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0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跟王亥一起紧盯着寻祖阵。
  此时阵法之中已经升腾起大片鹅黄色烟雾,我先前滴进去的那滴鲜血已经紧紧依附在王亥的臂骨之上,那鹅黄色的烟雾,正是从鲜血附着在臂骨之处冒出来的。
  除了这烟雾之外,那滴鲜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臂骨中侵蚀而去,不多时,体积便小了一半,但臂骨之上却未留下痕迹,依旧光洁,只是依稀比其他部位更加莹润了些。
  与此同时。我心里也忽然涌出一股温热,转头再看向王亥时,莫名便带了几分亲切,似乎早就与他相识一般。
  我不知道王亥此时有没有这种感觉,但血溶于骨的情形却是他亲眼所见,不用我多解释。他应该也能看明白结果。
  正当我松了口气时,王亥却是猛地一拳捶到了地上,压抑的声音怒吼道,“怎会如此?”
  他显然是无法接受这种情况,这一拳含恨而发,全身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转瞬间,这里便像是发生了一场地震般,尘土飞扬,地上也震颤不已。
  我眼前的寻祖阵一瞬间便崩溃开来,就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住身形。往后倒飞出去,哪怕全力调动体内道炁护佑,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我早知王亥的强大,但也没想到竟然恐怖到如此程度。现在看来,他方才并未直接对我下死手,否则的话。恐怕我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万幸的是,我布置寻祖阵的时候,王亥退出去了一些距离,我倒飞出去数米之后,勉强还是受住了这拳风的波及,没有受到重创。
  但不知为何,王亥此时却是一声闷哼,胸口之处传来劈啪声响,我转头一看,他胸口的胸骨,莫名断了两根。
  以王亥的修为,他的骨头说是坚逾金铁毫不为过,根本不见有什么动静,胸骨平白无故的为什么会断裂?
  我没想明白,王亥自己也是面色剧变,看着四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转头看着地上已经散碎的寻祖阵,回想起了当初我布阵之后,周老赖的窘态。
  莫非是寻祖阵内,我和王亥的血脉刚刚相溶,力量被催发出来,他伤到我,就相当于以子伤父,有违天和,遭了跟当初周老赖一样的罪罚?

  很快王亥似乎也想明白了这一点,但他明显心有不甘,竟是握拳又往地下轰去。
  这下我算是遭了祸,急忙调动道炁,可根本无法抵挡拳风的波及,再次往后退出数米远。
  寻祖阵虽然散去,血脉之力一时半刻却是无法消散。跟方才一样,王灿胸骨再次莫名断裂。
  他仿佛不信邪一般,接连又试了好几次,因为我距离他越来越远,受到的损伤越来越小,可他自己,却接连受创,最终倒在地上身体急速颤抖。
  等他停下来的时候,胸口已经没几根好骨头了。但他浑不在意,只是目光紧紧盯着我,虚弱的声音再次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详细跟我说明白!”
  我明显能察觉到他说话时的颤抖。或许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过我也十分理解,或许在他心中自己的先祖帝喾是三皇五帝之一,人族的英雄,在后人心中定是无比尊高的形象。哪怕是投胎转世,也会是名震四方的大能。却没想到帝喾转世之后却是我这般实力弱小之人,换作是我,也会很失落。

  但这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事实,他不接受也得接受。
  我叹了口气,将寻祖阵的功效完完整整的告诉了他。
  王亥心里本就有了答案,听完我的话之后,沉默着久久未有动作。
  我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默站在一旁,等他自己想明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亥总算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然后捡起地上的断骨放回到自己身上。然后才朝我走了过来。
  到了我面前,他再无先前那般暴戾,反而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开口道,“七世孙亥,拜见先祖。先前不知先祖身份,亥万死。”
  说罢,便对我行三拜九叩之礼。
  我听完,心底莫名也涌出一股暖意,本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却又觉着不妥,只好双手将他扶了起来,温声道,“我知晓你此时心情,但我能理解。只是这血脉联系亘古不变……实在是委屈你了。”
  不料,话刚说完,王亥又是立马跪了下去说道,“亥不敢。”
  我见状,心中一怔,片刻才反应过来。在他那个年代,把血脉关系看成人生头等大事,我先前的那番话确是有些欠妥了。想及此处,我便示意他起来。我看着眼前王亥的骸骨,心中却是隐隐有些悲痛。从他的身形上来看,他生前也定是一个威武不凡之人,怎么沦落到如此光景。

  接下来我也不着急赶往四楼,而是拉着王亥聊了起来。
  关于王亥此人,古籍之中曾有记载,他是上古大妖,至于为何会出现在这锁灵塔中。我却是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我便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王亥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便说出了其中隐情。
  夏帝泄十二年,王亥奉命和弟弟王恒一起从商丘出发,载着货物。赶着牛羊,长途跋涉到了河北的有易氏。原本打算是在有易氏与之进行贸易,可是却不料被有易氏部落的首领棉臣设计杀害了。这些事情倒是在一些资料上见过,据说当时棉臣是见财起意才将王亥杀害了。

  不料说到这里,王亥却是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说是其中缘由并不是如此,而是当时他与棉臣的妻子私会被发现了,这才被抓住斩杀。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怔,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隐情。我心里好奇,但我名义上可是他的七世祖,这种事情却是不好开口多问。
  我没提,王亥却是主动说起了详情,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锁灵塔内,也正是由此事而起。
  棉臣的妻子名叫文葰。本是商国之人,住在商国边境之地。早年王亥随父王冥到商国周边处理天灾,途径文葰所在的部落,这部落遭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王亥便奉命留下来处理。没曾想在此过程之中却是与文葰互生情愫。不过当时国家法度已然严苛。不允许私自通婚,王亥又身为王子婚姻之事更要严谨。
  王亥只能等到父王回程之后才能向他禀明此事,却不料此时接到了夏朝君主的指令,让王亥跟随父王冥前去处理黄河的问题。这一去便是多年,期间王亥也成婚生子,不过他心中还是对文葰念念不忘,待冥死后,他便继位成为了商国的国君。这时已经是夏杼十三年,王亥还是决定要回去寻文葰,不论她是否已经嫁做人妻也要见上一面。不料王亥回去找寻文葰之时,却被告知文葰已经被有易氏族掳走了。

  王亥深知那有易氏部落实力蛮横,多年来冒犯商国边境,自己却拿它没有丝毫的办法。可王亥心中仍然放不下文葰,便想出一个法子,自己带领一支商队前往有易氏部落。打着贸易的旗号去找寻文葰的下落。
  没曾想,当他找到文葰的时候,文葰已经是有易氏部落首领的妻子。王亥见状,已经是心如死灰,他自己也没料到文葰会嫁给了自己的敌人。可是当王亥听说文葰常年来饱受棉臣的欺凌,日子过得是苦不堪言,心中也是愤愤不平。原本在奴隶时期,女人算作是男人的财产,只是用来生儿育女的工具,没有半点社会地位可言。
  日期:2018-04-11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