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8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四个人端着酒杯,八目相对感慨万千,近十年来他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也在交流中逐渐融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尤其容上校,方晟不止一次觉得她比赵母更象丈母娘,慈祥、宽容,还有几分温和的关爱。
  “人近中年方是事业开端,祝你俩前程似锦!”白杰冲说完带头喝掉,方晟等也仰头干掉。

  黄将军却不放过他们,非要小杯换大壶,又要方晟单独敬容上校,闹得不亦乐乎。白老爷子看得微笑不语,暗想今晚多了两位客人固然冲淡家宴色彩,却增添了喜庆氛围,也令方晟在于家那边有所交待,不失为两全其美的选择。
  后来趁苏兆荣和黄将军打酒官司,小宝缠着容上校讲故事,方晟第二次敬白杰礼夫妇,这杯酒实质上很大程度与鱼小婷有关。白杰礼也明白这一点,舒琴轻轻说:
  “我们一直把小婷当作亲生女儿看待的……”
  倘若白昇没有独身主义信仰,和鱼小婷的孩子应该比小宝大,更不会有江业之行,扯出与方晟的孽缘。一切都是命,白杰礼夫妇并不责怪方晟。
  这顿庆功宴大家都喝得很尽兴,散席时容上校想跟在苏兆荣后面溜,白老爷子看在眼里,吩咐道:

  “今晚喝得不少,都住下吧,有事明天早点起床。”
  容上校乖乖听从,方晟自然也包括在内,不同的是白翎在机场就悄悄说房间收拾好了,他早有心理准备。
  进了屋子,方晟好奇地参观一番,便迫不及待将白翎扑倒在床上。
  “小心,这里不同外面,”她喘息道,“把灯关了,还有一定要轻些……”
  果然使出三成力她便连连求饶,承受程度甚至不及赵尧尧。方晟大为不解,白翎说可能是刀伤触及之前两次重伤留下的隐患,元气受损所致。摸到她胸腹部几处淡淡的刀疤,方晟刻意放缓节奏……
  事毕,白翎愧疚道:“这方面我似乎愈发不行了,欲求也淡了很多,两次重伤真的后患无穷,不然真想学赵尧尧再生一个。”
  “唉,不必了……把小宝培养好就行。”方晟想到已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头大无比。

  此时白翎已经累得想睡觉,但分别大半年之久,方晟肯定满是疑问,遂强打精神道:“想问些什么快问,我……又被你打败了……”
  方晟沉吟良久,道:“那次行动,根本原因是否在我身边呆得太久,感觉有些无聊?都怪我,满脑子自己的工作,出了事习惯性指挥你去这去那,从没考虑过你的感受。”
  “这么说太生分了,”白翎叹道,“从黄海到银山,和你一块儿我很开心啊,你女人缘那么好,没我管着哪行?说到那次行动,想必邱组长他们,以及叶韵等人都从专业角度做过分析,具体情况说来话长,今晚不再赘言。你只须知道一点,那就是我从书房跃出窗外,与两名杀手拚斗到竹林深处过程中,心里根本没想到如何立功,而是一心一意要为小王报仇!”
  方晟一愣,随即“哦”了一声。
  “当时的情况我若想脱身很容易,但报告十处再由相关小组接管,便会错失稍纵即逝的良机,而且也会打草惊蛇,丧失为小王报仇的机会。我正是抱着那股强烈的复仇意识,带着浓烈杀意一路追踪来到紫寺市……战友情谊特殊而珍贵,你可能很难理解小王牺牲时我悲愤欲绝的心情,绝对是,宁愿拿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他!”白翎刚开始还有睡意,越说越激动,提到小王的死眼圈都红了。
  “但你要明白,单枪匹马跟恐怖分子斗是九死一生,能取得大胜纯属奇迹,”方晟摇头道,“以后你在反恐中心工作,千万得注意安全,不能高估自己的实力,动辄跟人家玩命。小宝漫长的学习生涯刚刚开始,不能没有妈妈,明白吗?”

  她顺从地点点头,隔了会儿道:“之所以同意留在京都,就考虑到小宝的成长,无论何时母爱总是不可缺的,我建议于家那边也是,要么把小贝送到香港读书,要么赵尧尧回京都。”
  “于家情况特殊,两个选项都不可能,”方晟默默叹息道,“你在京都扎根了,以后我会常来的。”
  “嗯,睡吧。”白翎是真的乏到极点,搂着他的脖子不一会儿便进入梦乡。
  第二天上午白翎要陪小宝学摔跤,方晟搂了搂儿子离开白家大院直奔京郊南麓高尔夫训练基地,他想给正在那儿学高尔夫的小贝一个惊喜。
  直到道别,白翎都没提到鱼小婷,或许不知情,或许故意忽视鱼小婷的存在,或许有其它考虑。选择留在京都工作是一次放手,那么方晟身边的阵地总得有人驻守。
  一路上方晟心情很差。在黄海朝夕相处的两个女孩,如今以不同方式离自己而去,昔日海誓山盟象秋风中的落叶,吹得无影无踪。
  来到基地,站在练习场地边远眺,训练队伍里的小贝看到爸爸兴奋得原地跳了几圈,脸上笑开了花。
  方晟觉得两个儿子性格都跟妈妈相反,小宝沉稳冷静,老成持重;小贝活泼爱动,飞扬跳脱。真是很有意思的事儿,难不成与后天教育有关?小宝大概会象自己一样从政,小贝可能更适合经商吧。
  正想得入神,燕慎微笑着大步走过来,轻声道:“昨晚庆功宴开怀畅饮了?好像宿醉未醒的样子。”
  方晟苦笑:“京都圈子都传开了?”
  “还不如说白家主动散布消息,你和白翎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当然她那个一等功和副厅是拿命换来的,不具可比性。”
  方晟摇摇头,意兴阑跚。
  燕慎看出他情绪不佳,直接切入正题:“上次提到的人……这会儿坐在东南角,你一个人过去跟他聊聊。”
  “陈皎?”他霍然一惊。
  “之前约了他好几次总没空,昨天听说你参加白家庆功宴,主动打电话要见你,机会难得啊。”
  “谢谢。”方晟拍了拍燕慎的手臂,收拾好心情,穿过小树林来到休闲区东南角。
  陈皎躺在太阳椅上,戴着墨镜,胸前盖了顶不伦不类的草帽。见方晟靠近打了个招呼,示意他躺到旁边椅子上。
  “我向来觉得躺着交流更亲切,好比夫妻俩在被窝里说话。”陈皎道。

  方晟笑道:“这个想法很有趣,以后基层都跑到浴城开会。”
  “个案只能是个案,没有普及性啊,”陈皎突然跳开话题,“你觉得江业新城经验和做法能不能在全国推广?”
  很意外的问题。方晟斟酌良久,谨慎地说:“当初决策兴建江业新城有两个前提,一是老城区拆迁受阻,旧城改造工作停滞不前;二是江业新城位置靠近梧湘市区,具有天然的地理优势。所谓成功不可复制,象我现在工作的红河经济开发区就没法搞一座新城,只能依据实际情况发展高科产业。”
  日期:2018-05-25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