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7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带着满脑子的不满,鸭屎、小宋江与皮六一道回到了湖东。负责军火的兄弟从远方赶了回来,他们从东北军在陕西的一支手中买了大量苏联的军火,正在运往微山。等他们一到,皮六会便可以瞬间将手里的士兵重新武装一遍。

  到时候,他们手上不仅有枪弹,还有迫击炮。尽管宁十三这边的力量不足以对抗李一刀,但是拿到军火后,一切都不好说了。皮六派人将进度告知宁十三,随后拉着鸭屎去小酒馆闲谈。
  “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是不是小宋江跟你说什么了?”皮六问。
  “没说什么。二姐与他杀李一鸣的手段有点残忍,这件事让我不是很舒服。”鸭屎说。鸭屎端起一碗高粱酒,一饮而尽。
  “李一鸣死有余辜,这个不是你烦恼的点。你烦恼的点是,小宋江没向你汇报这件事吧。”皮六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看开点,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难道我的头还不够低吗?”鸭屎不满地说。
  “我说的是小宋江。你与宁爷都是他的上司,他该听谁的?都得听,又都不能听。他所处的是很尴尬的位置。如果他一心对你,哪怕是做了你的师弟,他依然会这样对你。如果他不是一心对你,就是做了你的徒弟,他也不可能帮到你。”皮六说。
  “我不懂,为何师父会这样做?他真的考虑到我的感受了吗?”鸭屎问。
  “宁爷是你什么人?是你的师父,是怀义堂的老大。他有权决定任何事。再说,你小小年纪,已经势力广泛,名声在外了。你觉得这样好吗?低调点吧。如果你没有包容小宋江这样人的雄心,就早早去干别的,别在道上混了。”皮六很不客气地说。
  “唉,老兄读书多,一说话就让人心服口服。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鸭屎又喝了一杯酒,走了出去。皮六也不管他,独自斟满酒杯。
  不多时,鸭屎带着胖乎乎的小宋江走了过来。小宋江一看有酒,乐了。店员上了一副碗筷杯盘。鸭屎举起酒杯为小宋江道贺:“老哥,委屈你一直叫我四爷,从今往后,你就叫我鸭屎吧。你比我年长,这段时间以来,你帮了我太多忙。我敬你。”
  鸭屎举杯正要饮尽,小宋江拦住了他说:“宁爷之所以看得起我,无非是看得起四爷。没有四爷,我不过是上海街头的混混,早晚被砍死。在这里,我才找到了自己一生想做的事情。我是个粗人,也不太懂道上的手艺。不过,我知道什么是情谊。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四爷这边。另外,我只跟四爷做事。还有,四爷我叫定了,从此不改。”小宋江说完,一饮而尽。
  皮六笑着说:“我家族被河南人欺过,我从小就发过誓,今生不交河南的朋友。我去过河南两次,被偷了一次,被绑架了一次。我原本以为,河南出的都是这样的人,没想到你改变了我的看法。敬你,也敬河南的人。”皮六也是一饮而尽。
  “你带来的那个血滴蝉去哪儿了?”鸭屎问。
  “完成任务我就将他送回去了。应该早就到上海了。”小宋江说。
  “是不是一个瘦小的小伙子?话不多,很谨慎。”皮六说。
  “对,就是他。”小宋江说。
  “上次救黑蜘蛛,屎壳郎也是让他出山的。这个孩子技术很棒,手脚灵便,是一把好手。不过,这次屎壳郎为何帮助我们,还跑了这么远的路?”皮六问。
  “宁爷给了我一包金子,金子中混了一个小盒子。盒子里装了一个东西,极为名贵。屎壳郎看了下金子,根本就不想帮忙,差点将我轰出来。幸好鹤顶红帮忙美言了几句。他抱怨了宁爷一通,随后从金子里看到了盒子,打开一看,脸色就变了。”小宋江道。
  “你看到了吗,大概是个什么东西?”皮六问道。

  “很像一枚戒指,又像翡翠。”小宋江道。
  “哦,知道了。”鸭屎笑着说。
  “你知道什么了?”皮六不解地问。
  “小时迁重返梁山时杀了卷江龙,将他的戒指送给了师父。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只有二姐偶然看到了,偷偷跟我说过。”鸭屎道,“很久之前,我们还没到梁山的时候,师父就说过,上海有人惦记上了这个东西。没想到师父在这个时候,将戒指用上了。”
  “啊?竟然有这样的事?”皮六惊讶地说道。
  鸭屎说道:“还是师父藏得深啊,一下子就拿住了屎壳郎的软肋。”
  “不聊其他的了,喝酒喝酒,”皮六端起酒碗劝大家继续喝。

  也不知喝到几点,天空飘起了大雪。那雪下得紧,纷纷扬飘到各处。鸭屎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雪,激动得端起一碗热酒,打开门走了出去。屋里有暖炉,所以极为暖和,一出门就被大雪和东北风迷住了眼睛。
  他跑到湖边,看着湖里茫茫一片白雪,禁不住大喊大叫起来。皮六与小宋江也走了出来,来到湖边。他们手里的热酒在北风下变成了冷酒。大家一饮而尽,对着大雪叫道:“打倒运河帮,一统微山湖。”
  由于太过兴奋,鸭屎叫唤的声音也太大,所以脑部动脉跳动厉害,头有钻心的痛。他躺倒在雪地里,继续大喊大叫。皮六与小宋江躺在他身边。
  “等我们打败了运河帮,大家都不用做贼了。”鸭屎说。
  “我本来就不是贼,我充其量不过是个土匪。做不做贼是你们的事情。我的目的就是干掉运河帮,随后去找我爹。”皮六说。
  “小宋江,你的目的是什么?你千里迢迢从河南跑到上海,又从上海来到了微山,你到底在追寻什么?”皮六问。
  “我从小就在各种道上跑。我是为江湖生的,吃的是江湖这碗饭。我知道,我这样的人早晚也会死在江湖上。无论我死在哪儿,都希望自己能在江湖上留个名。如今,我已经加入怀义堂,即便是死了,也有个说法了。”小宋江说。
  他们三个躺在地上,你一言,我一语聊着。天已经漆黑,街道上早已没有人了。这时,一位送信的兄弟走了过来,要找鸭屎。
  鸭屎从地上站起来,接过信,跑到灯下看了下。
  “怎么了?”皮六问。
  “李一刀在他湖边的房子周边修建了一个巨大的碉堡,他的别墅被厚厚的围墙围起来了。大哥的信。”鸭屎将信递给皮六,随后叹了一口气。
  “不对啊,天寒地冻的,无法开工啊。”皮六自言自语道。
  “估计是用火烤的,不然墙面会结冰,不会这么快建好。”鸭屎说。
  “估计又是一场恶战。”皮六感叹着说,“这场雪不能白下。”
  日期:2018-04-10 18:14:37
  第203章 李一强落难
  李一鸣的尸体一直在楼外楼的地下室里,宁十三并没有着急处理。一些军务方面的事情把他搞得焦头烂额的。他差人将李一鸣身体平躺放在地下室,先用布遮蔽起来。他叮嘱大家不要让李一强知道这件事,抽空将尸体找地方埋了。

  然而,他并没有指定谁来做这件事,大家都以为师父安排了其他人,所以也就没当回事。黑蜘蛛知道李一强与李一鸣是堂兄弟,但是并不知道,当年李一鸣跟李一强混过,且兄弟二人一度关系很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