着钢铁厂大门的方向跑去,而在那边,已经开始有丨警丨察陆续的走出来。
  “怎么了?”见到裴子衿,萧晋发现她的脸色似乎不大好,心里就是一咯噔,上前问道,“兄弟们伤亡很大吗?”
  裴子衿摇了摇头:“这次我们的准备非常充分,龙朔特警的素质也很不错,再加上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重型火力,所以抓捕行动十分顺利。那边死了两个,伤四个,咱们这边只有两人受轻伤,还是在混乱中不小心撞到钢铁厂的设备造成的。”

  “那这不是很好吗?你怎么还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萧晋很是不解。
  “主要是那个所谓的‘滚刀龙’,我觉得很不对劲。”裴子衿眉头紧紧蹙起,说,“他太年轻了,看上去好像还不到二十岁,而且,从第一声枪响开始,他就趴在地上尿了裤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有能力耍弄省城警方半年多的大毒贩。”
  萧晋闻言一怔,接着也皱起了眉。因为裴子衿说的没错,年轻还可以用妖孽和才华来解释,比如刘若松那样的,但一开枪就往地上趴还吓得尿裤子,就实在说不过去了,这要是演技,那“妖孽”二字都不足以形容其资质。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次跟以前省城警方的抓捕一样,可能也失败了?”
  “可能性很大。”裴子衿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这时正好有特警押着嫌犯出来,萧晋一眼就看见了其中那个一脸惊惧之色的年轻人,大吃一惊,冲过去怒道:“谭鸿鹿!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年轻人赫然正是谭正信和邵念琼的孙子、李善芳唯一的儿子,谭鸿鹿。
  这小子今年才十七岁,而且在***保护下也从来都没遭遇过什么大风大浪,骤然经历实打实的枪战,魂儿早就吓飞了,此时突然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哪里还会在乎什么面子问题?登时就挣扎着哭叫起来:“萧……萧叔叔,救我!我……”
  萧晋狠狠一巴掌将他下面的话给打回到肚子里,黑着脸对押着他的特警说:“把他单独关到车里,暂时先别难为他。”

  “萧叔叔!萧叔叔!你和我妈可是姐弟啊!你不能不管我……”
  被押着去警车的途中,谭鸿鹿依然还不死心的喊叫着,让萧晋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你认识这个人?”裴子衿走过来问道,“他姓谭,难道是省城谭家的?”
  萧晋点点头,沉声说:“他是李善芳的亲生儿子。”
  裴子衿眉头一挑:“这场交易的时间和地点情报,不就是李善芳派人查到的吗?她的儿子怎么会在这里?”

  “所以我现在怀疑我们可能被耍了。”萧晋眯眼沉思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就转身对田新桐道:“快!马上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发布紧急命令,全城抓捕马泰华,就说有证据证明他与滚刀龙有关!”
  田新桐见他神情凝重且急切,也顾不上多问,慌忙走到一边给父亲打电话去了。
  “马泰华?那个省城江湖仅次于谭正信的大佬?他是滚刀龙?”裴子衿表情非常的疑惑。
  萧晋摇了摇头,说:“可能性不大,因为谭鸿鹿会出现在这里,十有**是与他有关的,如果他就是滚刀龙,这么做就太傻B了,完全没有意义,我猜测他或许也是被滚刀龙给利用了。不过不管怎样,先把他抓起来好好审审,说不定就能找到确定滚刀龙身份的关键。”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直接让我们的人去抓捕马泰华?田立诚那边发布命令,自然要通过省厅,消息泄露了怎么办?”
  裴子衿有些担忧,一旁已经打完电话的田新桐也不解的看着他。

  “我就是要消息泄露。”萧晋回答道,“如果省城警方成功抓到了马泰华,那就能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不是滚刀龙,且对滚刀龙的真实身份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了解。
  可若是他及时逃跑了,就代表了有两种可能:一,他就是滚刀龙,省厅的内鬼可以直接将消息透露给他;二,他不是滚刀龙,但掌握着足以威胁到滚刀龙的信息,所以接到消息的滚刀龙帮助他逃跑了。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龙朔警方尽快埋伏到马泰华的居所附近,一旦发现他有要逃跑的迹象,就立刻实施抓捕,如果没有,那就只监视,等待省城警方到来即可。”
  说到这里,他转眼看向田新桐,接着又道:“李善芳一直都想干掉马泰华,肯定知道马泰华今晚所在的具体位置。桐桐,我待会儿会联系她,让她派人协助我们,而省城这边你又比较熟,龙朔警方过去埋伏监视的小队,就由你负责带领,可以吗?”

  田新桐闻言瞬间就绷紧了身子,兴奋的竟然冲他立正敬了个礼,大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萧晋笑了笑,捏捏她的小脸,柔声说:“你最大的任务就是确保自己的安全,其次是成功的当一个‘这次是龙朔和省城警方联合行动’的桥梁与证据,彻底让你父亲摆脱‘一言堂’和不信任同僚的骂名,能听明白吗?”
  虽然对于总被他当作弱女子看待而超级不爽,但田新桐知道这是出于他的关心和爱护,况且还涉及到父亲的名声与仕途,于是她难得的没有反驳什么,而是重重的点了下头,微笑说:“你放心,我知道轻重的。”
  “嗯,乖!”
  摸摸女孩儿的头顶,萧晋目光又转向裴子衿,说:“子衿,人员的派遣和调度就交给你了,我现在要赶去谭家安抚一下那边的情绪,以防脾气火爆的李善芳做出什么影响大局的事情来。”
  裴子衿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微翘:“这一番命令从宏观到微观、从战略到战术一样不缺,关键是还把田立诚的困境给顺带手的解决掉了。萧晋啊萧晋,要不是我全程都在旁边站着,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你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想出来的。
  只让你当个编外临时工实在是太屈才了,再考虑一下吧,如果你愿意,我保证你至少能成为一个外勤小组的组长,说不定到时候连我都有可能变成要听你命令的下属哦!”
  裴子衿说完便转身去安排任务了,走动的背影看上去很正常,但萧晋怎么瞅都有种她正在搔首弄姿勾引自己的错觉。
  因为她刚刚说话的时候,尤其是说到最后“要听你命令的下属”这几个字的时候,萧晋分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极度的兴奋。很显然,这个“听命令的下属”,指的并不是在床以外的地方。
  而最最关键的是,她的话是当着田新桐的面说的。
  霸王花也有要往小妖精的趋势上发展了?萧晋有些激动,如果不是现实不允许,他一定会找个丨警丨察要副手铐然后把裴子衿拷在一辆警车里好好惩罚一番。
  半个小时后,萧晋开车来到了谭家,出来迎接他的自然还是谭小钺。
  日期:2018-04-12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