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0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声音逐渐微弱,他庞大的骸骨身躯忽然倒了下去,森白的骸骨散落一地。紧接着一阵白雾升起,渐渐的形成了一道些许模糊的魂魄。自此,我才算是真正看清楚王亥的模样,与我先前想象的模样相差无几,只是多了几分轻松之感。
  王亥的魂魄朝着我拱了拱手,一脸恭敬的说道,“此物乃是我毕生修为所化,还请先祖收下,兴许他日能有所用。”
  话音刚落,只见那散落在地的骸骨尽数化为粉末,汇集在一处。只是数秒,那粉末凝实成一颗宛如核桃般大小的珠子。那珠子或许能感应一般,缓缓的飞到我手中。
  我此时并没有心思细细查看这珠子。注意力全在王亥的魂魄之上。只见他的魂魄已经开始渐渐消散,他却是一脸的笑意,直到半个身子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才开口向我道了一声珍重。可还未等我回应,他的魂魄便彻底消散在黑暗之中。
  眼前的景象让我迟迟未缓过神来,心中释然的同时却觉着貌似缺失了什么。虽说我和王亥结识仅仅只有几个小时。但却让我依稀找回了一丝亲人陪伴的温暖。或许是我把自己带入到帝喾这个角色中太深,此时心中难免会有点失落。不过转念一想,魂归九幽,能够再世为人才是他最好的结局。
  良久之后,我才从先前的事情中抽离出来。此刻却是不着急往四楼去,而是坐下来仔细的把玩着王亥送我的这颗珠子。这珠子周身洁白,却隐隐约约透着一股子阴寒的气息。若不是这气息,看上去就像是颗硕大的东珠一般。

  据王亥所说,这东西是他毕生修为所化。王子夜之尸,乃是上古大妖,虽不知确切的境界,但其实力肯定是十分的蛮横。那这珠子里面的能量肯定也是不凡。只是这里面的能量既不是巫炁,也不是道炁,反而更像是阴气。看来这东西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使用价值,不过留在身边当作纪念也是好的。
  想罢,便不再此逗留了,随手将珠子扔进了相柳袋中,便站起身来。手持佛珠沿着石壁往深处行去。
  这次倒是没花多长时间,我便找到了入口。这入口与先前几个又有不同,非铁非金,而是一种透明的材质,看起来有些像玻璃。我看了片刻,没有看出头绪,也便没再多纠结此事,一步跨了过去。
  原以为这四楼也会像先前的楼层一样,是一片昏暗之地。没曾想,我此时却是站立在一处草坪之上。眼前是一座巍峨大山,不过看这座大山的样貌却是给我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恍惚之间,我似乎想了起来,眼前的这座山和太行山极其相似。待我端详一番之后,心中这才有了确切的答案,此山正是太行山脉的一支。

  确定之后,我不由心中起疑。我明明记得先前进了那锁灵塔中第四层的入口,为何此时会出现在太行山脚下,难道说那锁灵塔的禁制出了问题。将我送到了此处?
  还没等我想明白此事,从那山间的小路一前一后走过来两个人,看那两人的步伐很明显是冲着我来的。由于隔了些距离,我并没有看清楚来人的长相,只是心中莫名的有些紧张。我不禁警惕起来,紧了紧拳头。
  待他走进了些我才发现,来人居然是长着一张熟悉的脸。无论从身高体形走路的姿态来看,都是燕南天的模样。我见此,不免心中一惊。我明明记得燕南天已经消亡,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未等我有所反应,那人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向我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南天,好久不见了。下山历练的这些年可还好?”
  我听完,身子猛地一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说这人也才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但是这张脸我却是再熟悉不过了。为何他一开口便叫我南天?难道说他不是燕南天吗?那他会是谁?
  我心中一连串的疑问,看着眼前的这张面孔却是不敢开口询问。忽然间,脑中闪过一灵光,想起了当初在尸阴宗的暗道里曾见过和燕南天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人是当时尸阴宗的大长老,燕东岳,既然眼前这人不是燕南天。那必定就是燕东岳了。可是为何他会叫我南天?莫非……
  想及此处,我连忙伸手往自己的脸上摸去。虽然只能摸索个大概,但我已经能够断定,我此时的这张脸并不是自己的,而是跟眼前的这燕东岳极为相似,正是燕南天的脸。

  得知这个答案,我心中不免激起阵阵骇浪。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会变成燕南天的模样,这尸阴宗不是消失了吗,为何又会死灰复燃。
  我着实有些难以接受,伸出手往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明显的疼痛感让我明白这并不是在梦境中。我算是彻底的惊住了。此时脑袋中一片的混乱。
  燕东岳见我并未回应他的话,却做着奇怪的举动,眼神中透着些许疑虑,便问道,“南天,你这是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难道回到师门。你反而不开心了?”
  我依旧没有回他的话,而是沉默着思索起来。我可以断定,自己的确是从锁灵塔中第三层处的玻璃门进入了第四层,至于为何会出现在此地,我心里一无所知。但从先前的经验来看,这个塔内空间诡奇无比,每一层都会发生不可预料的事情,这一点我却十分清楚。

  虽说每次发生的事情都让我十分震惊,但最中却都能成功脱险,而且还得到了不少感悟。自此,我便隐隐觉得这锁灵塔中发生的所有事情,似乎都被设定好了一般。有一条我看不见的脉络,接引着我,完成某种任务完成之后,才能顺利到达上一层。
  由此,我坚信,此时我并非穿越到了尸阴宗。而是要到此处完成第四层的任务。
  想明白之后,我松了口气。既然是任务,首先便是要找到线索,眼前的情况我一无所知,看来只能跟燕东岳回到尸阴宗之后才能有所发现。
  燕东岳见我还是没有反应,伸出手来在我眼前晃了晃,微皱着眉头问道,“南天,你到底怎么了?”

  经他这么一打断,我这才回过神来看向他,低声解释道,“没什么,大哥。我们先回师门吧。”
  我心知自己并非燕南天,开口之时下意识压低了声音,但一张口,我便发现了,此时我不光变成了燕南天的模样,声音也跟当初的燕南天相差无几,只是其中多了几分稚气罢了。
  燕东岳听我这么说,倒也没起疑心,只是微微颔首便转过身去走在前面。
  眼下我们上山的路,正是当初我第一次跟着魏三鹏上尸阴宗的那条小路。燕东岳带着我一边赶路,一边询问起我这些年在外游历可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听完,心里不敢大意,万一应对不慎,露馅就不好了。虽说我明白自己在锁灵塔中的第四层,但周遭一切感应都十分真实。此事又似乎是我必须完成的某种任务,所以,我思索片刻之后,还是谨慎回答,胡乱编了些事情出来,但都没有细说。
  好在我对尸阴宗有所了解,而这燕东岳似乎从未出过山门,对外面的事情并不知晓,这才勉强蒙混了过去。
  日期:2018-04-12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