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敲着桌子郑重的道:“那我不管,反正这一条是绝对没有商量的”
  曹宇两手一摊,道:“那你还问我们有没有意见,我们有意见了你又不允许,了不是和白一样么?”
  “毕竟你们也是股东,我得需要民主么”安邦十分无理的完,接着道:“勉强保本就可以了,不用想着去赚多少钱,我告诉你们这间酒吧就是个过度,迟早我们会迎来更大的生意,这些钱用在乎么?你们见哪个社团是靠夜场维持生计的?这也不了台面啊,你们两只要保证酒吧不亏损到倒闭就可以了,赚钱的事不用你们操心”
  “好吧,我们尽量”刘子豪无奈的道。
  “嗯,被为了一点蝇头利而犯愁,眼光往远了就对了”安邦靠在椅子,点了根烟后道:“曹宇啊,你们之前都过,一个社团最大的利润来源除了丨毒丨品,还有什么来着?”
  “走私”
  安邦默默的抽着烟嗯了一声,徐锐诧异的问道:“你想干这个?”
  “为什么不能干?别人能干,我们怎么就不行”
  徐锐和曹宇还有刘子豪面面相觑,三人都觉得安邦的思路他们有些跟不了,走私确实赚钱,大到汽车,原油,各种电器,到工艺品,日用品这些都是一本万利的东西,徐锐就知道他们之前在九龙城码头扛包的时候,一个邮轮的走私货物如果全部出手的话,所赚取的利润能顶得这间扎兰酒吧三五年的收入,这是绝对的暴力。
  刘子豪低声在曹宇的耳边道:“我刚和我们的新老板接触不久,不太了解他,你认识的时间长,你他一直都是这么疯的么?走私啊,我们屁都没有,拿什么走?”
  曹宇转头嘀咕道:“习惯,习惯就好了......”
  安邦舔了舔嘴唇,一本正经的问道:“你们都,如果我们要干走私的话,都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渠道,这是最主要的”曹宇当即道:“进货的渠道,出货的渠道,这两点是必备的,少一个都不行”
  徐锐道:“还有运输和人手,首先运输我们得有船,船都不行必须得是货轮那个级别的,还有就是人手,走私的风险不比运毒差到哪去,你就比如我们吧没有人手你拿什么来押运?在公海碰到黑吃黑的怎么办?送货的时候被买家吃了怎么办?”

  “资金,这一点也同样主要”刘子豪接着往下道:“很简单,走私是没有赊账的,况且就算有这种状况也没人会赊给我们,谁知道大圈是干嘛的啊?”
  安邦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他发现列出来的这些条件,自己这边好像毛都没有。
  徐锐呲牙笑道:“阿邦,听完我们的,是不是很扎心?”
  安邦头疼的揉着脑袋,觉得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状况真就是一团乱麻,假如他们不涉毒,而去干走私的话,确实像他们的,条件太苛刻了。
  “来,一点点的捋一下,差在哪了我们就从那下手”安邦两手拄在桌子,整理了下思路后道:“先人手的问题,莽子回内地去了,不管他能招来多少人,但肯定是只要来一个就能当三个用,所以这一点不是太紧张,至于钱么......从段老鬼那里我们弄了一百万的美金,这笔钱应该能顶一阵子了吧?”
  “段老鬼已经折进去了,用这笔钱的问题不大”徐锐点头道。

  “渠道,运输呢?最重要的是这两点啊”
  安邦扣着耳朵,脑袋里一道俏丽的人影一闪而过时,被他给定格住了。
  “这个......我去想想办法”安邦嘀咕了一句后,抬头问道:“你们,如果像一个女人赔礼道歉的话,什么方式最管用?”
  徐锐诧异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把然然给惹了?”
  “不是她”安邦摇头道。
  “哎?”徐锐不可置信的打量着他,问道:“除了然然,你居然还认识别的女人?酒吧打扫卫生的大妈啊?”
  “别闹,我认真的呢,还有,我这么不招女人待见么?我就不能认识其他的异性?”安邦不满的问道。
  徐锐冷笑着道:“一天二十四时,除了拉屎和睡觉,你大半的时间都和我们在一起,你认不认识我们能不知道?”
  冯智宁捅了捅徐锐,道:“锐哥,你别忘了,邦哥可是有秘密的人啊”
  “哎呀,你们几个能不能别扯没用的,这正经讨论工作呢,我再问你们一遍和一个女人赔礼道歉得用什么方式最管用”安邦敲了敲桌子道:“正经,正经事”
  “花,火红耀眼的玫瑰花”
  “浪漫,你要打动她的内心”
  “还有真诚,让她感觉到你的真诚”
  “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对眼,你想啊,你前面做的再多,这女人你不顺眼,你也是白努力啊对不对?”
  安邦无语的着天花板,他现在觉得,拿枪比面对女人好像要容易得多!
  范旺这段时间很忙,压力也很大,忙是因为面要求段天赐的案子尽快结,然后给社会一个交代,压力大的原因是段天赐从被捕的时候起,就有不少人明里暗里给他招了招呼。
  打招呼的主要有两种,第一是希望能给段天赐一条生路,第二是段天赐的案子到此为止最好了,不要在把别人牵连进来。
  九龙警局重案组,审讯室。
  段天赐被拷在凳子,耷拉着脑袋,范旺站在后面点了下他问道:“段天赐,这么多天过去了,你还不打算交代?这么多的货,是你能吃得下的么,几十公斤的丨毒丨品你是给谁要的,你们和兴和最近几年早就把丨毒丨品生意逐渐放手了,你们的龙头大佬根本都不打算沾这些东西了,你倒好,居然自己从金三角要来这么大一批货,养鱼啊?”
  段天赐仰着脑袋,呲牙笑道:“范sir,你别心了,痛快给我个罪名得了,你关心的这件事我告诉你到最后是没有结论的”
  “我告诉你,就凭现在你身的案子,我砸你个终生监禁都不多,但你要是配合一下我还可以像法官求个情,明白么?”范旺阴着脸道。
  “啊,终生监禁也行啊,这不还是活着呢么?我就算进了监狱,在里面也一样过我的大佬日子,但我要是告诉你了,那最后没准自己命都没了,这么明显的账我算不清么?”段天赐鄙夷的道。
  “什么人,让你这么忌惮啊?”范旺皱眉问道。
  “呵呵,阿sir我从混社团的那天起就想到,自己以后会有这么一天了,社团里的人除了那些真正的大佬到最后能善始善终,无论是马仔还是坐堂的,我们都是过一天算一天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段天赐是个想得很开的人,二十几年的社团生涯他不止一次进过警局,从第一次开始到这一次,他每次进来都会告诉自己我也许是出不去的,当这天终于来临的时候他选择了坦然面对。
  一入朝堂深似海,入社团又何尝不是?
  范旺无语的盯了他良久,着段天赐笃定和无所谓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再想从他的身挖出点什么,那太难了,社团里的马仔你还可以恐吓一番,但段天赐这种混了二十几年社团做到大佬位置的人牵扯的太多了。

  就比如,范旺想挖出段天赐这次丨毒丨品交易背后的目的,甚至想从他为突破口狠狠的办一把和兴和,这种事他也就只能想想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