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36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而且我们接到下面气象站的消息,雪势会在下午减弱,晚上7点左右会停,预计8点左右我们会送你们下山回日喀则。”
  “晚上还能下山?”我疑惑道。
  “嗯。”赵建国点点头道:“晚上温度低,覆盖在地上的积雪会一定从程度上结冰,不会那么松软,这样掉进雪坑的几率要小的多,晚上下山比较安全,而且这次暴风雪的提前到来让我们很多的过冬物资没有运上来,正好借这次机会我们也要下山搬运物资。”

  “人工搬运么?”我问道。
  “是的。”
  赵建国他们又交代了我们几句之后就离开了屋子,说开饭的时候会叫我们,整个屋子就剩下我和谢雅楠两个人。
  过了好久我才对谢雅楠说:“就这么回去么?”
  谢雅楠点点头说:“到现在我才明白咱们这次来的太莽撞了,一路上发生了那么多事,虽然都化险为夷,但是并不能保证次次如此,而且这高原雪山的环境比我想象的要恶劣的多,咱们现在是和人斗和未知的东西斗,还在和大自然斗,你觉得咱俩有胜算么?”

  “之前有贡布在好一些,现在连贡布都生死未明,咱们这样冒失地再继续走下去,无异于自寻死路。”谢雅楠说道。
  听了谢雅楠的话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看着伤痕累累的谢雅楠和我自己,还有生死未卜的贡布,这连鬼印影子所折射出的那座山在哪都不知道就已经这样,再继续下去估计我和谢雅楠都会葬在这雪山之中。
  谁也不能出事!
  我对谢雅楠说完这一句后盯着窗外的飞雪,陷入到了沉思。
  日期:2018-04-05 13:54:45
  晚上到了开饭的点是那个叫张博的战士叫我们过去的,离开了房间进到哨所,发现雪势减弱了很多,空中星星点点的飘了点雪花,眼看就要停了。
  哨所的伙食还是很不错的,炖的牛肉,热腾腾的一大锅,我们几个人围在那里,一个拿着一个碗变喝汤边吃肉,对于几天没沾肉星儿又饱受严寒侵蚀的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人间极品美味,一碗接一碗的挖着,还好他们量大,我这样吃下去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吃到最后浑身发汗我就想脱衣服,谁知赵建国马上找来了两件军用保暖衣让我俩穿上,说这股热气一定得存着,下山得走七个小时,一路上可全都得靠着这股热气撑着。
  吃完之后赵建国又给我们拿了两套荧光绿的雪地保暖羽绒服和帽子,上面没有牌子,摸了下材质应该是军队特供的,质量什么的要远超过外面那些什么名牌好几条街。
  接着又是荧光绿的登山杖,雪地帽和雪地鞋,连防风镜都是绿色的,总之穿上这一身后要多绿有多绿,就差头顶冒绿光了。
  和我们俩一起下山的还有赵建国,张博和另一个叫杨兵的个子比较矮小的战士,穿的装备也都和我们一样,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赵班长看了下时间说:“不等结冰了,不然赶回来的时间太着急,现在出发!”
  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查拉哨所就在查拉山的峰顶上,一点遮挡的东西都没有,营地的出口立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石碑,上面篆刻着红色的字样:查拉山主峰。

  日期:2018-04-05 14:14:45
  站在这里,可以一览山下的群峦雪山,浩浩荡荡没有尽头,只是在我们的西南方向仍然可见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傲视孤立,赵班长告诉我,那个就是马卡鲁峰,我们就是从那个方向被救过来的,下山的路有一截还要路过那附近。
  高原上的黑夜来临的比内地要晚一些,当时已经差不多快到晚上7点,视线里还都是明亮的,我们几人没敢再做耽搁,整理一下随身物品后就开始往山下走。
  下山的路比较好走,都有车道,赵班长说这条车道一直通往山下的补给站,在雪季之外平时的军需物资都是靠车拉的,只不过前阵子遇到塌方,把路给埋了,只能等来年雪化了之后才能有工兵团来修复,眼下这条路只能走上一段,剩下的要绕过两座雪山才能下去。
  赵班长和杨兵走在最前面,我和谢雅楠在中间,张博则走在最后,这种队形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把我和谢雅楠保护的死死的,我不禁有些感动。
  一路上除了张博喜欢没事和我们闲扯两句外,没有人说话,只有赵班长时不时的回头望望说了句跟紧点,大家心里明白路途很长,特别是还要翻山过冰河,保存体力很重要,在这种地形里如果发生高反,无异于就被判了死刑。
  当我们走到塌方地段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半,漆黑的夜空和白茫茫的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日期:2018-04-05 14:34:45
  赵班长让大家在这里原地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前进,他们三个人长期在这种环境中巡防已经非常习惯这种体力活动,坐在那里看起来很轻松,我和谢雅楠就不行了,这种在这种空气稀薄的高原上持续不断的徒步行走,还不敢大口喘气,这会儿感觉脚丫子都在拼命呼吸。
  赵班长看我俩情况不太好,就从背包里拿出了两个便携式氧气管递到我们面前,说:“扛不住就吸两口。”
  我摇摇头谢绝了赵班长的好意,眼下还不是吸这东西的时候,好不容易适应了这边的空气,吸几口之后就会一夜回到解放前,接下来的路才是最难走的,如果这个时候让大脑接收到这么大量的氧气,那后面产生高反是迟早的事情。
  我又适应了一会儿感觉好得多,谢雅楠的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差,我们从包里取出了点热能巧克力和功能饮料,补充了**力就准备接着走,毕竟我们两个不说能帮上什么忙,起码不能拖后腿。
  前面道路的塌方就是就是在山洞边的一截车道被雪山上落下的巨石砸了个大窟窿,而且窟窿的后面的路段还不时有落石和雪崩的情况发生,我们现在只能从旁边的山谷处下去,然后顺着山谷的而另一边越过一座雪山,然后再过一小段古冰川上山,接着下山才能到补给站。
  路途很远很艰难,这个时候连张博都一句话也不说了,闷着头在自己的身上绑绳子,然后拿出登山镐将镐尖死死钉在岩壁里,将绳子放到山谷里后,赵班长第一个顺着绳子爬了下去。
  日期:2018-04-05 14:54:45
  虽然雪地里的能见度比较高,但是这种深度较大的地方还是看不不见,只是看着山谷里黑漆漆一片,应该不浅,过了好一会儿才从下面传来了赵班长的手电筒灯光信号,接下来是谢雅楠。
  谢雅楠虽然力气不大,但是伸手非常不错,之前在汉墓里就可以看得出来,一直紧跟着我们都没有被发现,她下去的速度比赵班长还要快,当她的新号传上来的时候,张博和杨兵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笑了笑,心想马上我下去的时候你们肯定会更吃惊。
  我是典型的那种爬墙快,下墙一跟头那种。

  对于看不见的东西我总是没有安全感,心里发虚手上就会发软,我顺着绳子往下爬的时候听着脚上蹭掉的随时落在山谷里的声音,心里一个劲儿哆嗦,灯感觉下到差不多的时候往下瞅了一眼,看看还得多久,可谁知这一瞅,把我惊出一身冷汗。
  下面站着赵班长和谢雅楠穿着荧光绿的羽绒服在黑暗中特别明显,赵班长正拿着手电筒照在我身上给我探路,谢雅楠在一边冲我招着手意思让我快点,但是站在他们后面的那个黑影是谁?
  我们这一行只有五个人,赵班长和谢雅楠在下面,我还在绳子上,上面是张博和杨兵,为什么会多出来一个人?
  冷汗顺着我的脖颈噌噌噌的往下淌,手上也都汗湿透了,攥在手里的绳索在汗水的润滑下一个劲儿打滑,我又看了眼那个黑影,跟谢雅楠差不多身高,直直地站在他们身后,好像是在看着他们。
  日期:2018-04-05 15:14: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