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8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宝爸。”
  “公开身份呢?”
  “嗯,你这次出席庆功宴就是公开小宝爸的身份。”
  “这个……”方晟略显犹豫。
  “赶紧订机票吧,确定时间后我到机场接你。”白翎不多赘言随即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方晟陷入前所未有的彷徨和不安之中。
  尽管小宝爸身份在京都圈子不算秘密,甚至高层都心知肚明,但这么年以来没人捅破那层玻璃纸。一旦正式出席白家庆功宴,等于公开承认与白翎的关系,对于家来说将是海啸般的冲击。
  有些事可以做得,说不得;有些事可以说得,做不得。

  为了长远利益,于家可以暗中咽下窝囊气,但方晟堂而皇之以女婿身份跑到白家做客,那是奇耻大辱,绝对不能接受!
  同样白家也自认为白翎非常委屈,以未嫁女儿身不明不白跟了你近十年,不给名份也罢了,上门吃顿饭都不行?
  此事真是极度两难。
  当晚与鱼小婷商量,她嘲笑道幸好我跟白昇离婚并隐姓埋名,不然你到白家算谁的女婿?小宝爸,我还说是越越爸呢。
  方晟苦笑说别添乱,我愁得头发都多白了几根。
  站在白翎的角度讲,需要你公开露面。鱼小婷分析道,下周她正式出任十局反恐中心副主任,是体系里的高级干部,跟在双江挂在十处不同,不再是闲云野鹤身份,履历、背景、社会关系等等必须交待得清清楚楚,不能含糊。哪怕档案里记载未婚,她也要让大家知道小宝的来历,以及双江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与哪些人交往,否则对今后仕途不利。
  我知道,我全知道。方晟愁眉苦脸道。
  见他的模样,鱼小婷忍不住想抱他,刚碰到身子便缩回手,笑道白翎鼻子很尖,我还是不招惹她吧。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方晟半躺在沙上长吁短叹。
  越越似乎知道爸爸正在烦恼,很乖巧地瞪着乌黑明亮的眼睛不吱声,鱼小婷见状怜爱地亲吻她的脸蛋,昔日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在这瞬间融化在母爱之中。

  “肯定要告知赵尧尧。”鱼小婷说。
  “她无所谓的,她现在一切都看淡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于家那边也得事先透个气。”
  “怎么开口?以前双方避而不谈,这会儿突然承认我在白家有个儿子?最重要的是,台面上我是于家的女婿……”
  鱼小婷抿嘴一笑:“你在于家只有一个女人,在白家可有两个。”
  “别闹了……”

  “我的理解是这顿饭必须要吃,但以什么身份,什么理由很重要,对不对?”
  方晟听她的语气连忙坐起来:“你想到好主意了?”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主意,或许是馊主意……”
  周六下午,白翎陪同方晟步入白家大院,迎面几位白家亲戚都惊异地睁大眼睛,因为除了方晟还有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苏兆荣!
  苏兆荣可是老江湖,一路上打着哈哈说回京都一直忙,也没过来看望老爷子,今天难得碰到正好蹭个饭……
  这就是鱼小婷出的馊主意!
  苏兆荣身份特殊,以前是白家的亲家,后来鱼小婷虽与白昇离了婚,场面上大家还是朋友,苏兆荣以晚辈之礼前来看望白老爷子,也是应有的礼数。不过有他作陪,无疑冲淡了方晟赴宴的身份问题。

  “和苏兆荣一块儿到白家吃个饭。”方晟对于道明解释说。
  于道明看穿方晟的伎俩,笑笑道:“我只管帮你一字不差向老爷子和你老丈人报告,他们有什么反应不关我事。不过友情提醒,反正到了京都,吃完白家的饭再到于家吃一顿,皆大欢喜最好。”
  “多谢二叔提醒。”方晟道。
  白老爷子一身唐装,精神矍铄,握手的力道如同钢箍,疼得方晟险些叫出声来。

  今天白家该来的都来了。老大白杰礼夫妻,白杰礼在总参下面的某军事研究所任所长,少将军衔,妻子舒琴是坦克专家,大校军衔,儿子白昇没来,公开解释是“军务太忙”,其实大家都知道白老爷子不愿他扫兴;老二白杰冲夫妻不必多说,容上校似乎与方晟更亲近些,不停地拉着他说话。
  不速之客除了苏兆荣还有个人,双江分区司令员黄将军。这是容上校为防止方晟为身份问题为难特意邀请而来,黄将军曾受过白老爷子关照,上门作客不算突兀。
  所有人当中最尴尬的要数白杰礼。关于方晟与鱼小婷的隐秘关系,在白家是最禁忌的话题,即便京都圈子因没直接证据也不便多说,只能“隐约所指”,但鱼小婷离婚后退役到南方小城随即怀孕,经手者是谁不用多猜,之前鱼小婷一直在顺坝方晟身边嘛,然而同样没有证据。
  有关鱼小婷的一切都是秘密,永远不会公开。
  面对苏兆荣,白杰礼也非常不自在。白昇彻底暴露所谓独身主义思想后,苏兆荣这才知道这桩婚姻的真相,当女儿遮遮掩掩承认婚后两人“从来没睡在一起”时,他简直出离愤怒,当即与白杰礼联系要求离婚。偏偏在这个问题上白杰礼压根没有决定权,委婉地表示白家子女婚姻大事都是白老爷子说了算,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恼怒之下的苏兆荣着实说了些难听的话,白杰礼觉得无辜,两人吵了几句。

  不过这些事儿在白老爷子看来都不算什么,眼下白翎在警界风头正旺,方晟在银山干得风生水起,形势一片大好。在此节骨眼上举行庆功宴,公开承认方晟的身份,除了毫无保留的力挺之意,还有宣示主权的意味。
  毕竟小宝姓白,迄今为止是白家唯一血脉,白老爷子对此看得很重。
  庆功宴自然觥筹交错热闹非凡,白老爷子因健康原因戒酒七八年了,难得破例喝了两小盅,原本准备换白开水,偏偏小宝端着饮料态度认真地上前敬酒。白老爷子疼爱地摸摸他的小脑袋,二话不说斟满酒一饮而尽。
  “爸,你喝太多了。”两个儿子赶紧阻止。
  白老爷子嘿嘿直笑。
  白杰礼与苏兆荣连干三杯,算是一笑恩怨泯;黄将军连敬白老爷子和白杰冲三杯,其中自有玄机。
  与白杰冲军委委员、军区级司令不同,黄将军是军分区司令,在这个位置若不能晋升为上将,再有两年就得退二线,黄将军想借助白老爷子这条线争取一下。关于这个问题,白老爷子自有通盘考虑,没爽快答应,也没把话说死,一切要看各派系的权力分配。
  白翎是庆功宴的主角,但方晟才是关注的焦点,两人手拉手先下位敬白老爷子,然后依次是白杰礼夫妇、黄将军和苏兆荣,最后才站到白杰冲夫妇面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