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40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往前走的路上,虽然尽量把目光定格在前面的出口处不去看这些干尸,可是还是忍不住看了几眼,发现这些干尸的身上同样有那些图腾,图腾上大致是一只大鸟被一团东西给包围着,剩下的部分纹在了干尸的后面,我也没有兴趣去把这些干尸掉个面看个仔细,只想着赶紧出去,看看能不能和谢雅楠汇合,或者找到我爹娘的踪迹,然后想办法出去。
  这条甬道的路程也就几分钟,很快就要走到出口的地方,我深呼吸了两口气,准备在出去的时候万一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能有个心理准备,我这一路实在是吓怕了,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是心理的创伤感觉一辈子都弥补不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我此时正站着的位置两边,一对一个的干尸灯奴好像是少了一个,我拿手电筒朝着左边的位置照了照,有一个干尸没错,可是当我看向右边的时候,居然是空的,没有!
  这不对了,一路上虽然我没敢怎么仔细观察干尸身上的图腾,但是都是两边一个对着一个的,怎么到了这里就突然少了一个呢?
  难道说是人手不够?
  那不应该啊,前面的还都是两个两个的,唯独就是少了这一个。
  日期:2018-04-06 11:00:00
  我又拿着手电在空的地方扫了扫,发现甬道的石砖上印着一黑印子,应该是有什么东西长期摆在这里靠墙上所造成的,也就是说这个地方之前有干尸的,可是哪去了呢?
  怎么有双小脚印?

  我突然看到在本该放着干尸的空地上有一双很小点的脚印,应该是小孩子的,那脚印一直延伸在我脚下就不见了。
  看到这里我顿时一个激灵,干尸活了?
  而且脚印就在我的脚下就没有了,也就是说…
  突然一个极其恐怖的想法在我脑中出现,这个想法一出现,我感觉我舌头都快直了,得赶紧跑!

  恰在此时,一滴黏答答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脸上,我顺手一抹就抬头望了上去,刚一抬头我就想扇自己一巴掌,可是已经来不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一张跟猴子一样的小孩脸正在头顶上冲着我笑!
  黑暗中,那张脸跟他娘的畸形怪胎一样,在我仰头的瞬间那东西的嘴里刚好又滴了一滴粘稠液体在我鼻子上,差点把我熏晕了。
  妈了妈我了个姥姥!
  在一愣神的功夫后我大叫了一声迈开腿就往前跑,也没管身后那东西有没有追过来,玩了命的往出口冲了过去。
  好在刚才的位置离出口不远,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甬道的出口,可是当我站在出口处看着前面的路时,傻了。
  前方只有一条不到一米宽的吊桥可以走,吊桥的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尽头则是一座佛塔。
  日期:2018-04-06 11:20:00
  那佛塔比在一般寺庙里见到的大的多,只不过却没有外面的佛塔看着那么祥和,塔身反而是令人压抑的墨绿色,上面缠着一条又一条比人还粗的铁链,铁链交合处贴着一张张大的巨大的道符,立在一个巨大无比的石柱子上,石柱底端深深埋在深渊里看不清楚有多高,给人的第一眼感觉竟像是是从地狱里伸出来的一样。
  而且我还注意到这额佛塔居然只有六层,按佛教的礼数来讲这佛塔也叫浮屠,所建的成熟必须是单数,这里为何会出现一座六级浮屠?
  还被链锁符压?
  靠!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畸形干尸就已经追了上来在我身后狠狠地抓了一把,只听刺啦一声身后的羽绒服就被抓了个大窟窿,我大惊一下连忙顺着吊桥继续往前跑。
  那吊桥的的绳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藤蔓,经历了这么多年在我的跑动下居然只是轻轻晃荡了几下,却没有断裂的痕迹,脚底下是一块块青石板砖,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白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才起来特别滑,有几次都差点摔了下去。
  在跑的时候我注意到,那畸形干尸见我进了掉钱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敢跟了进来,而且一直是扒着两边的藤蔓跳着前进,好像是不敢踩在地下的青石板上,难道说这青石板砖上的白灰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猛地一弯腰从上面抓了一把石灰扭头看准干尸的位置伸手一撒。
  日期:2018-04-06 11:40:00
  果然,那干尸见到石灰吓的连忙往后躲,我心中一喜脚上也停了下来又在地上抓了把石灰对着那个畸形干尸坐着要扔的动作,那干尸里面两只手挂在藤蔓上不敢再向前,只是一双干枯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没想到我也有能威胁到干尸的时候。
  我心中窃喜,却发现这样不是办法,我们已经这样僵持了好半天,我手都快要举酸了,而那干尸一直挂在那里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坚持不住的。
  得想个别的办法才行,不能让他过这个桥。
  我盯着畸形干尸看了半天,注意到了它一直抓在藤蔓上的手,既然它脚不能沾地,那如果让它的手也不敢继续抓藤蔓不就好了?

  想到这里我又把手往后甩了一下,故作要把石灰扔出去的动作,那干尸果然吓的连忙往后退,瞅准了这个机会我快速地把石灰摸在两边的藤蔓上,而且范围抹的特别长,我怕它的手越过这一截继续追过来,然后甩开膀子就往前跑,在跑的时候我刻意回头看了眼,果然,那干尸停在被摸上石灰的藤蔓前不敢再往前一步,一双眼睛怨毒的盯着我看。
  我传了口气也不敢停顿,继续沿着吊桥往前跑,只是心里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这吊桥上会铺满防止干尸的石灰,难道说这里在建造的时候就知道甬道里的干尸会活过来?可是从那个畸形干尸的情况来看这个做法也没有什么用啊,还是说这干尸进化了?
  这会儿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是捡回一条小命,只希望后面别再出什么幺蛾子才行。
  往前跑了一段距离终于离开了那座吊桥,那干尸没入在黑暗里看不清楚,只知道它一时半会儿算是过不来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站那里,回头望望发现自己正站在佛塔入口的石阶下面,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入口的上面好像是一个时刻的碑文,碑文上的字随着岁月的摧残已经看不太清楚。
  我上前走了两步拿手电筒对着碑文照了过去,才发现那碑文只有四个字:
  七级浮屠!。
  日期:2018-04-06 12:00:00
  七级浮屠?
  可是这座浮屠塔从外面看明明只有六层,难道说建塔的人不识数?
  那不可能,我随即把这个想法扔在一边,不识数是肯定不可能的,浮屠塔里面肯定另有门道。
  而且这浮屠塔看着压根就没有浮屠的意思,佛教刚传入中原的时候人们管佛叫做浮屠,佛教也为浮屠道,后来人们觉得这个浮屠不管是念还是写都太麻烦,干脆简称为佛。

  浮屠塔的作用通常是用来供奉舍利、经卷和法物用的,而且塔的成熟都为单数,七级浮屠就是七层佛塔的意思。
  古代的人力物力修建这种佛塔非常麻烦,所以造浮屠也有建功德的含义,我们总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是这个意思,但是眼前的这座浮屠塔不光是层数和碑文不应对,单是外形上丝毫没有办法和功德联系在一起,反正像是用来镇压什么东西。
  我记得家里有本经书上曾经记载到毗沙门天王手持浮屠宝塔,接引十方诸佛可使一切魔障闻风丧胆,悉皆远离,莫非这浮屠塔里真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是进还是不进?
  进的话这座塔耗费如此大的工程建在这里,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要说是空的打死我也不信,但要说不进的话我是一点退路都没有,就算没有那具畸形干尸,进甬道的出口也被墓顶封死,压根出不去,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这下可坑爹了。

  日期:2018-04-06 12:20:00
  就在我站在石阶下面进退两难之时,那黑洞洞的塔门里面突然传出来了“咕噜噜”的滚动声,我吓的一个激灵,难道我被塔里的东西发现了?
  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吊桥上,踩着青石板上的石灰心里踏实了一点,这石灰如果能防干尸那应该对其他的东西也有作用,这也是我眼下唯一的依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