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6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07 11:28:27
  第192章 铁索之苦
  黑蜘蛛被李一刀软禁了起来时,鸭屎也到了李一刀别墅附近。无奈整个别墅如铜墙铁壁,针扎不进。李一刀不仅派人将所有墙壁里的缝隙给堵住了,还将所有的窗户都焊接了铁纱窗。鸭屎在附近徘徊了两天,并没有找到任何机会进去。
  鸭屎情急之中,又想到了混进去的老办法。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李一刀家里送菜的人都进不去屋子。车停在门口,直接卸货,然后由专人验货后,搬入厨房。这条路不通后,鸭屎又盯上了半夜巡逻的人。
  “小宋江,待会干掉巡逻的,你迅速帮我扒下衣服。我要混进去。如果两个时辰没有收到猫头鹰叫,你就赶紧回去,告诉师父,我也出事了。你们再想办法。”
  巡逻的人五人一组,围着别墅外的小路转圈。小宋江瞄准了最后一人,瞬间将其杀死,拖入旁边的干草丛,极为麻利地扒光了他的衣服。鸭屎迅速换上了衣服,在旁边等着。等小分队再次路过时,他跟上了小队。大约三四个小时后,开始换班了,他们整齐划一地向别墅走去。
  刚进别墅,十几个大汉将鸭屎死死地扣在地上。李一刀从二楼探出头来,手里拿着紫砂壶喝茶,笑着说:“四爷,我看了你一夜了,别来无恙吧?”
  小宋江听到鸭屎出事了,赶紧走。一组持枪的安保人员追在后面,幸好他跑得快,躲在一个草垛里,躲过了生命危险。
  李一刀知道鸭屎一定会来救黑蜘蛛。他对鸭屎的研究甚至强过宁十三。在他看来,这个孩子才是宁十三的真正智囊。
  “我二姐在哪儿?”鸭屎脸贴着冰冷的地面,不忘问上一句。

  “二当家的一切都好,你放心。”李一刀笑着说。
  大汉们将鸭屎五花大绑,放在地上。李一刀看后不太高兴地说:“你们知道他的手段吗?绑了他一点用都没有。他不是平常人。来人,将钩锁拿来。”
  “哥,我来吧。”李一鸣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他扯开鸭屎的上衣,找准了锁骨的位置,用铁钩直接穿过了锁骨。鲜血染红了他的上衣。他挣扎着大喊大叫,很快就昏了过去。李一鸣将铁索尖锐的一头与另一头焊接在了一起。一条铁链子,将鸭屎扣得紧紧的。
  李一鸣一用力,鸭屎感觉无法忍受的剧痛,于是醒了过来。两位大汉将他抬到地下室,一间专门为他打造的牢房。他的手脚被松开了。铁链子的另一头焊接在了一个铁柱子上。
  “这下你跑不掉了吧?哈哈哈。”李一鸣笑着说。鸭屎躺在地上,浑身无力,又昏了过去。
  李一鸣跑到楼上,笑着说:“大哥,咱们抓了宁十三的两个徒弟,宁十三会不会与咱们拼命?”
  “不会的。这两个是他的得意弟子。不过,宁十三是个有点格局的人,即便是丢了这两个弟子,他也敢继续沉稳地与我们周旋。最近,他的这些动作,都是比较幼稚的行为。多半是听了外行的建议。”李一刀说。
  “那我们怎么办?”李一鸣问。
  “你继续养伤吧,我们有的是时间。”李一刀说。
  “大哥,宁十三欺负我两次,这次又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一定要报仇。这点伤算什么,我不怕。”李一鸣不无激动地说。
  “不是我说你,办事要沉稳,你慌他娘的个屁啊。”李一刀说。
  “这两个人怎么处理?”李一鸣问。
  “黑蜘蛛一定给我看好了。这个孩子来历不一般。不要让她受任何伤害,同时不要放她走。她在我们手里,会是一个巨大的筹码。”李一刀得意地说。
  “大哥说说看,什么筹码?”李一鸣好奇地问。
  “她的身世。宁十三都未必知道。”李一刀笑着说。
  “她的什么身世?”李一鸣问。

  “现在不能说,不过你早晚会知道的。反正与宁十三有关。”李一刀说。
  “那这位鸭屎呢?”李一鸣问。
  “他也不简单。他是老鲶鱼的嫡传。”李一刀说。
  “大哥,为何留着他?老鲶鱼可是死在你的手上啊?”李一鸣惊恐地说。

  “放屁,”李一刀极为不开心地说,“你他娘的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说是我害死了老鲶鱼?他的伤是我弄得,不过那时候他没死。再说,如果不是宁十三的奸计,我也不会伤他。”
  “那这个孩子到底还是你的仇人啊。留着他干什么?”李一鸣问。
  “你早晚会知道的。”李一刀冷笑着说。
  黑蜘蛛头部受到重创,失血过多,虽然醒来,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两位老婆子很艰难地给他喂饭和药。黑蜘蛛心里清楚,自己在李一刀手上,但目前的情况如此糟糕,她不知该如何反抗,更不知等待自己的是何种命运。
  她脑海中想的全是鸭屎,呼唤的也是鸭屎。平日里,她有难的时候,一直是鸭屎救他。不知为何,这次鸭屎一直没有出现。

  鸭屎在昏迷中梦见了黑蜘蛛。黑蜘蛛躺在血泊中,一直在呼唤他。他想去救她,但是双脚像灌了铅一样,迈步动了。他想大喊,但是一句都喊不出来。在巨大的痛苦中,他醒来了。醒来后活动了一下,锁骨极为疼痛。
  他在黑暗中可以清晰看见任何东西,所以他知道自己的锁骨被铁链子锁住了。他也知道自己赤手空拳不可能打开。
  他艰难地从地上坐起来,以免头部受寒而再度昏迷。
  他闭上双眼,开始回忆当年老鲶鱼给自己上课时的情景。老鲶鱼教了他所有能卸开的关节的解构,也告诉他如何卸,如何安装。不过,讲到锁骨的时候,老鲶鱼直接跳过了。
  老鲶鱼告诉他,锁骨最难缩,一段直接埋在胸锁关节里,另一端直接到肩膀缝。梁上君子无需缩这个关节。如果随便动这个关节,很容易残废。不过,他清晰地记得,自己曾经偶尔看到过老鲶鱼的平面图,对这个关节的结构是有所了解的。不过,他不知道,从胸部卸更靠谱还是从肩部卸更好。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了一段时间后,牢门打开了,一位带着枪刀的警卫给他送饭。饭菜并不差,有肉有饭还有热汤。

  几日后,他摸清了规律,准备对这位警卫动手。不过,当天送饭的时间,那人没来,而是扔进来一位奄奄一息的人。当天夜里,那人就死了。
  那个警卫进来检查了下,见那人已经死了,并僵硬了,于是就用� 尸布,将他裹好,放在原地,然后出去了。
  鸭屎在黑暗中摸到那人,解开� 尸布,扒开那人的上衣,找到锁骨,用牙齿与手指头撕开已经僵硬的肌肉,看到了缩骨周边的解构,随后又将他的衣服穿好,� 尸布裹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