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不我和邦哥了,我怎么有一种被包养了的感觉么?”王莽开玩笑的试探着问道。
  疯彪顿了顿,伸手指着他道:“我没那个爱好,但便宜你们也不是白便宜的,我这算是人情投资,我好你们两个大陆仔,在香港是早晚有一天会起来的,锦添花可是远远比不雪中送炭让人来的感激,对不?”
  疯彪这句话的有点夸张了,因为早期他打算和安邦合作的时候,条件可没想过会开的这没优厚,他后来改变了注意主要是因为两个事,第一是安邦和王莽处理事情的能力,从医院交火还有码头和警方火拼就能出来了,但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让安邦到现在都糊里糊涂了的关系。
  疯彪始终都认为,安邦和黄连青是关系匪浅的,如果以后能够通过安邦和黄子荣相识的话,这个投资是绝对值得的。
  可惜,疯彪完全料错了,当初安邦带着黄连青来见他,可是半胁迫对方过来的,两人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这条件挺优厚的,我们是很中意,不过彪哥·····”安邦搓着手,略微有点羞涩的低着脑袋道:“我这还有个要求,你听听?”
  疯彪啊了一声,脑子非常灵活的转了一圈,开口道:“要求是可以提的,不过跟钱有关的问题在我这都是大问题,我这么讲你们明白是什么吧?”
  “唰,唰”安邦十分不要脸的眨了眨眼睛,好像没听到对方点他的这句话,就接着道:“是这么回事,我们呢手头稍微紧了一点,一下子拿出二十五万有些困难,你这这样行不行?钱,我们不会赖账,先给你十五万,剩下的十万,我从每个月盈利的利润中抽出两万块给您,利息么,每月一千,您,我这生意做的是不是很厚道?”

  疯彪无语的了他半天才问道:“我刚才的话你没听懂?我不是了么,和钱有关的问题在我这都是大事,你不明白啊?”
  安邦呵呵笑了,搓着手道:“商量,商量,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再了,我们不是还给您利息呢么?”
  “但你们不觉得自己是在空手套白狼么?”疯彪非常不满的道:“万一这期间你们大圈出了什么问题,我这钱不是白白损失掉了?”
  “但万一,我们以后发达了,不是也会记着你这份恩情呢嘛?”安邦臭不要脸的回了一句,死活不打算让步。
  最后,疯彪到底没能扯皮过他们两个,因为这点钱对疯彪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他在乎的还是安邦和黄连青之间的关系。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疯彪得知安邦当初居然是把黄连青给胁迫了当人质的,他差点没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这个跟头栽的可是太大了。

  “合同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咱们明天可以找律师过来签一下,回头我给你介绍下在酒吧管事的人,你和他聊聊实际的情况,让他给你讲讲酒吧里的关系,两三天后你们就准备接受吧”
  安邦起身主动伸出手道:“彪哥,什么也不了,都是恩情和感谢,大圈如果有起来的那一天,彪哥只要有要求,我们一概不会搪塞,必定会给您最大的帮助”
  安邦是诚心诚意给疯彪道谢的,如果没有他提供的这条路子让他们来走,也许现在的大圈还是迷茫的,不知前路该如何选择。
  安邦的也没错,大圈的崛起,确实是靠着疯彪给开的这个口子,他也相当于是大圈帮在港岛社团中的领路人。

  安邦回来后,把跟疯彪谈的条件告诉了徐锐和冯智宁,两个同样粗糙的爷们对这件事基本也没什么概念,只是听到能以这么低的价格就拿到了酒吧四分之一的股份,就觉得自己以后的前途是一片广阔了。
  “我们在钱庄里抢了三十多万,去掉花剩下的也还有三十万,足够付给疯彪了,干嘛还要欠着他,还得每个月多给他一千块的利息?”徐锐唯一有点没太算清楚的,就是安邦赖着钱不给这件事,他觉得一个月亏掉一千多有点肉痛。
  这个时候的安邦脑袋里还是没有什么商业概念的,只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该把所有的钱全都掏出去,至少也要留出一部分用来周转用,他恨含糊的道:“钱我们拿得起,可是全都交出去买股份,那口袋里可就没有多少了,一旦有事需要钱的时候就会很被动,每个月付出一点利息后而自己手里还握着不少的钱,你们不觉得很有安全感么?”
  徐锐斜了着眼睛道:“我只知道,欠钱是很不舒服的······”
  着身旁几个男人意气风发,鄢然在觉得高兴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丝落寞,自从和安邦他们融入到一起之后,鄢然总觉得自己是个很没有存在感的人,她似乎除了做菜和整理家务之外,剩下就是一无是处了,但这些事别人也能做,更何况她自己还带着鄢伯熹这个拖油瓶。
  了眼正在商讨事情的四个人,安然落寞的走进了厨房,搬了把椅子坐在地摘着菜,安邦了眼忽然离去的嫣然,很敏锐的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
  “几天之后酒吧被我们接手,咱们人手不够,你得过去帮个忙,比如记账什么的,这种事我们几个爷们可做不来,你是女人又心细,我觉得正合适”安邦靠在厨房的门框,轻声道。
  鄢然身子僵硬的顿了下,回头笑道:“俺都没怎么过学,你让我记账我怕把咱们的钱都给记没了”

  “没事,慢慢学就是了,我们的手是拿刀枪的,拿不了笔,这种事你自然最合适了,熹仔也大了又懂事,一个人在家也没问题,以后等咱们熟悉了想办法给他联系个学校,你也就不用总着他了”安邦完,也不容她反对转身就又回去了。
  嫣然张了张嘴,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合适的记账人选,而是安邦在顾忌着她的感受,刻意给她在酒吧里安排了事情去做。
  这个男人,还是很在乎自己的么!
  “哥,去安慰嫂子了?”王莽贱嗖嗖的问道。
  安邦瞪了他一眼,骂道:“滚蛋,别乱扯,别污了人家的名节”
  徐锐鄙夷的道:“谁都的出来,然然对你有意思,妾有意是肯定的了,郎有情么?”

  安邦有些头疼的道:“哎呀,都同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怎么还搞出绯闻了呢?”
  “虽然嫂子带着个孩子,但我吧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你们再生一个就是了,不要拘泥于世俗的眼光,反正香港也没人认识你,对不?”王莽语重心长的道。
  安邦无语的站了起来,夹着裤裆走了:“跟你们聊不了,我的感情生活眼睛成为一潭死水了·····”
  “哥,我是认真的,你得需要走出自己的阴影了”王莽抻着脖子喊道。
  “哎,这孩子也有羞涩的一面啊,怎么以前都没出来呢?”徐锐不解的道:“他脸皮挺厚的啊”
  两天后,安邦和疯彪把酒吧的转让合同给签了,他也给安邦带了个人过来,这个人叫陈长生,之前一直都代替疯彪管理扎兰酒吧,介绍给安邦,让他带着他们几天熟悉下基本的状况。
  这天我晚八点,扎兰酒吧开门营业。

  安邦,徐锐,王莽和冯智宁还有疯彪和陈长生汇合后,一起进入扎兰酒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