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8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省城警方几次对滚刀龙的抓捕行动都以失败告终,她怀疑是内鬼所为,准备单独调查再用龙朔警方跨境逮捕,我知道田伯伯肯定是清白的,所以就过来跟他说一声,让他也好有个准备。”
  这话不全是真话,但也不算说谎,所以萧晋讲的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田新桐眼中浮现出感激之色,主动拉住他的手,微笑说:“谢谢你。”
  “这就完啦?”萧晋表情臭的就像是管杨白劳要喜儿抵账的黄世仁似的,“我可是担着泄密的风险来通风报信的,你一句谢谢就打发了?”
  “泄密?”田新桐眼睛眯了一下,似笑非笑道:“想要别的感谢?那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知道国安的秘密行动?裴长官和你之间的关系已经亲密到可以无视国安保密条例了吗?”
  谁说女人捉奸时的智商堪比福尔摩斯的?简直放屁!明明就是堪比神仙!单凭直觉就能猜到如此接近真相的结果,除了玄学之外,没法解释。
  “呃……”就在萧晋挠着头犹豫要不要把证件拿出来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是陆熙柔,顿时神色一凛,接通后急问道:“小柔,是不是有消息了?”
  “老板,对不起!”陆熙柔的声音里透着浓浓地郁闷,“下面的人在石竹县火车站售票系统中发现了敏敏的身份证购票记录,所以我就让他们上了那趟列车,但是他们却没找到人。

  之后我又让人调取了火车站的监控记录,发现她在我们的人上车不久就离开火车站上了一辆出租车。很明显,这就是她的一次试探,现在她知道了我们正在全力寻找她,肯定会藏得更加隐秘。对不起!是我莽撞了。”
  萧晋也很郁闷,但现在不是论对错的时候,深吸口气,就柔声说:“没关系!我们印象中的敏敏一直都是那个低龄儿童的状态,谁能想到她真像我说的那样,也是个猴精猴精的丫头呢?
  另外,我们暴露了也不全是坏事,起码她轻易不敢再选择能留下清晰记录的交通方式,剩下的就是私车和黑车了。一般人都觉得这部分很难监控,但它其实正好处在江湖的势力范围之内,对我们其实是有利的。
  接下来,你把各处交通枢纽的人分散到周边县市的车站码头去,堵死她最后走正常合法途径的道路,然后盯紧了跑长途的那帮私人司机,悬赏也发出去,提供有效线索的奖励五万,帮助我们找到人的奖十万。”

  “好的,我这就去办。”陆熙柔说,“不过,万一敏敏她选择在路上搭乘过往的货车怎么办?外地的司机可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之内。”
  萧晋叹息一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茫茫人海中要找一个人本来就不容易,尽力吧!我们不是已经做好了拦截失败的心理准备了么?”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听上去像是敏敏跑了,还让你和小柔联手都找不到?”田新桐满脸都是茫然,见他一挂断电话,立刻就焦急的问道。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车前,萧晋拉开车门,迟疑片刻,坐进车厢里说:“我今天已经讲了好几遍敏敏的经历,那不是什么好故事,听了也只会徒增你的担心,所以,我就不跟你详细解释了。
  你只需要知道三点就行:第一,让她染上毒瘾的不是薛良骥,而是一个来自夷州的毒贩;第二,她的记忆已经恢复,并且人间蒸发,只留了一封信说是要去找那个毒贩报仇。
  第三,滚刀龙其实并不是裴子衿要抓的人,而是我在借助她和国安的力量,因为我怀疑这个人跟夷州那边有关联。”
  田新桐听完好一会儿才勉强把他说的这三点给联系起来,眨巴眨巴眼,关切地看着他道:“嗯,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敏敏的事情,你不要太着急,我相信以你的本事一定很快就能找到她。另外,你放心,关于滚刀龙,我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半个字的。”
  萧晋又笑了,手伸到窗外捏捏她的鼻尖,温柔地说:“傻丫头,连我的行事风格都还没有完全了解,就打算着攻略我?小心最后真把自己给赔进去!”
  这世界上没人会不希望自己的感情有个好结果,田新桐自然也不例外,所谓的“顺其自然”,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和简单的“缓兵之计”罢了。

  说到底,在她的心中,还是抱有着能够完全获得萧晋全部的爱的侥幸,夏愔愔也是如此。
  执着的人都是这样,不撞到南墙,轻易不会回头。
  眨眼的功夫,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五天,在上官清心精湛的医术治疗之下,尽管梁翠翠还没有醒来,但身体状况已经好了许多,按照上官的说法,就是她随时都可能恢复意识,短则一两天,最多不会超过一周,这是几天来唯一能让萧晋暂时松一口气的消息。
  自从在火车站惊鸿一现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过有关贺兰艳敏的任何消息。对此,除了失落无奈之外,他倒也并没有太多的挫败,恢复了记忆之后的那姑娘可比她哥贺兰鲛聪明多了,拦不住也是情理之中。
  让他有些着急的,是省城李善芳那边至今还没有关于滚刀龙的什么调查结果,好在与夷州隔海相望的闽越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勉强能让他的心不是那么焦灼。

  现如今的华夏与世界其他发达国家的差距正在一步步的缩小,不管有多穷,人身安全和讨口饭吃还是能够得到基本保证的,所以,现在的偷渡情况已经远不如上个世纪那么疯狂,还会走这条道去国外的,大部分都是在国内惹了惹不起的人、或者犯了事被通缉的边缘人。
  也因此,现在的所谓蛇头实际上大都改作了走私生意,运人不过是顺带罢了。这样一来,他们在真正的国家机器眼里就显得不是那么神秘了,甚至其中还有人成为了国安的线人。毕竟,间谍特工的许多行动也是决不能留下什么记录的。
  萧晋拜托裴子衿联系了闽越那边的国安同事,密切关注着近期想要偷渡离境的人员,虽然还称不上全方位无死角监控,但拦住贺兰艳敏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值得一提的是,刘若松那个小高丽棒子终于在今天上午离开了龙朔,沈甜那边也没有什么关于他的消息传来,这似乎预示着事情正在往好的一面发展,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所有事情的他,总算可以稍稍的休息一下了。
  “喂!你到底是来听我汇报工作的?还是来气我的?”
  辛冰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的文件,看着对面枕在秋语儿腿上哼哼唧唧的家伙,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怒火。
  “我本来也不是来听你汇报工作的呀!”享受着大明星冰凉的手指摁压在头顶的感觉,嘴里嚼着葡萄,萧晋眼睛都不睁的说,“这不是总算得了空,专门来对你在我假装昏迷那晚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的嘛!”
  日期:2018-04-10 07: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