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34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白了她的意思后我放缓了呼吸,和她靠坐在一起,一动也不敢动。
  当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后,外面的声音变的愈加明显,暴风雪像是要卷动天地一般呼啸着,吹得帐篷呼啦啦作响,风声夹杂着“咕噜噜”的怪声传到耳朵里。
  是外面那东西发出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楞了一下,感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我突然想起姚老大之前在跟我说的那个不知名的墓,里面青铜棺里的东西发出也是这个声音。
  只不过当时姚老大也只是简单的描述了一下,我也没有亲耳听见,不敢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东西,但是姚老大还说那玩意儿湿哒哒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而外面的这个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但是它手脚上的蹼应该是长期在水中生活或者是水周边而自然生长的,这是大自然的规律,谁也更改不了。

  想到这里我也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头绪,也不能张嘴说话让谢雅楠分析分析,而且就算是那玩意儿姚老大也没说怎么对付它,当时他跑的比兔子都快,眼下我们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跑,只能祈祷关灯之后它看不见我们能自己走。
  我和谢雅楠就这样跟外面那个东西毫无声息地不知道僵持了多久,中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夜里气氛骤降,我身上贴着热力贴加保暖衣和羽绒服都已经可以感觉到寒气蹭蹭地往后脑勺窜,跟在冰天雪地里光屁股一样,脸都冻的没有知觉了。
  日期:2018-04-05 11:14:30
  此时谢雅楠的手也跟冰块一样,黑暗中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但是可以感觉到她一直在哆嗦,上下牙齿打在一起发出咯咯的声音。
  那咕噜噜的怪声时不时夹在风中像催命符一样传到耳朵里,我俩这会儿连根手指头都不敢动,在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活活冻死。
  这会儿要是八服剑在就好了,起码还可以出去拼一拼,现在只能寄托于在贡布回来之前它没有想到进来的办法。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外面的风雪声好像突然减弱了一些,而且那东西发出的怪声也小了不少,而且正离我们越来越远。
  “就这么走了?”
  我全神贯注地听着外面的声音,那怪声确实正离我们越来越远,好像是朝着湖的方向去了。
  还真是从湖里爬出来的东西。
  我心叹一声,就感觉到谢雅楠在旁边动了一下,接着就是呼啦啦的身体活动时登山服发出来的摩擦声,我估计她也注意到那东西已经开了,想活动下快被冻僵的身体。
  又过了一小会儿,确定了那东西不在外面之后,我感觉到耳边一热谢雅楠似乎想说话,就在这个时候,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东西,浑身打了个激灵一把捂住她的嘴,死死按着不让她说话,谢雅楠在短暂挣扎后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安静了下来,可就在这一瞬间,那“咕噜噜”的怪声再次从外面传了进来!
  果然是那东西!
  姚老大之前在那个不知名墓里被青铜棺里的玩意儿耍了一道,我当时听着就觉得这玩意儿肯定是有智商,而且智商还不低,虽然一开始不敢断定外面这东西是不是和青铜棺里的一样,但是这样一来,肯定是同一个!
  而且他为什么一直没有破开帐篷我在此刻也想明白了,当时姚老大是靠着秉着呼吸才能蒙骗它一会儿,证明这个东西是靠活人的气息来寻找方位的,它之所以一直没有确定我们在没在里面是因为这场暴风雪太大,完全掩盖住了我们的气息,它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试探,想引诱我们主动暴露!
  但是姚老大说的他们离开成都也并不是很远,从距离上来看和这里起码差着上千公里,为什么会出现同样的玩意儿?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虽然不知道刚才的举动有没有被那东西发现,但它肯定是和我耗上了,与其被冻死倒不如趁现在出去跟它拼一把,总不能连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这样玩完了吧?
  我抓着谢雅楠的手,在她手掌上轻轻写下一个“干”字,这个时候我只能想到这种简单又容易识别的字了,希望她能看明白。
  日期:2018-04-05 11:34:45

  谢雅楠捏了下我的手,我心知可以了,就慢慢活动了下身子,想着一会儿能跟外面那东西干上一架,而不是在这里白白等死,心头的恐惧消散了许多,一只手紧紧抓着手动筒,另一只手拍拍谢雅楠的肩膀,示意她和我一起冲出去。
  我绷紧了身子,手轻轻伸到在帐篷拉链门的拉链上,准备随时拉开拉链,冲出去来个先发制人,先干它一顿再说!
  就在我用手指捏着拉链环往下拉的时候,那东西的怪声陡然一滞,接着就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离我们远去,跑了?
  而这个时候我好想听到了风里传来了若隐若现的交谈声,那声音听着飘忽不定,应该离我们还有段距离,难道是贡布?

  可是贡布是一个人出去的,而且他的藏普很有特点,风里的声音虽然听不清楚,但肯定不是他的。
  这会儿管不了这么多了,外面那东西肯定是追着声音过去了,眼下是我们唯一的逃生机会,只求那几个人自求多福吧!
  我和谢雅楠在帐篷里静静地听着那东西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我这才一把扯开帐篷拉链对谢雅楠说:“跑!”
  之前在帐篷里一片黑暗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出帐篷才发现,外面的能见度很高,因为暴风雪的原因,整个天空都是红的,映的满地积雪都是红色,而且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那积雪都已经快到了膝盖的位置。
  日期:2018-04-05 11:54:45
  之前那玩意儿在我们出来后就已经消失的没有踪影,但是从积雪上的脚印可以看出它是朝着贡嘎谷的方向去的,并且在我看清楚那脚印形状的时候,虽然之前所有猜测,但是还是被惊的倒吸了口冷气。
  脚蹼!

  足足有几个巴掌那么大的脚蹼印在雪地上,一直延伸到贡嘎谷口,我咂了咂嘴试图想表达点什么,却被谢雅楠拽着袖口子就往反方向跑,我记得下午的时候看那里还是一座不大的雪山,上面的积雪不多,大多是一些岩石峭壁,只不过这会儿已经成了一个雪山峰了。
  眼下只有往这个方向跑才是最安全的,或许在山上能找到山洞暂避一下。
  说是跑,其实是走,还是很慢的走。
  地上积雪太厚,我和谢雅楠在雪地中艰难行进着,压根都跑不起来,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龟速前进,只不过这样走没多大一段路身上就开始出汗了,之前被冻僵的身体好了很多,而且暴风雪的走势越来越小,我们的速度也随之加快。
  走在路上我不断回头看那东西追来没有,但是它好像去了那边就再也没有动静,难道是说话的那些人把它干掉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是肯定不能回头,往前走活的可能性大,回头多半会死。
  我们两个人一路上累的一句话都没有说,闷着头往前赶路,之前看那山还挺近的,走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居然还有好大一截路,这会儿虽然雪势所有减弱,但是温度依然在持续下降,落在身上的雪都结成了冰晶,露在空气中的脸都被冻的不会动了,张下嘴都难。
  脚下的路面随着距离的推进坡度开始逐渐向上倾斜,这会儿应该是到了之前看的那个雪山的区域内,眼下必须就近找到一个能背风歇息的地方,高原上稀薄的空气加上精神和体力高度的疲惫,让我的呼吸都已经出现了困难。
  我正准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谢雅楠,可谁知身后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脚底下的大地一阵剧烈的颤动。
  我和谢雅楠被这猝不及防的响声震的险些趴在了地上,惊讶地回头,发现声音是从贡嘎谷的出口处传来的,在这里还能隐隐看到些火光。
  火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