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9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当我体内道炁运行到第九个周天之时,周围突然响起道炁爆裂的声音。许久未有响动的混沌之中突然爆出这么大的声响,让我身子为之一颤,我连忙睁开眼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断臂正朝我飞驰而来,我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东西。虽说只是一条断臂,可有了先前的经验,我不敢有丝毫的轻蔑。就从刚才它轻易地撞开我的道炁屏障来看,它的实力已是不俗,要知道,我这道炁屏障哪怕是印章天师也不可能一击而破。

  眼看那断臂离我越发的近了,我连忙站起身来从口中祭出轩辕剑置于手中,严阵以待。不曾想,那断臂见我手上高高举着轩辕剑,居然停在了原地并没有上前。它这举动反倒是引起了我的警觉,我深知,在这锁灵塔中每个怪物都不是省油的灯。它这般表现绝不可能是惧怕我手上的这柄剑,至于是何原因我现在也无从得知。不过,它没有了动作却是给了我机会,现在是抢占先机的最佳时刻,趁它不备给它致命一击,兴许便能击溃它。

  想罢,我便将轩辕剑放置身后,身子缓缓向前向它靠了过去,而体内的道炁却是缓缓不断的输送到轩辕剑上。那断臂见我走了过来,还是没有反应,我见状。心中胜算不免大了些。待到只有两米左右的位置,我突然一声暴喝,从身后甩出轩辕剑,朝着地上的断臂就砍了过去。
  只见剑气所到之处卷起阵阵尘烟,将视线完全阻隔。待剑气落地之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振聋发聩,楼面为之一震,回声在楼层中久久不能平息。
  等到尘埃落定,回响沉寂之时,那原先的位置早已经没了断臂的踪影,地上只剩下被剑气划过的浅坑。我见状,下意识的认为那只断臂已经被轩辕剑砍成了灰烬,毕竟刚才那一击已经耗尽了我体内所有的道炁。
  此时,道炁耗尽带来的虚脱感席卷全身,让我有些站不住脚,只能瘫坐在地上。
  我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气息平复下来,随即便闭上眼睛开始从玉环中吸收龙气来填补道炁的亏空。这才我倒是没有再布置道炁屏障。一心只想着加快恢复的速度。
  可是只是两个周天的时间,耳边却响起了一阵怪异的声音,“轩辕帝?”
  听此声响,我心中一紧,莫非这层楼中还有其他东西存在?想及此处。我立马睁开眼睛顺着声音的源处看去。只见离我两米的地方,地上立着一个骷髅头。先前并没有察觉到此处还有这东西,莫非刚才的声音是它发出来的?我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发现其他东西的时候,这才将目光锁定在骷髅头上。

  我此时也不敢伸手去探,只好用轩辕剑往骷髅头上戳去,剑身刚一碰到它,却是看到它光秃秃的嘴一张一合说出一句放肆。我听完,眉头微微一皱,将轩辕剑收了回来,随即问道,“你是何人?”
  那骷髅头听完此话,却是没有回应,反倒是自言自语起来,“你不是轩辕帝。你实力太弱。为何轩辕剑会在你手中,你身上怎么又会有他的气息?”
  它的话倒是没错,较之轩辕大帝我的实力确是欠缺太多。不过这东西既然识得轩辕剑,那便不是泛泛之辈,随即我又重复了刚才的问题。
  这次它还算干净利落的回应我道,“吾乃商国主君王亥。”
  说罢,空中响起阵阵爆裂的声响,这声响应该是破空的声音,据说速度一旦超过音速之后,破空之时便会引起空爆,发出雷鸣的响声。只是转瞬,四面八方便飞来两只断臂、两条腿骨和一处胸腔,与骷髅头汇成一具完整的尸骨。见此,我一时间便想到了先前在《山海经》中看到的王子夜之尸。王子夜之尸,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
  据说这王子夜便是商人王亥,王亥被杀,系尸分为八,合于亥有二首、六身。这王亥乃阏伯(契)的六世孙,冥之长子,继任为商族首领,商族先公之一。

  王亥是夏朝时期商丘人,夏少康十一年,王亥的父亲冥受夏朝君主的命令,被派去处理黄河的问题,那时的王亥开始协助父亲。不过到夏杼十三年,父亲在黄河而身亡。使商族人固定在冬至时,为歌颂冥的功德而祭祀他。也因此王亥正式成为商族的第七任首领。
  根据记载,帝泄十二年,王亥和弟弟王恒一起从商丘出发,载着货物,赶着牛羊,长途跋涉到了河北的有易氏。有易氏的部落首领绵臣见财起歹意,杀害了王亥,赶走了王亥的随行人员。夺走了货和牛羊。自此,王亥便被分尸,化成了上古大妖王子夜之尸。
  从典籍上来看,这王亥是商契的六世孙。谈到这商契,让我一下子想到了火神庙中的那个银瞳人,我记得当初他给我说起过,他便是商契。而他口口声声称我为父皇,那时候我便得知了自己帝喾的身份。这么说来,眼前的这具骸骨乃是帝喾的第七世孙了。
  忽然想清楚这个问题,让我一时间难以表达自己的情绪。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王亥见我半天没有反应。便大声询问,“你是何人,来此地作甚。还有你身上为何会有我先祖轩辕帝的气息?”
  我砸砸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话,我本是帝喾。身上当然有先祖轩辕帝的气息,不然我怎会令轩辕剑认主。不过若是我如实相告,他断然是不会相信。可我若是不说,恐怕他会对我出手,那欺师灭祖的罪名他就担上了。
  经过先前在第二层双生罗刹的事件之后,我便意识到,这锁灵塔里面出现任何的东西都是有道理可循的。在这第三层出现了帝喾的七世孙,想必便是想让这件事有个节点。加之这世上没有一件事情能有血脉联系更为重要。思来想去,我还是打算告诉他详情。
  他听完我的话,一时间愣在原地。身子没有任何的动作。不过,只是片刻,周身的骨架便嘎吱嘎吱响了起来,随即口中大喝,“大胆。胆敢冒犯先祖。看我将你抽筋拔骨,打入九幽饱受炼狱之苦。”
  说罢,浑身气势大作,只见从他口中吐出墨绿色的烟雾,直奔我而来。这烟雾我还从未见过,不过沾上之后定是不会好受。我立马往后退开,调动天脉中的道炁将周围三米的位置筑成一道屏障,用来抵挡这绿色烟雾。
  不料,这烟雾碰上屏障之时却是丝毫没有收到阻挡,反而是从中穿了过来,这场景着实令我咋舌。眼看这屏障根本毫无作用,我也不敢再浪费力气。随即大手一挥,将屏障收了回来,与此同时连忙举起轩辕剑迎了上去。

  可轩辕剑砍在这烟雾上不但没有效果,反而是加快了它飘来的速度。我见状连忙拔腿跑开,一边跑一边想着怎样才能证实我先前的话,好让他停手。
  这王亥刚才的速度我可是见过的,还未等我跑出多远,他便追了上来,一只手已经掐住了我的脖颈。
  从他空洞的瞳孔中我似乎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而他手上渐渐加重的力道,证明刚才并不是错觉。此时我的脸已经憋得通红,浑身根本是不上力气,口鼻中更是只有出气不见进气。
  日期:2018-04-10 07: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