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6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尸体被抬走了。当天夜里又送来几个被打得半死的人,绑在屋里呻*着。很快,他们都死了。鸭屎根据自己对锁骨的了解,开始缩骨,然而由于那里太疼痛了,我无法缩,也无法卸开。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鸭屎身边躺的人中,其中一个人身体内被扎了一刀,鸭屎看到,刀把没有了,但是刀子整个都在他体内。夜里,鸭屎趴到那人身边,从尸体里将刀拔了出来。他将刀刃在墙上磨出了锯齿,然后缩着锁骨,忍着剧痛,露出铁钩子的上部,一点一点锯开了铁钩,并忍痛将手指头伸进伤口里,将铁环的另外一部分抠了出来。
  他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将伤口紧紧捂住。随后,他将铁环用力拴在内衣上,以免被人看出来。
  那一夜,他的右臂如废了一般,一直处在麻木中。直到天明的时候,他的肩膀才恢复了知觉,已经没有那么疼了,但是依然不好使。
  日期:2018-04-07 17:08:32
  第193章 生死逃亡
  黑蜘蛛在李一刀这里养了几天,终于恢复了体力,伤基本上痊愈了。小小的房间外,有几十人在巡逻放哨,她并不敢提放她走的事情。李一刀的人对她还算客气,但是安排的守卫非常多,时刻戒备着。
  湖东这边,小宋江回来,报了噩耗,着急上火的宁十三委托皮六开始与李一刀接触。李一刀承认两个人都在他手里,但是就是不与宁十三谈判。一向沉稳的宁十三,终于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占上风的李一刀在打太极拳,心情大好。
  “大哥,什么时候出动?”李一鸣问。
  “快了,你就等着好戏吧。”李一刀说。
  不一会儿,王老五以及依附李一刀的几个帮会的老大都到了。

  李一刀笑着说:“宁十三嚣张,是因为收编了老鲶鱼的人。那个所谓的四爷才是他的左膀右臂。”
  “老大,这个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与这个小兔崽子打交道要小心。楼外楼的事情,里外都是他的主意。”王老五说。
  “大家怕了?连一个熊孩子都怕?今天我告诉大家,这是我们与宁十三摊牌的日子。”李一刀说。他话音刚落,很多人议论纷纷,大家不是很情愿直接血拼。
  “老大,你有什么高招,不能让兄弟们直接送死啊?”王老五说。
  “哈哈哈,”李一刀带着满满的自信,笑着说,“来人,把人给我带上来。”
  一个警卫托着一条铁链子,链子的另一头是蓬头垢面的鸭屎。鸭屎双手抱着链子,装作一副极为疼痛的样子。
  “大家都知道,他是老鲶鱼的传人。关押不住的。不过,锁了锁骨他就无法缩骨,也跑不了了。”李一刀说。所有人都极为兴奋,原来李一刀拿到了这个关键人物。
  王老五走到鸭屎身边,撩开他的头发,看了看鸭屎灰溜溜的脸,笑着说:“四爷,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大当家的,你把黑蜘蛛那小娘们让我给,我一定活捉宁十三。”王老五笑着说。
  李一鸣极为不开心地说:“你这个傻逼,前些天你不是把黑蜘蛛给日了吗,今天怎么又在这里瞎逼逼?”
  王老五马上解释说:“我不过是把她打晕了,脱了她的衣服罢了。我的老二还没进去呢。”
  王老五话音刚落,众人哄堂大笑。王老五的话让鸭屎的愤怒到了极点。他一个饿虎扑食,飞奔到王老五身后,吸血鬼一般,咬住了他的喉咙。王老五喉管被咬,根本动弹不了。

  警卫冲了过来,对着鸭屎要开枪,鸭屎反转了下王老五的身体。子丨弹丨都打在了王老五后背上。王老五朝门口倒了下来,压在了鸭屎身上。众位警卫飞奔过去,惊奇地发现,地上只有一身鸭屎带血的衣服和那个绑在衣服上的锁链。鸭屎已经不见踪迹。
  李一刀拿过锁链,吓出一脸冷汗,他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啊。难道有天神相助?”
  李一鸣命令警卫:“给我搜,给我全屋子搜,不管死活,不要让他跑了。”
  李一刀走过去一看,王老五喉管被咬断,颈动脉已经破裂,早已失血而死。再说,他也中了枪,断然不可能活着。
  “一鸣,你过来,”李一刀拉着他说,“把王老五的事通知他的兄弟,无论谁接替他的位置,一定让他们把矛头指向宁三十三。此外,厚葬王老五。”
  各帮派的老大都叽叽歪歪的,大家对李一刀失去了信任。在他的家中,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太让人意外了。有些人认为,鸭屎就是个神,不可以战胜,不愿意再与他作对,还有的人认为,鸭屎不除,微山不会安宁。
  得知王老五被杀,在李一刀这里的黑风集团的人都大哭小叫的围到了李一刀门口,要求先杀黑蜘蛛,再抓鸭屎。李一刀发誓为王老五报仇,压服了大家的情绪。这帮人赶紧派人往河南去送信。王老五的亲弟弟王老六接替王老五负责黑风集团。
  尽管黑蜘蛛没有自由,但是从老女仆那里听到了鸭屎的事情。原来鸭屎并非不管她,而是被抓了。当天晚上,黑蜘蛛躺在床上睡不着。她总觉得不对劲儿。听觉灵敏的她听出了床底下有动静。她想了又想,觉得如果床底下有人,一定是鸭屎,不会是别人,别人没有这个能力。

  黑蜘蛛在床头的模板上轻轻敲了三下。敲击的节奏是当年黑蜘蛛与鸭屎执行任务时的暗号。过了没多久,在床底下传出来不同节奏的三声回应。黑蜘蛛笃定地认为,床底下的人就是鸭屎。
  她将手从靠墙的床边伸到了床下,一张沾满血迹的冰冷的手握住了她的手。鸭屎用手指头在她的手心不断地写,告诉他发生了什么。黑蜘蛛感受到了他的诉说,泪水夺眶而出。
  这里防守极为森严,鸭屎能进来全是因为这混乱,不然的话,他绝对无法进来。既然进来了,就很难出去。门口全是守卫。没有李一刀的允许,一般人都进不来。
  鸭屎在床底下待了一天,二人想了很多办法,但始终找不到出去的路径。不过,接下来的一天天气阴沉沉的,天空又飘起了雪。为便于黑蜘蛛吃饭,守卫晚上给她点了一盏煤油灯。这盏灯给了鸭屎希望。
  黑蜘蛛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煤油灯,整个床都燃烧了起来。黑蜘蛛“吓坏了”,躲到门口,蹲在地上大叫。几个守卫拿水浇灭了火。他们不得不给黑蜘蛛换一张床。于是,他们将烧糊的床抬了出去,换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床。
  由于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所以没敢惊动李一刀。两个抬床的兄弟咒骂着床的重量,但是并没有检查床的下面。那张床被抬了出来,暂时扔在门口的角落里,等捡破烂的人过来拿走。等一切都平静了,鸭屎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迅速躲进了干草堆,滚到了安全处,随后离开了。
  饥饿、失血、疼痛折磨着他。等他来到楼外楼旁边时,整个人倒在了雪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