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8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辛冰的眼神跟刀子似的,咬牙问:“这就是你感谢我的方式?”
  萧晋无声的笑了起来,对秋语儿道:“这么没眼力见儿呢?你的大老板吃醋了,还不赶紧说好听的巴结一下,小心她给你穿小鞋。”
  如今秋语儿的气质是越发出尘了,明明正在做着伺候人的事儿,可无论神态表情却都像是在抚琴或者烹茶一般恬淡高雅。
  嘴角微微一翘,她看着辛冰说:“辛总,您第一句话说对了,先生就是在故意气您。您心里很清楚我与先生并不是那种关系,也就不会因为他现在的行为而跟他产生什么真正的矛盾或隔阂,他有恃无恐,自然乐于见到您表现出很在意他的样子。”
  萧晋闻言眉毛高高挑起,睁眼看着她冷冷地说:“敢揭我的短,你又皮痒痒了是不是?”
  秋语儿早就不怕他的这种威胁了,抿唇一笑,带着些许挑衅意味的说:“先生,我的大老板可看着呢,您让我按摩没事儿,但这不代表其它的身体接触也没事儿哦!”

  “这世界上的笨女人都去哪儿了呢?”
  萧晋发出一声他人生的终极一叹,坐起身,吐掉嘴里的葡萄皮,瞅着似乎更加生气的辛冰说:“公司的法人是你,CEO是你,第二大股东也是你,只要还没有到破产的边缘,你真的什么都不用跟我说,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好了,反正论起做买卖,我肯定是不如你的。
  另外,你应该也已经发现了,我要是有事情找你,绝对会事先给你打电话的,若是像今天这样直接跑过来,那只可能是一种原因,就是我想你了。对了,好久都没有吃你做的饭了,最近又学什么新菜式了吗?待会儿下班我跟你一起回家,你做给我吃,好不好?”
  饶是对这货的说话方式十分了解,当着秋语儿的面还是让辛冰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横贯鼻梁的那道伤疤似乎颜色也深了几分。
  “我为什么要专门做饭给你吃?以前那是因为初学需要你做小白鼠罢了,现在我已经很熟悉了调料跟火候的分寸,你自然也就没了用处。”
  萧晋又一脑袋躺回秋语儿圆润的大腿上:“听听,秋大天后,这就是你的好老板,卸磨杀驴这一手玩的溜溜的,你以后可要多留几个心眼哦!可别被她给卖了还帮她数钱。”
  秋语儿笑而不语。刚才她说那些话,是在缓和辛冰与萧晋之间的气氛,当然无所谓,可这会儿人家两人明显是在打情骂俏,她在场当个电灯泡已经很不合适,再插嘴接话就是妥妥的不懂事了。

  “就你贫!”辛冰捻起一粒葡萄砸了过去,然后问:“看你这么轻松的样子,是翠翠情况有了好转?还是贺兰鲛的妹妹有消息了?”
  萧晋把掉落在胸前的葡萄填进嘴里,有气无力的说:“翠翠的情况确实不错,最近这几天应该就能醒来,至于贺兰艳敏那边,虽然我已经把能做的都做到了极致,但心里边儿总是有种莫名的预感,这趟夷州之行,恐怕是免不掉的。”
  “夷州?”辛冰和秋语儿异口同声的惊讶道,吓了他一跳,茫然问:“怎么了?我没有告诉过你们敏敏她是想去夷州的吗?”
  辛冰和秋语儿对视一眼,神色怪异道:“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冥冥中自有天意的感觉。上个月语儿的巡回演唱会第一场造成了极大的轰动,所以我们公司按照原定计划加紧了第二场的部署工作,再过几天,语儿就要过去做准备了。
  而这第二场的举办地,就在夷州!”

  天意,顾名思义就是指上天的旨意,和命运一样,都是萧晋极不喜欢的词语。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话听上去虽然中二气十足,但却是他一直都深埋心底的最大渴望,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他所有的离经叛道,其实都源自于这种对权威的不甘和反抗。
  当然,他同时也很清楚,如果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在主宰一切,所谓的反抗就绝不会是那么简单。他只能尽量遵循自己的内心,努力做到心之所向,身之所往,只要老了之后回忆这一生时能够潇洒的说一声“不遗憾”,就算成功了。
  离开辛冰的办公室后,他抬头望向了天空。那里一如既往的被雾霾笼罩,泛着青灰的颜色,看上去似乎低了许多,让人感觉压抑。

  这种感觉是对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的面前,世间万物都与草芥没什么分别,它不会做出任何“顺民意”的举动,这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其实都是在努力的逆天而行,每多活一天,就是一天的胜利。
  相应的,萧晋相信,只要自己活得顺心,自然就是逆了天意。
  夷州?去一趟也没什么大不了。
  回到医院,刚要推病房的房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姑娘背朝门外一边后退一边客气的让苏巧沁留步,一下子就撞到了他的怀里。
  “啊!萧……萧先生,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在外面。”姑娘是梁翠翠的学业助理程思颖,一看见他就慌忙低下了头,仿佛做了什么错事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心虚。
  萧晋知道这姑娘一直都在为梁翠翠的事情而深深自责,虽然现在心里对凌光中学所有的师生都很反感,却也不忍心对她太过苛责。
  “思颖,你要走了吗?”他笑着打招呼道。
  “是,”程思颖双手交叉在小腹前,像个领导面前的小员工似的,轻声细气的回答说,“七点还要辅导两名学生的功课,我得赶紧回去做准备了。”
  萧晋抬手看看腕表,就道:“现在已经五点半了,你坐公车回去可能都没时间吃饭,我送你吧!”
  程思颖诧异且惊喜的抬起头,然后就慌张的摆手道:“不用不用,我、我可以打车的,萧先生您不要麻烦了。”
  萧晋不理会她,视线越过她的头顶对苏巧沁说:“我去送送程老师,你晚饭想吃什么?我买回来。”
  苏巧沁微笑:“什么都可以,你看着买就好,路上注意安全。”

  “那就买你喜欢吃的豆腐皮包子好了,正好路过锦春茶楼,我也有日子没吃他们家的蟹黄包了。”
  随口说着,萧晋便转身向电梯走去。“思颖,走吧!”
  程思颖见这事儿已经定了,也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冲苏巧沁弯了弯腰,便小跑着追了上去。
  “我已经说了翠翠的事情和你无关,你至于还这么害怕的跟只鹌鹑似的么?”开车驶出医院,萧晋瞅瞅始终都低垂着脑袋的姑娘,便笑着调侃道,“这可不像是当初留纸条臭骂我是王八蛋的那位程老师。”
  想起他喝醉了当着自己的面上厕所的场景,程思颖的脸就泛起了红,脑海里那物件儿的样子怎么挥都挥不去,于是下巴就更低了些,都快戳到胸上了。
  见玩笑没起作用,萧晋挑挑眉,又道:“对了,一直都没机会问你,那天晚上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以至于把你给气成了那样。”

  “没、没有。”程思颖的声音不比蚊子哼哼大多少,仔细听似乎还带着颤音。
  不是自己的妞儿,萧晋自然没耐心慢慢哄,眉头一皱,便口气不悦道:“我到底干了什么,说!”
  日期:2018-04-1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