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28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04 10:15:30
  出了和平机场,在机场门口看见一个写着谢雅楠名字的大大的纸牌子,谢雅楠冲着那边招了招手,就招呼我过去。
  举牌子的是个看着年纪又40多岁的中年男人,体格健壮,比我高出一头还多,一张脸黢黑中透着藏族人特有的高原红,见到我们咧着一张大嘴连忙打招呼。
  谢雅楠跟我介绍说这个人叫贡布,在藏语中是守护神的意思,是这次在日喀则的向导,后面所有的事情都得拜托他了。
  我抬头看着像一座山一样魁梧的贡布,心说这守护神还真没白叫。
  贡布人很热情,见到我们之后急忙将我们手中的大包小包背到身上,就带我们去停车场,到了我才发现贡布开的是一辆普拉多。

  在西藏这种特有地形上,平时在都市里见到的那种所谓的SUV的悬挂和避震都跟纸糊的一样,在拉萨通往主峰大本营的搓衣板路中,到处停的都是挂掉的X5,牧马人之类的车,能飞奔前进不带减速的,只有小日本的那几款进口车型,其中就包括普拉多。
  上了车之后我们就直奔和平汽车租赁行,听贡布解释我才知道,这车行还不在日喀则,而是在日喀则下面的一个叫做仲拉县城里,开车得3个多小时。
  藏区的路大部分都很颠簸,大角度的急转弯又多,那贡布开车又快,我和谢雅楠一路上脸色铁青,脑袋发晕,胃里翻江倒海,一句话都没说,一到地方就跑下去拼命吐了起来。
  吐到最后,两条腿都发软了,贡布才扶着我,然后我再扶着谢雅楠走到了车行里。
  一进车行,车行的老板就通知我们这几天不租车了,马上要进入暴风雪季,外面太危险,让我们回去。

  我一听老板的声音就知道他就是那天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就告诉他我是白正则的儿子,之前通过电话的。
  那人一听愣了一下,差异地看着我说:“你也是来找白正则的?”。
  日期:2018-04-04 10:35:30
  我“也”来找白正则的?
  还有人来找过我爹?
  我连忙问老板还有谁来找过我爹,那老板说:“今天早上来了两个人,也是说找白正则,不过已经走了。”
  我又问老板那两个人长什么样,有没有说和我爹是什么关系,在我爹失踪后他还联系过谁,还有就是我爹来的时候是几个人,有没有跟着一个女的。
  老板摇了摇头说早上他们来的时候自己刚睡醒,迷迷糊糊的,他们打听完我爹去的方向后就走了,不记得什么样,只是口音好像跟我差不多,而且我爹当时登记的时候只留了我的电话,他就给我打过,并且说我爹确实是和一个女人一起来的。
  听了老板的话我和谢雅楠对视了一眼,发现她似乎有话跟我说,就再次跟老板确定了我爹走时的方向后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老板还特地叮嘱我说去那边一定要注意安全,那个地方经常有人失踪,连尸体都找不到,千万不能在那过夜。
  回到车上,我问谢雅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谢雅楠说:“那个老板有问题。”

  我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问有什么问题,不就是一个普通车行的老板么,谁知那贡布先开口说道:“这家店好像换了老板,我之前来过几次,并不是他。”
  谢雅楠听了点点头说:“而且那个老板不像是生意人,身上的有一股很奇怪的气息,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一种感觉,你明白么?”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这谢雅楠的来历,但是她明显常年游走于危险之中,这种经验累积而形成的感觉非常敏锐,关键时刻能救命。
  日期:2018-04-04 10:55:30
  我说:“你们怎么看,那老板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咱们到底还去不去那个什么马卡鲁峰?”
  谢雅楠说:“去,当然去,我只是说那老板不正常,却没有说要害咱们,可能只是巧合吧,再说都到了这里,不去那还能去哪?”
  我说行,一切听你们的安排,现在可以确定我爹娘是到了这里没错了,但是另外两个来找我爹的人是谁,按说那老板只给我打过电话,不应该有其他人知道他在这里。
  “你爹来之前就告诉过某人也不一定。”谢雅楠想了想说道:“总之这一趟不太平,都打起精神,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汽车缓缓驶离仲拉县城,开始进入到一望无垠的广阔高原中,我和谢雅楠再三叮嘱贡布开车悠着点,他才放慢了速度,这也使我们有点心情去心上沿途的风景。
  高原的地貌和我之前在内地见到的完全是两个概念,透过车窗入眼处地面宽广平坦,没什么起伏,但是往远处望,却是山峦起伏,一座座拔地而起直冲云霄的远古冰川连成一片,延绵不绝,让人看着心生敬畏。
  刚离开县城的路还算平坦,都是崭新的柏油路,路旁偶尔会有一些挂着神幡的寺庙或人家,途径一个设有木栅栏卡的村落时贡布告诉我们,马上就要到挖虫草的时候了,那里是专门挖虫草过活的藏民区,不让外人进的,只不过他们认我的车牌,没事的。

  日期:2018-04-04 11:15:30
  果然,在路过这个村庄的时候我看到了很多藏民站在村子口伸着脑袋朝我们这望。
  我伸手冲他们打了打招呼,却被谢雅楠打了回来说:“别乱打招呼,咱们两边文化差异很大,你看似友好的动作,说不定在人家那边是骂人的。”
  我缩了缩脖子老实了下来,谢雅楠笑着说:“贡布拉以前就是这个村子的人,在干向导之前是挖虫草的好手,可以一个人带着一床被子和一点干粮在雪山上趴上一个月。”
  贡布在前面憨厚的笑了笑,我正好奇两人是怎么认识的,原本正常行驶的车突然一个急刹,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车停稳后贡布马上开门跑下了车,我和谢雅楠以为遇到了什么情况就赶紧跟了下去,却发现车头前正站着一只身上挂着红、蓝、绿布标的白色牦牛,那牦牛站在路中建一动也不动,一双眼睛盯着车看,敢情是这个东西挡住了去路。
  可是贡布却在突然双手合十扑倒在牦牛面前俯身额头着地拜了拜三拜,然后看那牦牛纹丝不动后招呼我们站在一边,说:“湿婆神现在不让咱们过去,等等吧。”

  我没明白贡布什么意思,就让他解释下,他说这马卡鲁峰中的马卡鲁其实是来自于梵语,代表着大恶,也同样是印度教中至高无上的湿婆神的别称。
  她的性格反复无常,时而冷酷无情,时而仁慈善良,马上就是暴风雪季,也就是湿婆神发怒的日子,前面挂着神带的牦牛是给湿婆神的祭品,祭品没有进山,证明湿婆神没有接受我们的诚意,现在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日期:2018-04-04 11:35:30
  我咂了咂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换做以前的我听到这些肯定是不屑一顾,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也不得不对这些事情保持一种畏惧,那是对未知事物的一种敬畏,常怀敬畏之心的人,方能行有所止。
  我们三个人坐在车上吃了点东西,又聊了一会儿,中间还有旁边的藏民给我们送来了杯奶茶,眼看着日头就在往下落,可是那牦牛一点进山的意思都没有,一直在路中间转来转去,我不免得有些着急。

  谢雅楠也有点坐不住了,就问贡布:“这神牛要是一直不走的话,难不成咱们一直待在这里么?暴风雪给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啊。”
  贡布听了也是盯着牦牛眉头皱在了一起,整准备开口说话,突然天上的云朵一阵翻滚,平底气了大风,那风夹杂着砂石铺天盖地,我们吓的连忙把车窗关上,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灰蒙蒙一片,跟起了沙尘暴一样。
  我说湿婆神不会发怒不让咱们进了吧,这股风沙来的也太邪门了。
  贡布给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让我别随便议论湿婆神,咱们还要进山的,得罪了她可没有好下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