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里,听到赵六民死了之后,久久无言,因为赵六民一死,就意味着安邦在国内的案子成为了铁案,他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洗脱身的罪名了,那个通缉令得要挂一辈子了。
  所以,一直以来李长明的态度都是不同意安邦找赵六民报复的,就算是要报仇最好也采取正当的手段才行,这么一来,安邦只要洗脱罪名是还可以回到内地的。
  不过,安邦也不在乎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了,陆曼死了之后他在内地已经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他人在哪都一样。
  安邦以为,自己杀了赵六民之后,心态会全都放下来,甚至对人世可能都会抱着一股无所谓的态度,不过没想到他的生命里如今还出现了两个让他挂念的方面,徐锐,李奎和冯智宁这几个大圈仔的未来,还有鄢然母子的安顿,似乎不知不觉之间他的肩膀就扛起了责任这两个字。

  油麻地和尖沙咀的交界处,有一家扎兰酒吧,几天后安邦和疯彪约在了这里见面。
  在国内还是穷摇迪斯科,喊着吉米吉米阿加阿加跳着霹雳舞的时候,香港在资本主义的熏陶下,已经遍地都是夜总会和酒吧了,特别是在几条比较著名的街道,八十年代中期酒吧和夜总会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开始疯狂露头了。
  几乎香港所有的酒吧,夜总会都被社团把持在了手中,这是个来钱比较快,并且多用途的行业,十分受社团的欢迎。
  比如社团里有很多马仔和打手,这些人加入社团后没有其他工作是能干的,所以被安排进这两个地方就非常合适了,能让他们有个安身之处还有钱赚,不至于整天到处游荡。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很多社团都是沾毒的,夜总会和酒吧是个非常有利于销售丨毒丨品的地方,基本散货都是在这里出的。
  所以这么一来,香港几乎八成以的酒吧和夜总会都是社团在管理或者直接经营的。
  油麻地和尖沙咀交界处的这家扎兰酒吧,情况稍微有点特殊,之前是一个商人所有的,和生堂还有和兴和都想要这家酒吧的管理权,也就是俗称的场子。
  为此,两家社团的人经常在酒吧发生冲突,当街火拼都时有发生,后来事情闹的越来越大,警方就把两个社团在油麻地和尖沙咀堂口的坐堂大佬给找过来坐在一起,两个社团就此达成协议,酒吧他们共同管理。
  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在哪都是真理,表面酒吧的冲突似乎解决了,其实两个社团的矛盾仍然存在,两个本就不对付的势力在一起,谁谁永远都是不顺眼的。
  扎兰酒吧,就成为了让人挺头疼的一个地方,尤其是后来和生堂把酒吧卖给疯彪之后,他也更头疼的直闹心。
  “这酒吧,当初被一个商人投了两百多万的港币,算是比较好的一个场子了,你外面装饰的,就是放到现在也算是个中的场子了······”疯彪领着安邦和王莽站在扎兰酒吧外面,给两人介绍者:“里面的装修也很不错,走,咱们进去”
  在国内就不了,来到香港之后,安邦和王莽还是第一次接触夜总会和酒吧这种地方,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好奇和新鲜感正是最浓厚的时候,他们两个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酒吧内外。
  这个点,刚过中午,酒吧还没有开始营业,门开了之后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不清楚。
  疯彪边走边道:“酒吧都是晚六点开门,八点之后才会有客人来,所以这个点里面是没什么人的,一直营业到凌晨两三点钟,一楼是大厅,二三楼是包房,主要是用来谈事和唱歌消遣用的,四楼是姐和办公室,还有员工休息的地方”
  “姐?”安邦诧异的问道。

  “就是站街女的意思”疯彪道。
  安邦皱了皱眉,实话他对两个事非常反感,就是站街女还有丨毒丨品,他们这一代的军人还受着老思想的影响,始终都认为国家被欺凌就是源自于几十年前的鸦片战争,这个东西害苦了不少中国人,安邦他们的思想都是非常保守的,他和陆曼处对象的时候都开始谈婚论嫁了,也才发展到手拉手的地步,对站街女的职业他到不是不起,而是特别的抵触。
  疯彪领着两人一路来到四楼,推开一间办公室的房门:“这是我的办公室,不过平时很少过来,派了几个堂口的人来坐镇,我是不太管的,你们随意坐吧”
  王莽和安邦坐在沙发,翘着二郎腿,疯彪坐在老板椅笑道:“你们觉得这个酒吧怎么样?”

  安邦道:“这就是你的要和我们合作的生意了,是吧?”
  疯彪两手一摊,道:“我让你们来和生堂,你又不同意,那正好这里有个场子我觉得挺合适的,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阿邦,阿莽你们呢?”
  两人对视一眼,实话他俩对酒吧和夜总会一点概念都没有,但他们现在别无他法,在香港谋生,似乎只有这么一个行当是可以现在就能入手的了。
  有句话叫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男人要是选错了行业无疑会耽误自己一辈子的发展,但安邦已经别无选择了,尽管他对酒吧夜总会这样的行业比较反感,可貌似摆在他们大圈面前的路就只有这么一条可以选了,他总不可能再带着徐锐他们去码头扛包,也没那个本事和他们去开什么公司,就只有酒吧夜总会是一条比较赚钱门槛又低的行业了。
  可惜的是,安邦想错了,那个年代酒吧夜总会的水非常深,一般人进去后没有几个月的摸索,根本就不清这里面有多少门道。
  安邦和王莽对视一眼,朝着疯彪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跟他的合作。

  “细节么,你们两个考虑一下这样行不行?”疯彪似乎早就考虑好了是什么合作方式,于是就道:“这间酒吧的股份,是我和和兴和各占了一半,两方都是百分之五十,我以我的那一半股份来和你们合作”
  安邦诧异的问道:“您个人,和和兴和社团,各占一半?”
  “对,几年前,我为社团扛下过一次事,这酒吧的股份算是社团对我的奖赏,所以以一个极低的价格卖给了我,算是半卖白送吧”
  王莽笑道:“大佬,内地人便宜的都不是好买卖,你这半卖半送到手的酒吧,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买卖吧?”

  “没错,社团里的龙头和那些大佬也不是傻子,不可能把一个聚宝盆白白的送给我,这家酒吧唯一的问题就是太乱,毕竟是同和兴和共同做的生意么,不过就算这酒吧再烂,那钱也是摆在这里呢每个月都是能给我不的进账的”疯彪坦言,一点都没隐瞒的道:“你们要是掺和进来之后肯定也麻烦不断,那这我就不管了,怎么处理是你的问题,我只要每月见到钱就行了”
  安邦嗯了一声,道:“行,你条件”
  “酒吧,我的半分之五十的股份我可以拿出一半来给你们,你们出资二十五万,然后大圈接手,我的人全都撤出去,每个月盈利的利润,你们无论分到多少,最后咱们都是平分,如何?”
  安邦和王莽顿时都讶异的愣住了,他俩就算再不懂做生意,也出来疯彪给的条件有些过于丰厚了,用他刚才那句话来讲,就是相当于半卖半送了。
  王莽笑嘻嘻的道:“大佬,你是不还没结婚呢?”
  疯彪无语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