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8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很欣赏萧晋,但又很不喜欢这个年轻人,一听这货要来家里,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女儿见到他,刚要拒绝,就听到了“滚刀龙”三个字。
  滚刀龙,以前的江州江湖里从来都没人听说过的人物,就像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一现身只用了短短不足半年,就成为了江州省乃至周边最大的丨毒丨品分销商。
  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冒出了这样的人物,田立诚一直都视为是职业生涯中的一大耻辱,卯足了劲儿要铲除这颗毒瘤。
  然而,不管事先准备的有多充分,保密工作做得有多好,那个滚刀龙总是能先丨警丨察一步逃之夭夭,甚至还有几次设下了陷阱,让好几位优秀的干警不幸牺牲。

  对于这个人,田立诚是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的,此时一听萧晋竟然要来谈关于他的事情,女儿的感受立刻就被他抛到了一边。
  不是他太功利冷血,而是他实在无法忍受一个毒贩继续荼毒自己治下的百姓。
  对于心怀大义的人来说,牺牲和伤害总是从最亲近的人开始。
  房门被敲响了,他赶在保姆之前把门打开,一见确实是萧晋,立刻就沉声道:“跟我到书房再说。”
  萧晋挑了挑眉,心中就暗暗松了口气:果然桐桐那姑娘的性格是遗传自田立诚,这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官员。
  “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有关滚刀龙的情报的?又掌握了多少?”田立诚进了书房连坐都不坐就连声问道。

  这让萧晋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伸手入怀掏出自己的证件递过去,说:“不瞒伯父,在支教老师和生意人之外,我还有别的身份。”
  田立诚一见那证件上印着的国徽,神色就是一凛,接过去打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好一会儿才把证件还给他说:“怪不得你的履历会那么的惊艳出色,原来还是国安的秘密特工啊!这倒说得通了。”
  萧晋也懒得跟他解释自己并不是背靠国安才有现在的成绩的,收起证件正色说:“滚刀龙的身份,想来江州警方早就知道了,之所以一直都抓不到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省厅或市局的某高层是他的保护伞;要么,就是下面的丨警丨察队伍中有他的内鬼。”
  田立诚脸上露出尴尬和愤恨交织的神色,在书桌后坐下,点燃一支烟抽了几口,才用充满疲惫的口气说:“不是内鬼,保护伞就在省厅。”
  萧晋眉毛高高挑起:“伯父知道是谁?”
  田立诚摇摇头:“我还没有查出来,不过,以前我也怀疑是下面的队伍中有内鬼,所以上次抓捕滚刀龙的时候,是特意从外地调来的丨警丨察,然而还是失败了。”
  萧晋闻言沉吟片刻,点头:“明白了,征用外地警力可以瞒过市局,却没办法将省厅里的领导们蒙在鼓里,滚刀龙能够再次逃脱,只能是省厅内部走漏了风声。”
  田立诚长叹一声,神态间满是萧索:“现在的官老爷,胆子都太大了啊!贪污受贿也就罢了,怎么连丨毒丨品这种丧尽天良的东西也敢沾?就不怕晚上睡不着觉吗?”
  “伯父您这是想当然了。”萧晋笑道,“我倒觉着,普通的贪污和为毒贩提供保护伞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在那些把权力当作谋取私利工具的老爷眼里,钱就是钱,不会因为它上面沾着鲜血就会觉得它贬值了。

  您一意为公,哪怕有一点亏心都会因为内疚而常怀不安,晚上自然是睡不着觉的,可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像您这样把自身完全放在利益之后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钱,他们连命都可以拿去拼,又怎么可能会因此而失眠?恐怕怀里抱着钱会让他们睡得更香也说不定呢!”
  听完这番话,田立诚有些意外,狐疑的看着他说:“看来,你对我的评价很高,依据是什么?你调查过我?”
  萧晋摇头:“没有,我只是对桐桐讲述的您和沈阿姨分开的原因印象十分深刻,连一箱苹果的便宜都不愿占公家的,足以证明您是一位真正的好官。”
  田立诚眼中闪过一丝愧疚的回忆之色,口中却道:“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人可不是会一成不变的,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是不是还会那么眼里揉不得沙子?”
  萧晋没料到这位会在这种事情上纠结,无奈的摊开手,问:“您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答案?非要我承认国安曾经调查过你,是吗?别说这是督查院的职权范围,我们根本没有权力插手,就算能随便调查一位巡抚衙门的四品高官,我也没有那个时间。

  您刚才没有仔细看我证件上的入职日期吧?!到现在我这个国安编外特工还没有当满两个月呢!”
  田立诚越发的诧异了:“那你为什么一得到滚刀龙的消息就来找我,难道你就不怕我是他在省厅里的保护伞么?要知道,每次的行动都是由我总指挥,每次都会失败,还迟迟找不出原因,如果让我来调查这件事,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坐在厅长位子上的家伙。”
  丨警丨察出身的人,很容易就会落下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毛病。田立诚当了一辈子丨警丨察,虽然早已不像初入职时那么凡事都要分出个青红皂白,但下意识的本能还是让他很想从萧晋嘴里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在他看来,像萧晋这么出色的年轻人,办事不应该这么随便和草率才对。
  萧晋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执着,叹口气,幽幽地说:“因为我相信桐桐。沈阿姨温柔娴淑,行事风格也很圆融通达,桐桐刚直的性子肯定不是遗传自她。
  人确实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我相信一个人已经形成的固定三观、在没有经受巨大挫折打击的情况下,是轻易不会发生改变的。如果您早就**,不可能十几年如一日的过着现在这样的生活;可若是您已经干净了十几年,又怎么可能在近期突然变脏?

  综上所述,我不相信一位给予桐桐正直和勇敢的父亲会变成垃圾,也不愿见到这位父亲变成垃圾,因为这带给她的伤害,将会远超我疏远她百倍千倍。
  您以为明明很讨厌甚至仇恨您的她为什么要选择当丨警丨察?又为什么始终都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坚持着一些在外人看来非常幼稚的坚持?
  您不知道,或许连她自己都还没有察觉,其实,在她的心里,是一直都在默默的崇拜和仰望着您呀!
  所以,最后我要问一下伯父:您,是滚刀龙的保护伞么?”
  田立诚的眼眶已经红了,有一滴泪流进了眼角深刻的鱼尾纹,像是雨水掉落在干涸的河床,没一会儿便渗了进去,只在表面留下淡淡的湿痕。
  沉默了许久,田立诚才平复下翻动的心情,吐出一口气,问:“你已经开始疏远桐桐了吗?”
  萧晋的目光黯淡下去,涩声道:“原本我是可以直接到省厅或者这里来找您的,但想到三天前答应您的事情,所以我专门去了市局接她下班,然后又明确表示了本意,她……很伤心。”
  田立诚放在桌上的拳头瞬间握紧,不过最终还是又慢慢松了开来。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该打,但毕竟是在严格遵守与他的约定。
  日期:2018-04-08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