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39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地上我穿了几口粗气,发现前面仍然是看不到尽头的峡谷,但是肯定不用再往前走了,因为雪地上的脚印在这里拐了个弯朝着一旁的山壁去了,而且姚老大的话中,那个山洞应该也就在这附近。
  我继续顺着脚印来到一旁的山壁边,果然看到了一个被积雪掩埋的一个不到一米高的山洞,山洞洞口的积雪已经被破坏了,估计是谢雅楠和那玩意儿搞的,不然被雪盖住还真看不出来。
  站在这里看着这个洞口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疑问,谢雅楠为什么要追这个东西一直到这里?

  是为赵班长报仇吗?
  肯定不是,就算是有那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还是说她从那个东西身上发现了什么?
  而且我注意到,这个洞口并没有姚老大所说的什么八服镇尸,进则必死的石碑,他是在唬我?
  现在也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趴在洞口的雪地上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却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照到,这个洞也太他娘的深了点吧,光爬进去我不得累死。
  可是既然来到了这里也没有退路,我深呼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朝着洞里面爬了进去。

  这个洞的里面比外面的洞口还要狭窄,我在里面被挤得死死的,手压根动不了,只能不断地扭着身子往里面钻,并且周围的洞壁都是极其不规则的冻土,上面还有铁锹铲过的痕迹,我一边钻一边想,这该不会是个盗洞吧,不知道是哪个神仙能在这种地方找个这个墓,还能打出盗洞,这只不过打盗洞那孙子的个头也太小了点,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也不知道为以后身材壮点的同行留点后路。
  日期:2018-04-06 09:20:00
  而且在这盗洞的洞壁上我也没有见到姚老大说的血迹什么的,感情他说的所有事里面,除了那个尸堆,全是假的,会不会连里面的那玩意儿也是假的?
  在盗洞里我足足歇了七波,身上的军用羽绒服都被磨烂了,里面的应该是鹅毛什么的东西飘的到处都是,兴许若干年以后来了支考古队会误以为这鹅毛是在这座墓建的时候有的,然后回去发表一篇论文叫古代鹅毛的运用?
  终于,就在我腰都要扭断的时候,手电筒的光亮能找到的东西了,是一个石壁,看来马上就要离开这个盗洞了,我稍微松了口气,可是又想到姚老大说的那个青铜棺,心里顿时又有点打起鼓来,心道一会儿出盗洞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那青铜棺先磕八个响头,磕完看情况再说。
  可是当我离开盗洞,看清楚眼前的情景的时候心里直骂娘,心说从此时此刻开始,忘掉姚老大说的所有的话,还他娘的青铜棺,整个墓室里连根铜线都没有,害得我提心吊胆了半天。
  我站在墓室先把那些要掉出来的鹅毛往里面塞了塞,眼下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保暖可全都靠着它了。
  这也不算是我第一次下墓了,站在墓室里没有了之前在汉墓里的那么紧张,拿着手电筒在墓室里扫视了一圈,发现整间墓室空空荡荡,除了在角落里几个破碎的瓶瓶罐罐外,没有任何的东西,甚至连他娘的连个门都没有。
  日期:2018-04-06 09:40:00
  没有门那谢雅楠哪去了?
  我在墓室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有任何发现,这个墓室看着也就五六平米的样子,所有的东西一览无余,墙上的石转也被我摸了个遍,没有找到机关之类的东西。
  真的是见了鬼了。

  我一边嘟囔着,眼睛一边到处瞟,目光突然落在了墙角的那些瓶瓶罐罐上。
  那些瓶瓶罐罐应该是墓主人的陪葬品,只是一个墓室里用来存放这些东西也有点太浪费了点吧,还是说值钱的都被打盗洞那人拿走了,这些破烂的东西没人要?
  我想着就朝着墙角走了过去,用脚踢了踢这些罐子,却发现脚上好像踢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而那些罐子一动也没有动。
  我用力太小了?
  我脚上加了点劲儿又朝着那些破罐子踢了过去,发现还是没有动,粘在地上了?
  我蹲下身子伸手在其中一个破罐子上摁了摁,发现它好像是固定在了地上,我感觉这东西不对劲儿,肯定有门道。
  心下想着就用两只手抱着破罐子使劲儿地往自己这个方向拔,结果随着一阵机关发动的声音,那破罐子就朝着我这边倾斜。
  这玩意儿居然就是机关!
  墓室的墙壁随着机关的声音开始剧烈抖动,在我的目瞪口呆中,除了盗洞那面墙之外,另外的三面墙开出了三个黑洞洞的大门。
  日期:2018-04-06 10:00:00
  我看着三个通往不同方向的石门,脑袋一下子有点懵。
  通常按照墓里的格局,这三个石门肯定是有生有死,生门或许只有一个,但是死门有俩。

  也就是说我有三分之二的机会进入到一个里面不知道有什么机关或者怪物的石门里。
  而且关键是不知道谢雅楠走的是哪道门。
  我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去感觉是凶多吉少,虽然姚老大的话基本上都是假的,但是他在这里丢了条腿却是真的。
  我拿着手电筒试着往三个石门里面照了照,发现石门里面是造型相同的三条甬道,甬道的两端立着灯奴造型的青铜长明灯,灯奴的模样各不相同,有人有兽还有一些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造型。

  只不过这些灯奴的身上好像都刻着一些古怪的花纹,有点像是古代祭祀的图腾,我在这里看不太清楚,身子就下意识地往前探,手上抓着破罐子的力度也随之减少了许多,就在我即将看清楚的时候,又是一阵机关发动声响起,比之前的要大上不少,而且是从头顶传来的。
  还没等我有所反应,一团东西就从头顶上落了下来,刚好糊了一脸,我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放在眼前,发现是石灰。
  这个时候头顶上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震动声,我抬头拿手电一照,发现这间墓室的墓顶居然在往下沉!
  我还以为是自己动了机关的哪个地方,就手上加劲儿再把那破罐子推回去,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动,那墓顶往下沉的越来越快,眼看就压到了头顶,我一着急卯足了劲儿只听到“咔嚓”一声断裂声,那破罐子真的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破罐子被推了出去,撞到墙角还打了个滚。
  日期:2018-04-06 10:20:00
  糟了!
  那墓顶此时已经压的我直不起腰来,也没有时间再去搞这个机关了,我就势在地上打了个滚滚到旁边的石门里去,刚一进去就听见外面“轰”的一声巨响,那墓顶和地板合在了一起。
  躺在地上我只感觉冷汗蹭蹭的往身上淌,没想到那机关还另有门道,得亏反应快了点,不然晚一秒钟就要被砸成肉酱,连做白毛僵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甬道之前一直在我旁边,但是刚好是个视觉上的死角,看不见里面的样子,等我平复完心情拿着手电站起来四处扫了一圈后,手电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干尸灯奴!
  这条甬道里的灯奴都是一具具干尸!
  那干尸在墓中没有经过风化保存的相当完好,只是身上的水分都被蒸发了去,外面褶皱的皮裹着肉露出一节节骨骼的形状,垂着头,手里提着一个人头骨做成的长明灯。
  这样的干尸一直延续到甬道的最深处,只不过不同的是这里面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都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跪在那里举着头颅灯。

  妈的早知道这样我刚还犹豫个毛线啊,那两个随便进一个也比这个情况看起来好的多,这下真的是粪坑里点灯,找死了!
  我战战兢兢地往甬道中间站了站,尽量离两边的干尸都远一点,又拿手电往深处照了照,发现这条甬道其实并不长,往前大概一百米就是个出口,但是出口外面漆黑一片,手电的光也照不到头。
  日期:2018-04-06 10:40:00
  我又将身上的鹅毛往衣服塞了塞,回头看着已经被封的严严实实的石门口,心想这下子是彻底没有后路,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