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8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思颖吓得一哆嗦,脱口而出:“你撒尿了。”
  “啥?”萧晋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眼问:“我……我干嘛了?”
  程思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直接说出来,一张俏脸顿时就红的像是煮熟了的大虾,恨不得推开门跳车逃生。
  瞅见她这羞愤欲死的模样,萧晋就知道自己没有听错,再回忆一下那天纸条上的内容:你赔我的地毯!赔我的棉拖!赔我的马桶圈……
  “卧槽!我不会是直接在你的卧室撒……呃,那啥了吧?!”他立刻也是一阵无地自容,不过脸皮到底比女人厚的多,仍然坚持着问道:“那马桶圈是怎么回事?地毯、棉拖和马桶圈这三样东西不应该在一个房间呀!你可别说我是一路从你的卧室那啥到卫生间的。”
  听他这么一说,程思颖下意识的就脑补出那样滑稽的场景,忍不住扑哧一笑,羞涩的感觉倒是一下子减轻不少。
  “没、没有,你是在我的卧室吐了,吐得地毯和我身上都是。”
  “啊?我那天有这么不堪?”饶是萧晋的老脸厚度堪比城墙,还是忍不住一阵发热,“那马桶圈呢?”
  程思颖又低下了头,幽幽地回答说:“那是后来,你……你自己找到了卫生间,离得老远就开始……那什么,所以……”
  “老天!我现在后悔非要送你回去了,这事儿你可不能给我传出去,小心我杀人灭……”

  萧晋企图用恶狠狠的玩笑口吻来冲淡车厢里尴尬气氛,可话没说完,忽然反应过来:这小妞儿知道的那么清楚,岂不是什么都看到了?
  程思颖听他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本能抬头看他一眼,发现他正用十分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先是不解,紧接着就想起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一张脸登时就从煮熟的大虾变成了中了毒的关公——红到发紫。
  “不是的不是的,你别误会!”她慌忙连连摆手否认道,“因为你吐了我一身,所以当时我正在洗澡,你突然闯进来,所以……所以……”
  得,她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解释,事情好像变得更加cao蛋了。
  萧晋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彼此间的尴尬气氛中似乎也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原本静音性并不是很好的车厢也仿佛安静的落针可闻。

  接下来直到凌光国际中学大门口,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车一停,程思颖就慌不迭的推门跳下车,刚要跑,却听萧晋终于硬着头皮开口道:“那什么……思颖,那天我是真喝多了,给你造成了那么多困扰,真的很抱歉!”
  “我知道。”程思颖的脑袋依然垂着,弱弱地说,“而、而且你第二天留下的钱,已经超过了我地毯和棉拖的价值,不用再道歉了。”
  虽说如今不比古代,但看光人家姑娘的身子、还当着人家的面掏出家伙放水的行为,依然不是区区“恶劣”二字能够形容的,萧晋是又难堪又郁闷。
  难堪自然是因为不好意思,而郁闷,则是因为他什么都不记得,白担上这么一变态的罪名,上哪儿说理去?
  挠挠头,他苦笑一声,说:“做了亏心事的明明是我,你反而心虚成这个样子是什么鬼?”
  程思颖抬头瞟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复杂,咬咬嘴唇,问:“你……你还有别的什么事吗?我要回去做课业准备了。”
  萧晋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最近比较忙,等过了这段时间,我请你吃饭吧,算是正式对那晚的事情向你赔罪,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程思颖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不知怎的,话出口时却变成了:“好!你有我的号码,随时都可以联系,那……我走了,萧先生再见。”
  看着姑娘像是有人在追一样跑走的背影,萧晋只能摇头叹息:“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闽越鹭岛市海边有一座渔村,距离市区较远,又是一处非常著名的旅游景点,所以环境特别的美丽幽静,只是这两天有台风马上就要登陆,暴风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非但没有丝毫要减弱的迹象,似乎还更大了些。
  在这种时候,所有的渔船或游船都被牢牢的捆在码头,自然没有什么游客前来。然而,村中仍然做着远海捕鱼生意的吴俊豪家今天却来了一个客人,还是一名年轻的姑娘,且是他亲自开车从鹭岛远郊的国道边接回来的。
  “阿妹,你到底干了什么事?怎么有那么多人在找你?”
  吴俊豪给冻得直哆嗦的姑娘拿来一条毛毯,又倒了杯热水递过去,这才坐在对面关切地问道。
  姑娘小口小口的啜吸着滚烫的热水,好一会儿泛青的脸色才恢复了些许红润,轻声回答说:“找我的人是我……哥哥,我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的,他的本事很大,所以,麻烦你替我保密,豪哥。”
  很显然,这姑娘正是萧晋正在满世界寻找的贺兰艳敏。如果他知道这个吴俊豪就是当初把贺兰艳敏带离魔窟的那个人的同乡兼发小,而且她也正是乘坐这个人的船回到大陆的,一定会早早的杀过来,绝不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国安的线人们身上。
  吴俊豪是村里现在为数不多仍然只靠捕鱼为生的村民,收入虽然不错,却大部分都见不得光,表面上跟纷纷做旅游生意的同村们没法比,又因为以前混江湖时受过伤,整张脸上没剩下一丝好皮,狰狞的像个怪物,所以至今也没有讨到媳妇儿。
  对于贺兰艳敏,从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记在了心上。这一年多来,他时时都会想起这个瘦弱憔悴、让人忍不住心疼的姑娘,挂念着她有没有彻底的戒掉毒瘾。

  今日再见,姑娘的精神虽然疲惫,但看上去不错,脸蛋似乎也圆润了一些,而且一点都不看不出还在吸丨毒丨的迹象,所以他非常的开心,同时也无比的担心。
  “为什么?”他不解的问,“你哥哥对你不好吗?为什么又要往夷州那个该死的地方跑?”
  贺兰艳敏慢慢抬起脸,一双大眼睛里除了愧疚之外只剩下浓浓的死灰之色。可惜的是,吴俊豪是个活了三十多年的处男加直男,没有一点跟女人相处的经验,根本看不出来。
  “你不知道我都经历过什么,我也不想再提,你只要知道我已经死了就好。”

  窗外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闪电,轰隆隆的雷声搭配上她毫无情绪的声音和苍白的脸,让吴俊豪下意识的一阵心悸。
  他是一个走私犯、也是一个蛇头,死人什么的自然见过不少,所以他并是在害怕眼前的姑娘是鬼魂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只是真切的体会到了那种死人才会有的味道。
  一年多前,这个姑娘骨瘦如柴遍体鳞伤时,依然充满了对生的渴望,为什么一年后看上去生活的很好的她,反而开始一心求死了呢?
  他非常的不解,却不敢再问,因为明显不会得到什么答案。况且,他又不是人家的什么人,还长了一副鬼样子,凭什么问呢?
  “豪哥。”这时,贺兰艳敏从怀里掏出一个方方的纸包递给他,说,“里面有十万块钱,是我这次去夷州的费用,请你收下。”
  日期:2018-04-11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