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8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俊豪不接,摇头说:“反正我总是要出海的,带你一个人也不费什么事,这些钱阿妹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贺兰艳敏坚持着将纸包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低垂下眼睑说:“我现在欠了很多人的情,也辜负了很多人的疼爱,而且可能这一生都无法偿还了,所以,豪哥,我不能再欠你的,你就当是让我的下辈子能轻松一些而做的好事吧!”
  吴俊豪看着纸包沉默良久,忽然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开口道:“小时候,带我出海的阿爹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叫‘从跣砍断头,有命天不收’。
  从跣在我们的方言里就是蚯蚓,这话的意思是说,人即使遇到了像断头一样的难处,也要像蚯蚓一样努力的活下去,这样的命就会硬到连老天都拿不走!
  阿妹,我、我没念过书,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我知道人活在这个世上都是来受罪的,一个人会活的很难很难,但只要找到了愿意和你一起去活的人,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阿妹,我……我……”
  “豪哥!”贺兰艳敏忽然起身打断道,“我这几天就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又刚刚干了一天的路,这会儿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你能不能借我一个房间让我休息一下?”
  吴俊豪愣了愣,接着心中默叹口气,起身低头向楼梯走去。“跟我来,这几天有台风,没办法出海,我家平时没人会来,你就在这里住下吧,等风暴过去,我再送你出海。”
  “谢谢你,豪哥。”
  贺兰艳敏默默跟在他的身后,低垂的眼睑下有水汽慢慢凝结。
  凌晨三点的省城江州市已经基本沉入了梦乡,各大主干道上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有一辆车驶过,行人更是已经绝迹,连那些酒吧夜店的灯光也开始纷纷熄灭。
  然而,此时郊外的一间废弃钢铁厂内,却停了四五辆车,其中还有一辆硕大的厢式货车。
  在这些车明亮的车灯照耀下,有两个人从货车上抬下一个塑料泡沫材质的箱子,割开封口,掀开盖子,露出里面满满的冰块和冻鱼来。

  接着,两人手指插进箱子的内壁同时向上一提,竟从箱子里又提出了一个箱子,这箱子的长宽跟外面那个就相差了两三公分,可深度却足足浅了至少十五公分,而缺少出来的那部分空间,则被两排手机大小砖头厚度的块状物品所占据。
  其中一人拿起一块用刀划开外面的黄色包装,手指在露出来东西的雪白表面摩擦几下便塞进了口中,品味片刻吐出来,转头朝不远处被七八个人簇拥着的那个年轻人说道:“老板,没问题。”
  “好!卸货!”
  那年轻人大喊了一声,便笑着对身旁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伸出手说:“贺老板,虽然我们是初次见面,但我很喜欢你,希望我们这次的愉快合作能够成为今后的常态。”
  年轻人的态度有些傲慢,脸上也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和激动,那胖子倒是显得十分平和,与他握了握手,点头微笑:“好说,好说。”
  握完手,年轻人瞅瞅那边已经开始热火朝天的从货车上往下运箱子的手下,就朝身后摆了摆手臂。
  不一会儿,两名壮汉便分别各拎了两个硕大的旅行包过来放在那胖子的身前,年轻人伸手示意了一下,说:“四千万,贺老板检查一下吧!”
  胖子眉头微微一皱,紧接着眼中便闪过了一丝轻蔑,递给手下一个眼神,那手下便蹲下身拉开了其中一个旅行包。
  片刻后,四个旅行包都粗略翻过一遍,那人就对胖子点了点头。

  “我们走!”
  胖子似乎一点都不愿跟那年轻人客套,转身的干脆至极。那年轻人觉得受到了羞辱,一张帅气的脸庞登时就变得愤怒且狰狞起来。
  但他并没有突然掏出枪干掉胖子,只是狠狠地低声骂道:“***夷州佬,拽什么拽?这年头谁他娘的还吸**因?你等着,等老子当了老板,让你一克都卖不出去!”
  骂完,他咳咳嗓子,朝地上吐了大大的一口浓痰。
  就在那口痰落在地面上的那一瞬间,四周突然光芒大作,足足六盏探照灯从周围的高处同时亮起,照射的场间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紧接着,警笛响起,刚刚上车的胖子冲那年轻人大骂一声“干ni娘”,便让司机快快开车,同时掏出手枪对着亮灯的方向疯狂射击起来。
  “喂!咱们可是说好的,带你来,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话。”废弃钢铁厂外的一辆车内,萧晋听着厂里传来的鞭炮一样的枪声,对身旁一脸跃跃欲试神色的田新桐警告道。
  女孩儿看样子很想参与进厂里的枪战,所以闻言就高高撅起了嘴:“那你骗我这事儿怎么说?要不是我爸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已经加入了国安呢!”
  萧晋撇了撇嘴,说:“我的身份可是机密,你爸那么方正的一个人,怎么在你面前一点原则都没了呢?得亏你不是在他身边长大的,否则的话,还不知道会被惯成什么样子呢!”
  “屁的机密,一个编外人员,说白了就是一临时工!姓萧的,你敢编排我爸,我掐死你!”
  田新桐说着扑了上去,小拳头不轻不重的刚捶两下,就发现腰肢被抱住了,不由俏脸一红,推着他的胸膛凶巴巴地道:“你敢违反条约?放开我!”
  “是你自己扑上来的,可不是我自作主张。”萧晋一边贱兮兮的笑,一边还慢慢的往人家脸前凑,似乎是要去亲吻她一样。
  这可把女孩儿给吓坏了,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后仰头。倒不是她不想和萧晋接吻,而是不敢,她怕这样亲密的接触会加快自己沦陷的速度。
  男女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反正她现在还不愿意当被压倒的那个。
  “臭流氓,你别太过分,我……我真的会生气哦!”

  萧晋呵呵一笑松开她,侧耳听听车外已经没有了枪声,便道:“里面差不多快要结束了,待会儿让随行的记录人员给你拍张押着毒贩的照片,今晚的行动就算顺利成功啦。”
  “啊?你想让我作假分摊龙朔警方的功劳?”虽然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但田新桐还是有点小生气,转过脸去,鼓着腮帮说:“我不要。”
  萧晋板着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柔声说:“也不全是为了你,主要还是你爸那边。这一次行动瞒住了省城所有的领导,唯有他一人知情,看上去像是他怀疑整个省城就没一个好人似的,哪怕事后有裴子衿的国安身份帮他背书,省厅的其它官员或多或少也会对他产生一些不满。
  但是,如果你也参与进来,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让亲生女儿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起码能够证明他确确实实是一片公心,而不是在吃独食,明白吗?”
  听他这么为自己父亲着想,田新桐的目光就变得无比温柔,拉住他的手轻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真的参与进去呢?哪怕只能做些外围的辅助工作,也比躲在车里然后抢人家的功劳强。”
  “那可不行,刚才的枪战声你也听到了,那些毒贩干的是脑袋栓裤腰上的买卖,都知道一旦被抓就是死路一条,所以算是典型的悍匪,子丨弹丨又没长眼睛,让你进去,不就等于把我的心直接放刀尖上嘛!我只是想找回敏敏顺带抓个毒贩而已,可没想得心脏病。
  日期:2018-04-11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