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29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贡布的话音刚落,外面的风沙突然就消失了,就跟它突然出现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只是车头前的白色牦牛不见了。
  我们三个见状面面相觑,心道不会这么邪门吧,又下车找了找,才发现那牦牛确实是不见了。
  日期:2018-04-04 11:55:30
  贡布重新发动了车子,剩下的路程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脑子里还都是刚才飞沙走石和牦牛突然不见的画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对这次旅程也开始隐隐有些担忧。
  离开县城一段距离后路况开始变差起来,路段从柏油路开始变成泥土和石头混合,未修的路,道路旁开始逐渐出现裸露的河床,另一边是一条宽广奔腾的河流,贡布说这条河叫年楚河,是雅鲁藏布江最大的直流,哺育着日喀则这片土地,只要沿着年楚河一直往上走,很快就能达到我们的第一站,纳木措湖了。
  车子开到后面地上的东西已经算不上是路了,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泥潭,光是下来推车都推了五六次,坐在车上的时候,肩膀上扛着的脑袋被甩成一团浆糊。
  后来车子在一座小山峰的下面彻底报废了,整个车头都掉进了泥坑里,贡布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他脑袋也晕了,没看见。
  这个地方离纳木措湖还有接近10公里的路程,我们几个都累的不行了就坐在一旁休息,贡布给救援中心的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拖车顺便再送辆车来,不过得等很久,天气允许的话也只能夜里到了。
  我和谢雅楠坐在车顶上,看着荒芜人烟的周边环境,对谢雅楠说:“估计前面的路况只能比现在更差,等救援中心送车过来也开不了多长的路,干脆直接走过去得了,不然到了夜里路更难走。”

  当时已经接近黄昏,按照天气预报上来说暴风雪会在后天的凌晨来袭,我们的时间并不多,纳木措只是第一站,我们还要到马卡鲁峰,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再说10公里也不长,咬咬牙就过去了。
  谢雅楠听了点头同意,正准备喊下面的贡布,却见贡布指着旁边山峰的半山腰上的一个建筑冲我喊:“那上面有个寺庙,咱们去找里面的僧人帮忙把车拖出来,这样就不用等救援队了。”
  我和谢雅楠听了一喜,见右上方的半山腰上确实有一个闪着金光的建筑,应该是寺庙顶上镀的一层类似于金一样发光的材质,而且山坡也不高,估计几分钟就上去了。
  本来我说我要留下来守着车,结果谢雅楠说车要是能被偷走咱们还费这劲干嘛,我想了想也是,就跟着上去了。
  可是等我们登上山的时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这山上压根没有路,我们这一路是连走带爬才上来的,如果这上面的真有寺庙的话,起码该有条供僧人上下山走的路才对啊。
  可是这会儿眼看就要走到头,也没想那么多,几步翻过一个小山坎后,进入视线的,是一座仿佛沉寂了千年的古刹。

  日期:2018-04-04 12:15:30
  寺庙的主体是由一块块巨大且斑驳残缺的石砖垒砌而成,庙身紧紧贴在山体上,石砖的颜色和身后的黄土一致,将寺庙巧妙地融入在了山间。
  只不过这寺庙不像是平常所见的那种旅游景点的那种,倒是有些像印度或者缅甸那边塔庙,金字塔形的塔顶下是一扇巨大的菩提门,两根硕大的圆形石柱立在门前,放眼过去,一股浓厚的历史稀奇扑面而来。
  爬过这道坎之后,便是一节节布满泥土的阶梯延伸到寺庙的门前,最为奇怪的是,在阶梯的两边,立着两座高大的蛇形石像。
  那巨蛇背生双翼,面目狰狞,张大了巨口显着獠牙正对着通往寺庙的方向。
  我看着眼前古怪的寺庙背后直冒凉气,转过头看向旁边的二人,也都一脸吃惊地盯着眼前的寺庙,见他们二人都不说话,我开口道:“这个寺庙看着有些诡异,咱们还是别去触这霉头,回去吧。”
  贡布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谢雅楠却皱了皱眉头说:“我想进去看看。”
  我有些吃惊地看着谢雅楠,按说这方面的东西她要比我谨慎的多,怎么会冒失地想着进这种鬼地方。
  我正准备拦住她,可谁知她压根不管我们径直地就走了进去。
  我和贡布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走在石阶上,我一直注意着两边的蛇雕和谢雅楠,发现谢雅楠从看见这座寺庙开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寺庙以外别的地方,直直地盯着菩提门看。
  日期:2018-04-04 12:35:30
  我本来想跟谢雅楠提醒点什么,可是想想还是算了,就一直跟在她后面,整个过程中都很压抑,从踏上石阶开始,就感觉到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们,我左右环顾了几次,都没有发现什么,心道可能是自己有点太过杞人忧天了吧。
  走过石阶,来到菩提门下,寺庙大殿里的情景一览无余,整个大殿除了四根圆形石柱做支撑殿柱外,就只有最前面的那个石像。

  石像雕刻成一个男身女头的模样,缠发椎髻,头戴一弯新月,颈绕一条长蛇,胸饰一申骷髅璎珞,腰间围着一张虎皮,四臂手持三叉戟、斧头、手鼓、棍棒,并且在额头上长着第3只眼睛。
  “呲”
  这是什么神啊,看着这怎么那么诡异。
  反正在我有限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像,而且这座寺庙的外形也不像是中国的寺庙,估计是国外的寺庙教供奉的神吧。
  我正想着忽然听到“噗通”一声,余光里贡布跪倒在地,朝着神像一个劲儿磕头,一边磕嘴里一边说着藏语,我不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从他的语气里却可以听出来,他很恐惧。

  我正准备问贡布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直不做声的谢雅楠开口了:“这是湿婆神像,是古印度湿婆教供奉的主神。”
  它就是之前说的那个湿婆神?
  可是为什么这里供奉着印度神明,而且贡布在怕什么?
  看着贡布这么大的个子全身因为恐惧抖成了筛子,额头上的汗哗啦啦往下淌,我不解地问道。
  日期:2018-04-04 12:55:30
  “湿婆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之一,湿婆神既是湿婆教的主神,也是印度佛教的三大主神之一,是毁灭之神,也是生殖之神,印度教最早传入西藏,和西藏本土的苯教结合产生了新的藏传佛教,比内地汉传佛教早了500多年。”

  谢雅楠盯着湿婆神像缓缓说道:“而湿婆教传入西藏的时间比这些还要早,那时很多的藏族人都信奉湿婆,因为湿婆不仅象征着毁灭,更代表着生殖和繁衍,其实这湿婆就是瑜伽的始祖,那些瑜伽的动作实则是湿婆教中的姿势,只是后来印度教传入产生新的佛教理念之后,这湿婆教就逐渐被遗弃了,但是现在仍然还有许多藏区的偏远地区仍然在信奉湿婆教,这座湿婆庙应该就是那时遗留下来的。”

  我听了谢雅楠的解释不住点头,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她对这个也太了解了吧,而且从见到这座神庙的时候她的反应就有些反常。
  这个时候贡布也从恐惧中清醒了过来,站起来拉着我们就要走,嘴里还说:“不能待在这,咱们冲撞了湿婆神,必须马上离开,等湿婆神发怒了咱们一个都活不了!”
  我说:“不至于吧,这神庙既然存在不就是让人拜祭和供奉的么,一会儿咱给她磕几个头不就行了。”
  可谁知那贡布听了连连着急跺脚说:“这不是一般的湿婆神庙,这里面供奉的是红眼湿婆!是邪神!”
  红眼湿婆?
  我听了再次看向湿婆神像,却发现他的眼睛确实是红色的,不知道是染上去的还是用了别的什么材料,之前没注意还好,听了贡布这么一说再看,还真瘆得慌。
  日期:2018-04-04 13:15:30
  我连忙跟谢雅楠说:“好了该看的你也看够了,咱们抓紧时间上路吧,不然今天晚上还真不一定能赶到纳木措。”
  贡布听了也连连点头说是,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可是谢雅楠跟中了邪一样站那一动也不动,嘴里一直在念道着什么但听不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