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42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那尸蟒的重击下感觉全身都的骨头都被打断了,昏昏沉沉中被这股黑血浇了个清醒,立马强挣扎着站起身跟在贡布的后面朝着尸蟒的身上砍了过去,可是在开山刀接触到尸蟒的一刹那,却“叮”地一声脆响溅起一阵火花,我当时用力过猛虎口被震的发麻开山刀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靠,这蛇鳞也太硬了一点吧!
  我痛呼了一声,贡布见状冲我说道:“攻击它头部范围内的部分,这尸蟒正在蜕皮,刚蜕到蛇头的下面,那里都是新长出来的蛇鳞,没有其他地方的坚固。”
  日期:2018-04-06 14:00:00
  我点点头再次握紧开山刀,看着尸蟒在贡布的一击下逃到对面的墙角再次将身体盘在一起,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怒视着我们。
  这个时候我也顾不得问贡布这么来到的这里,只是全身心地盯着尸蟒的一举一动,这家伙非常狡猾,任何一个破绽被它抓住可能就会玩完。
  我喘着粗气对贡布说:“接下来怎么办,咱俩能不能干掉它。”

  贡布目不转睛地盯着尸蟒说:“有机会,但是必须一击毙命把它的头砍下来,不然其他的都是白费功夫。”
  尸蟒的头?
  那可是跟水桶差不多粗,想要一下子就砍下来那得多大的力气,想使出这么大的力气必须得瞅准时机蓄满了力量一击毙命,这得很长的时间才行,这尸蟒狡猾的很,压根不会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这个时候我突然开始后悔让张博回去了,如果这个时候他在这里,管它多大的尸蟒,只要是活物,都抗不过一梭子子丨弹丨,一梭子不行再来一梭子,肯定不会像眼前这么麻烦。
  我和贡布就这么和尸蟒一直对峙着,那尸蟒刚受了重伤这会儿也不敢轻举妄动,就那么昂着头看着我们,似乎在等我们先动手好找出破绽解决我们。
  我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咱俩体力肯定耗不过它,得想办法才行。”
  “一会儿我过去引开它,你找准时机就像我刚说的照着它头和身子的连接处砍下去,能不能行就看这一次了。”

  日期:2018-04-06 14:20:00
  贡布严肃的说着,但是我感觉到他似乎承担起了其中最危险的部分,而把看似重要却最为安全的部分交给了我。
  他要尸蟒出动就必须让自己破绽百出,让尸蟒觉得能杀死他,这样尸蟒才会漏出破绽让我去攻击,这样的举动非常危险,而且就算尸蟒漏出破绽以我的能力也未必能对尸蟒造成必杀。
  所以说让我去引开尸蟒然后贡布去斩杀才是最为理智的,他现在这么做无非是不想让我以身涉险,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如果失败了,两个人一个都活不了!

  想到这里我跟贡布说:“我手上的力度不行,跟你的力气差得远,就算你让尸蟒漏出破绽我也未必能一击毙命,所以我去引开尸蟒,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我不等贡布张口深吸了一口气大喊一声就举着开山刀朝着尸蟒冲了过去。
  那尸蟒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这样,并没有攻击我,反而又将盘着的身子缩小了一圈还将昂着的蛇头缩了回去发出阵阵嘶吼。
  被看穿了?
  这时已经不容我多想,身子已经到了尸蟒的跟前,我看着盘踞着如同一座小山的一样的尸蟒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恐惧,特别是它一张开嘴那满嘴的獠牙,要多渗人就有多渗人。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一脚踩在尸蟒的蛇鳞上就往上冲,那蛇鳞滑的要命,我踩在上面险些摔了一脚,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耳边传来一阵劲风,身后的贡布大喊一声:“小心身后!”
  一股重重的力量顿时砸在了我的后背,我感觉脊梁骨都要被打断了,喉咙口一甜,就从尸蟒的身上飞了出去,可是那尸蟒还是原地盘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收回了刚刚甩出去的尾巴,像一座山一样盘踞在那里。
  日期:2018-04-06 14:40:00
  我这边一落地,贡布就冲过来把我扶了起来,一口鲜血从我嘴里喷了出来,贡布边帮我擦血边皱着眉说道“这招不行,估计那尸蟒已经识破了咱们的目的,得想别的办法。”

  我被这一下打的七荤八素,脑袋是范迷糊,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勉强张开嘴说道:“那怎么办,要不咱们试试往下跑看它追不追来?”
  贡布说:“好,不过你得暂时休息一下,不然待会儿肯定跑不过。”
  就在我们说话的瞬间,一股腥风夹着怒吼朝着我们扑面而来,我和贡布愕然回头,发现那尸蟒竟然趁着这个时候张大了嘴朝我们扑了过来,速度极快,就在我们转头的一瞬间,已经到了面前!
  这一次我和贡布压根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那血盆大口冲着我的头咬了下去,贡布因为强行用力脸上的性感线条曲线都跟着扭曲了起来,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嘭嘭嘭!”
  三声枪响骤然在房间里响起,预想中的撕裂感没有传来,身体再一次在重击下失去控制朝着一边飞去,刚好撞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那东西发出“哎呦”一声也倒了下去,我睁开一眼,自己挣躺在姚老大的身上,贡布也躺在一边挣扎着想要站了起来。
  “二少爷快起来,骨头要断了。”
  姚老大痛苦的呻*着,我呲着牙从他身上爬起来问他:“你怎么不跑了,回来干什么!”
  姚老大也爬了起来疼的嗷嗷叫:“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爹非活劈了我!”
  “不好!”
  随着贡布的一声惊呼,一道粗大的黑影朝着身边的姚老大伸了过来,姚老大连反应的功夫都没有就被那黑影缠在了中间接着腾空而起,我大惊失色下看见那尸蟒正用尾巴卷着姚老大到空中,张开了嘴直直朝着他咬了下去!

  草拟吗!
  我大叫了一声赶紧朝着尸蟒冲了过去,刚好一个黑漆漆的东西从空中掉落在我面前,我定睛一看,是姚老大的手枪!
  我连忙将手枪捡了起来,瞄都不瞄就朝着尸蟒开枪。
  操,没子丨弹丨了!
  听着手枪的卡壳声我感到一阵绝望,眼睁睁看着尸蟒卷着姚老大就送到了嘴边,要往嘴里塞。
  “二少爷,告诉你爹,不是我坑的他!”
  姚老大在喊完最后一句后半个身子都进入到了尸蟒的口中,我不争气地留下了流水,大声喊着:“不要!”。
  日期:2018-04-06 15:00:00
  看着姚老大的身体点点没入尸蟒的口中,我的心里跟着一阵剧烈的绞痛。
  “噗呲!”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了尸蟒头部的后面,接着那道黑影一点点没入尸蟒的身体,化作一道弧线,那尸蟒的头和身子分成了两截,重重摔落在地上,在地上滚了一圈,滚落在了我的面前。

  接着那尸蟒原本坚如贴的身体也软绵绵地跌倒在地,黑色的血液不断地顺着切口流淌在地上,整个房间上的地板瞬间被黑血染遍。
  贡布的身躯在尸蟒倒地后露了出来,他庞大的身体此刻像一座大山立在尸蟒尸体的旁边,手中提着的八服正在往地上滴着血液,他朝着尸蟒的尸体又踹了一脚,确认死透了之后才迈步走了过来说:“看看你那朋友还没有没有救。”
  我这才想起来姚老大还在尸蟒的嘴里,就连忙蹲下身子查看他的情况,发现他的大半个身子都在尸蟒的头里,在被切掉连着身子的那一头,还露着他的头皮。
  我和贡布一人按着蛇头,一人拉着姚老大的退往外拽,幸好那尸蟒死的时候还张着嘴,不然那些獠牙都很难处理。
  当把姚老大拽出来后,发现他的身上都是绿色的粘液,恶心的要死,不过姚老大一张脸惨白,不知是死是活。
  贡布观察了一会儿说:“那尸蟒只是把他含在嘴里,没有撕咬也没有进入到身体里进行腐蚀,我估计他是被吓晕了或者吓死了。”
  日期:2018-04-06 15:20:00
  说着就蹲下身子抡起耳光在姚老大脸上啪啪啪的扇着,可是姚老大一直都没有睁开眼,我说:“不会真的吓死了吧?”
  贡布摇摇头,围着姚老大的身体转了转突然伸出手拎着姚老大的两只脚把他拎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