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44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些疑惑地看向贡布,这人比较耿直,说话不会拐弯,我觉得应该从他那里能得到些答案,结果贡布也是一脸便秘的一样点点头不说话。
  我叹了口气,真是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再休息了会儿三人就开始往浮屠塔的上层前进。
  在上楼梯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上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俩这样,也做好了被各种场面冲级的准备,但是当我离开楼梯,用手电筒照清了第三层房间的环境时,还是忍不住一扭头吐了出来。
  满满一屋子腐尸。
  那些腐尸也不知道烂了多少年了,一个挨着一个,有些都黏在了一起,不知道谁是谁的,什么肠子内脏到处都是搅在一起,关键是这些腐尸的里面爬满了各种密密麻麻的小黑虫,看的头皮直发麻,而且这么多腐尸集中在一个空间,那味道可想而知。
  日期:2018-04-07 12:59:45
  我蹲在楼梯口吐到苦胆都出来了也没有好过一点,从胃到舌头一点知觉都没有,关键是屋子里那些腐尸连成了一片,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总不能就这样趟过去吧?
  我一边呕一边把自己的疑问告诉他们,问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姚老大也铁青着脸说:“当时要是有一条尸蟒在咬你屁股估计你也在意不了这么多。”
  说完哇了一声也跟着吐,一边吐一边骂我说:“二少爷你坑死我了,我本来不吐的,被你带的是在受不了了。”
  我问姚老大这个屋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他娘的这么恶趣味搞这么一间屋子,心里变态啊。
  姚老大说:“这个屋子就是用来养尸蟒的,屋子的构造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能让尸体腐而不化,一直繁衍尸獒,那尸蟒就一直有进食,才能活了好几百年。”
  我强忍着恶心又往房间里望了望,发现这些虫子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种类,有大有小,估计是和存活的时间有关,小的也就寻常蚊子那么大,大的有拇指甲盖般大小,都是那种软体虫,黑黑的,相当恶心。
  贡布站在那里看我俩适应的差不多之后说:“咱们走吧,在这里待太久怕有变故。”

  我和姚老大点点头,可是当脚踩在这些软绵绵的腐尸上时,胃里还是一个劲儿翻滚,脚底下那种润滑感和尸油水渍冒泡的声音,让我直起鸡皮疙瘩,短短的一截路竟让我感到那么漫长,等到了楼梯口我连头都没敢回就开始往上跑。
  日期:2018-04-07 14:29:45
  等到第四层浮屠层时,我才停下脚步,用脚在地面上使劲儿地蹭着,一边蹭一边蹦,生怕有尸獒和那些尸油还残留在脚上,等到他俩上来我才停了下来。
  第四层里面很空旷,没有死尸和尸蟒,只有一个圆形的大水缸摆在中间,那水缸的外面刻着一些古朴的花纹,跟甬道里纹在干尸身上的有些像,但是花纹很浅压根看不清楚,我就准备离近了再看。

  可是还没走两步,就听到姚老大的声音:“别过去!”
  我被姚老大吓了一跳,回头见他正一脸紧张地看着我,我问他怎么了,这缸有问题?
  姚老大说:“这缸是没有问题,但是这缸里面的东西可比那尸蟒毒上百倍!”
  我一听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问姚老大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姚老大说:“这个缸叫做火漆缸,是西藏古国专门用来圈养噬骨蝎的。”
  噬骨蝎?
  我没明白姚老大什么意思,就让他赶紧说,别老是说一半留一半的。
  姚老大说:“这噬骨蝎是西藏古国最为凶残的一种刑法工具,只要是有人犯了亵渎神明或者侮辱藏王之罪,就会被扔在圈养着噬骨蝎的火漆缸里,那噬骨蝎咬在人身上人不会有任何感觉,但是片刻过后,就会感觉有无数只蚂蚁在骨头上爬,接着骨头开始在体内一点点融化,接着就是整个人变成一滩血水,总共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日期:2018-04-07 15:59:45
  我听了姚老大的解释身上打了个冷颤,不过随即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里面就是噬骨蝎的?你看了?”
  姚老大一听脸色直变说:“我哪敢看,那东西一旦沉睡可以保持生命特征永远不醒,但是一旦遇见光就会苏醒过来,并且攻击第一个见到的人,而是你看这缸的外面是是朱红色的沙漆,这种沙漆的制作工艺早就失传了,而且没有别的作用,就是用来让噬骨蝎沉睡的。”

  我哦了一声没有再打这口缸的主意,虽然不知道姚老大说的是真是假,但是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老实点好。
  我们三个人小心地绕过火漆缸,就连手电都是朝着反方向打的,就算是看不清楚路,也不能照醒里面那怪物。
  可是我们在第四层找了半天,什么发现都没有,他们连是从哪个位置掉下来的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都是在火漆缸周围,但是我们又不能在火漆缸那一片摸索,真的是宁可回去把那封住甬道的墓顶凿烂了也不能吵醒这位祖宗。
  三个人转悠好半天,想了想既然这样那倒不如在到上面去看看,兴许还有别的出路也说不定,姚老大和贡布表示没有意见。
  在进入第五层之前,我走在前面问姚老大:“你觉得第五层会是什么东西?依照这个形式,每一层的怪物都要比上一层猛,单是一个尸蟒就差点要了咱三条命,万一上面的怪物比那什么噬骨蝎还凶狠呢?”

  可是姚老大没有回话,反而在那笑,我问他笑什么,谁知他一愣,说:“我没笑啊。”
  我有些没好气地转过头说:“你要是没笑那还能是鬼在笑啊。”
  然后我就看见姚老大身后的黑暗里探出一张惨白的女人脑袋正咧着嘴冲着我笑!。
  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