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43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贡布本来就高,这样姚老大就被拎在了空中,接着开会上下拼命地晃,还没晃两下就听到姚老大嘴里突然传出来一阵咳嗽,接着开始挣扎:“妈啊,救命啊!”
  看到姚老大这样我长舒了一口气,对贡布使了个眼色,贡布将他扔在地上,结果这姚老大一着地爬起来头都不回的就往前跑,我有些没好气地喊:“你准备跑哪去?”
  姚老大的身体突然一怔,回头看到我和贡布正在看着它,又看了看尸蟒的蛇头和躯体,当时哎呦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一直不知道在碎碎念着什么。
  三个人死后余生的坐在一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贡布将八服递给我说:“兄弟,你这把剑真是英雄剑,没有它我早就死了。”
  我将八服接到手里看着剑身上居然崭新如初,没有任何血迹和磨损的地方,心中不由地有些对这把由汉武帝亲手打造的帝王剑的来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看着姚老大还是一脸要死的表情就懒得搭理他,问贡布道:“你那天去了贡嘎谷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来到这里?”
  贡布深吸了口起说道,那天他去贡嘎谷之后,一直没有找到可以解我身上瘴气的草药,而且把我们留在那里他心里也一直放心不下,就准备先回去,等天亮再来。
  日期:2018-04-06 15:40:00

  结果刚走到半路,暴风雪就来了,他顶着暴风雪走了好长一段时间,实在是没有办法前进的时候,他趴在雪地里用雪裹着自己的身子准备等雪势小一点再走。
  这是他们藏族人采冬草的保命手段,在野外如果遇到暴风雪而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就会将自己完全埋在雪中,外面的温度虽然低,但是雪堆里会有防寒御暖的效果,而且自己完全保持不动,将自己的血液流淌降到最低,每天只需要吃一小口东西,渴了吃点积雪就可以生存很久。
  后来见雪势小了他就继续往人皮湖的营地走,还没走多久就听见谷口传来爆炸声,当时以为是我们遇到了什么危险,就连忙冲了过去,却发现地上除了一堆被炸烂的血肉外什么都没有,开始他还以为是我们,吓了个半死,等他检查过一遍之后发现那些尸体身上的衣物不是我们的才放心的多,但是赶回营地的时候却发现我们不在了。
  他顺着我们脚印找到了雪山脚下发现了雪崩的痕迹,而我们的脚印也是在那里消失的,并且发现了大量脚印,但是这些脚印追了一阵子之后就没有了,就在他在脚印消失的地方附近继续寻找的时候,遇到了一群人。
  “什么人?”我和姚老大异口同声道。
  我没好气地看了姚老大一眼,姚老大嘿嘿笑着,说:“我这也是关心二少爷的朋友嘛。”
  日期:2018-04-06 16:00:00
  贡布说是一群外地人,口音听不出是哪的,但是他们之间交谈的时候自己完全听不懂,他们得知贡布是这里的人之后就拿出了一张地图让贡布带路,还说给很高的报酬。
  贡布当时没有心思搭理他们,但是看到他们手里的地图之后就答应了,因为那张地图和谢雅楠手中的一样!

  我听到这里看了姚老大一眼,姚老大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着我说什么地图,我说:“隋代丝帛!”
  姚老大听了眼神垂了下去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其实最近这种丝帛出现在了很多人的手中,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好像是有人安排好的,让大家都到这来。”
  我说:“那你也是了?”
  姚老大苦笑一声说:“这种东西我早就有了,我是因为你爹…。”
  说到这里姚老大突然就闭嘴了,我当时火就上来了,抓着他的领子说:“到现在还不肯说实话是吧?我爹到底怎么样了?”

  姚老大见我这样面不改色地说:“先听他说完吧,你爹娘估计这会儿没事,只要咱们这次能活着出去,你想问什么都告诉你,现在我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开,在解开这些问题之前,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姚老大说完眼睛一闭,一副任凭你百般拷打都不会再张嘴的表情,我愤愤地松开了手示意贡布继续说下去。
  日期:2018-04-06 16:20:00
  贡布说那群人知道的东西明显比谢雅楠多,有了贡布的指路之后很快到了马卡鲁峰旁的一个不知名的小雪峰顶上开始打洞,然后就进了一个墓道。
  那些人对墓里的情况好像提前就知道了很多东西,刚走进去没多久其中一个人就在墓道上的一块砖上按了一下,贡布就从上面掉了下来,也就是掉到了浮屠塔里。
  他在浮屠塔里遇到了一个同样一脸懵逼的姚老大,二人顺着塔往下走,就遇到了尸蟒,后面的事情就是我知道的了。
  听完了贡布的讲述,我直嘬牙花子,当时我和谢雅楠要是没有怕那玩意儿听到爆炸声就往回赶兴许就能遇到贡布了,之后也没有这么多事,谢雅楠也不会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而且那些人的身份很可疑,他们似乎对这里了解的有点多的过分,会不会是之前在飞机上遇到的那群湖南土夫子?
  我想着就问贡布那群人有什么特征没有,贡布想了想说,其中一个人的手很特别,看着特别干瘦,但是很有力量,中间路上遇到了两只雪狼,被他分分钟干掉了,而且都是掐着雪狼的脖子直接拧断的。

  果然是他们,当时谢雅楠就说过这只手很特别,让我们以后小心点,没想到他们真的来到了这里,而且对这里比我们了解的多,不知道后面会不会遇上他们,遇到他们究竟是福还是祸。
  可就在这个时候,姚老大脸色突然变了变说:“是发丘指!”。
  35
  日期:2018-04-07 09:59:30
  我和贡布听着都是一愣,这发丘指的名字是头一次听说,就问姚老大这是什么玩意儿。
  姚老大说,这发丘指是盗墓门下发丘中郎将的独门绝技,学习这一门绝技需要当事人在小时候就开始弄个很大的盆或者桶,往里面倒烧的滚烫的煤块和煤渣,在里面放鸡蛋或者一些非常难夹住的东西练五年,然后直接以火烧的形式直接把手指伸进火里夹,再练十年,这样双指的功夫就成了,如果能忍痛就可以直接打穿墙壁。
  我听了直咂嘴,说:“盗个墓至于这样么,还从小培养,这是有组织有预谋啊。”

  姚老大听了不以为然地说:“这算什么,盗墓一门最牛逼的还数你爹他们这些搬山道士,那手段练起来可比这…”
  姚老大看着我越来越阴沉的表情突然闭上了嘴,我见他这样摆摆手说:“其实有些东西我都知道了,我倒宁愿我爹从来没有瞒着我把那些东西交给我,那样我在这里也不至于像个废物一样什么都干不了。”
  见我情绪低落姚老大说:“你爹是有你爹的苦衷的,这一行有很多禁忌你不知道,特别是搬山道士,一入道门,膝下无人啊。”
  姚老大仿佛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干脆把脸往旁边一别,不再看我,贡布这时倒问我:“谢小姐呢?她人哪去了?”
  我苦笑着说:“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解释不清楚,咱们想办法离开这里吧,估计有可能和她遇见。”

  日期:2018-04-07 11:29:45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那三条甬道的含义,三条甬道通往三个不同的地方,我走的这条是通往七级浮屠的,但是不管走哪条路,只要能找到那条路的出口,应该到达的地方是一样的,贡布他们既然能来这里,就肯定有办法出去,到时候能遇上谢雅楠的机会大上很多。
  我问他们是在哪里遇到的,贡布指了指头上说是还得上两层,我们现在在第二层,也就是说他们掉落的地方在第四层。
  “那咱们头上的两层都有什么东西?”我问道。

  谁知我这一问,他俩脸都变了色,像是很难回忆的样子,我当时心中一凉,上面的东西不会比尸蟒还难缠吧,要是那样我们是死路一条啊。
  姚老大拍拍我的肩膀说:“二少爷,你上去就知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