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32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行,不能睡,睡了就出不去了,我猛地拍了自己两巴掌想让自己清醒一下,却突然想起之前谢雅楠扇贡布巴掌的场景,贡布就是那样被扇醒的,难不成我也学她那样扇自己耳光?
  只能这样,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想到这我抬起手对着自己的脸卯足了劲儿打了下去,连打了好几下,感觉眼睛冒金星,脸都肿了,我这才停下来缓了缓继续往前跑。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跑了几步之后眼前豁然开朗,这个办法果然有用,得亏之前贡布中过招,我又舍得对自己下手那么狠,不然还真得栽在这。
  刚一出树林,谢雅楠就发现了我,连忙朝我跑了过来说:“你刚去哪了,我之前一直听见有人在叫我,像是你的声音,却又找不到人。”
  贡布这会儿也清醒了过来走到我跟前,我见着他们两个没事正要告诉自己的发现,刚一张嘴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而且吐得全是一些绿色粘稠状的东西,吐完之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脚底一软就往地上一头栽了下去。
  贡布眼疾手快急忙把我扶住放在地上,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脸色阴沉道:“不好,他吸了那林子里的瘴气,中毒了。”
  听了贡布的话我这才知道那林子里绿色的气体原来是瘴气,难怪在里面待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开始难受,只是这会儿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一样,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日期:2018-04-04 16:55:30
  谢雅楠在旁边着急道:“那么怎么办,有没有生命危险。”
  贡布没有说话,离开了一小会儿又重新回来,一股浓烈刺鼻的草药味儿突然传到了鼻子里,那药味儿刚一进鼻子,胃里又开始翻滚,又是一股绿液从嘴里吐了出来,可是那贡布丝毫没有把我鼻子上那个东西拿下去的意思,药味儿一直往鼻子里蹿,胃里就一直滚,一直吐,直到苦胆都吐了出来,贡布才将那东西拿开。
  而这会儿我也感觉身体好了不少,没有之前那么头晕想吐的感觉,但是就是没有力气。
  我试着张了张嘴,发出微弱的声音跟他说:“快离开这,那脏东西一直在附近。”
  二人听了脸色变了变,警惕地朝四周环顾了一圈,谢雅楠说道;“贡布拉,你把咱们的东西都带着,白不二我背。”

  贡布听了点点头就将我抱了起来放在谢雅楠背上,接着又拿出了三个小布囊,分别挂在我和谢雅楠的脖子上说:“那林子里的瘴气非常厉害,这是我们藏族特制的防瘴气的草药包,能抵挡一会儿,咱们路过山谷的时候一定要快,不然很难出去。”
  谢雅楠听了点点头,等贡布将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就快步进了山谷。
  我没有想到谢雅楠的身体看似纤弱,背着我跑起来一点都不费劲,我之前还想劝她说扶着就行了,但看起来多此一举。
  日期:2018-04-04 17:15:30
  进了山谷之后,我一直注意着两边树林里的动静,发现从我出来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我能感觉到那林子里有个东西一直在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那山谷里原本20分钟的路程,我们不到10分钟就已经看到出口了,而且能感觉到一股水汽扑面而来,纳木措湖要到了。
  感觉到背着我的谢雅楠已经不堪重负,身体在跑的时候摇摇欲坠,我有些于心不忍的说让她把我放下来,几步的路程我应该能行。
  谁知谢雅楠咬着牙从牙缝里寄出来一句话:“别废话,一个都不能出事!”
  谢雅楠的话把被感动的刚准备夸她两句,却感觉身体一个失衡,就往前面栽了出去。
  身体毫无防备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歪倒在了地上,我咧着嘴抬起头发现眼前豁然明亮了许多,便连忙回头发现谢雅楠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吓了一跳,连忙使出全身力气朝着她爬了过去,把她的头扶起来正准备问她怎么样,却见睁开眼长叹了口气道:“可累死老娘了。”
  听了她的话我眼圈都快红了,正准备发几句感动感言,贡布走了过来把我俩一只胳膊架起一个就往外走,边走边说:“到了湖边才算安全。”

  要说这贡布的体格真不是盖的,背着我们所有的物品跑了这么远看着一点事都没有,直到又走了一段路,才把我们放了下来,我这才注意到,我们到了一个雪山下的大湖旁边。
  日期:2018-04-04 17:35:30
  那片湖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当天天色已经快黑了下来,映的整片湖水都是黑的,幽黑的湖水深不见底,让人看着容易产生很多不好的联想。
  我突然想到了八服剑锋上的那块带着鳞片的肉皮,那玩意儿不会是从这湖里爬出来吧?
  想到这我连忙想离湖边远点,却被贡布拦了下来说:“你现在最好别动,那瘴气很厉害,这药包只能压制住你已经吸进体内的瘴气,却不能根治,我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
  我试着活动下了身体,发现虽然比之前稍有好转,却也强不到哪去,想挪动身子坐起来都难,当时脸一耷拉说:“这山还没进呢,我不会就这样废了吧。”

  贡布说:“不会,之前我们那村子里也有人在采虫草的时候着过贡嘎谷瘴气的道,但是后来被治好了,听说是用力贡嘎谷里的一个草药,名字我不记得,但我知道长什么样,待会儿把你们安置好了我就进去找找。”
  贡布的话我听在耳朵里虽然很感动,但一听他还要再进贡嘎谷便摇头说:“不行,那地方你不能进去,里面很邪门,而且那东西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你这样进去很危险,接下来可全都靠你领路。”
  谁知道贡布的性子比我想的要执拗的多,说了声让我安心休息之后就去那边支帐篷去了,我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就听到谢雅楠在一旁说:“在藏族人的思想里有恩是一定要报的,不然死后没有资格天葬,会是一具污秽的尸体,你就让他去吧,而且贡布拉的本事要远超过你的想象。”
  我看着贡布在一边忙碌的身影,这个一路上话不多但是像一座山一样的男人,确实和他守护神的名字很配。
  等所有的帐篷都之好之后,我们围在一起吃了点东西,中间我把在树林里遇到的所有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贡布,让他千万小心,实在不行就赶紧回来,我不要紧,他可不能出事。
  贡布一边往嘴里塞着青稞饼,一边含糊不清的答应着,吃完后抹了抹嘴跟谢雅楠说了句晚上小心点后就要离开。
  我忽然叫住贡布让他等一下,将手中的八服汉剑递给他说:“把这个拿着,关键时刻能保命。”
  谁知贡布咧着嘴从身后抽出一把一米多长亮闪闪的开山刀说道:“不用,我有这个,能砍死老虎。”
  我说不行,你那玩意儿砍老虎可以,但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得靠我这个,你必须拿着。

  贡布迟疑了片刻,点点头将八服拿在手中便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25
  日期:2018-04-05 09:14:15
  贡布走了之后,谢雅楠笑着看着我说:“虽然不知道那把剑的来历,但肯定不是凡物,你就舍得给他么?”
  我说:“再珍贵的东西也比不上一条人命,他要是因为我出了事,我这辈子都会生不如死。”
  谢雅楠听了盯着我半天,突然叹了口气道:“干这行像你这种性格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说:“管他什么好坏,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不过又转念说道:“你觉得林子那长着鳞皮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感觉有可能是从这湖里爬出来的。”

  谢雅楠沉吟了片刻说:“我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好像能迷惑人,但是肯定不会是从这湖里爬出来的。”
  我说为什么?
  “因为这是人皮湖。”
  我被谢雅楠的话下了一跳,连忙往一旁的湖水里看,以为里面会飘出个人皮出来,却看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动静,就问她:“啥意思啊?里面有人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