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和范旺的第一次真正的见面,多年过去后,也没有人知道两人在那一天到底谈过什么,有人范旺和安邦之间暗中达成了协议合作,因为从那天之后,范旺很快就开始升职了并且一路坐到了总警司的位置。

  但也有人不对,因为在以后的多年里,范旺也亲手抓过不少大圈的人进去。
  有一点肯定的是,他们两人之间绝对有着某种外人所不知道的约定,但这个约定也成为了一个不解的谜题。
  几天后,警方召开发布会,就在九龙城警局,对外宣布了圣玛丽案子的进展,也了几天前晚在元朗海岸边交火的状况。
  简单点就是,香港警方经过一场浴血奋战,在无人员死亡,几名警员轻伤的状况下,抓住了一名嫌疑人,重点点了下抓住的这个大圈仔,至于对于在逃的人则是轻描淡写的就给掀过去了。

  这个发布会一开,就有大事化事化了的节奏了,这个案子将会逐步淡化下去,时间一长就不会再过问了,而民众的目光也会渐渐的从这个案子移走,不会有太多的关注了,政府那边因为抓住了嫌疑人,压力也会随之减少很多。
  这个案子办的让很多人都懵了,好几方都非常的迷惑,蒋中元期待着香港警方对安邦他们进行全面打击和抓捕,他觉得自己挖的坑很有效,初来港岛的大圈帮是绝对没办法扛下来的。
  但没想到的是,几天后警方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给这个案子一锤定音了,这可让新安社的这位龙头大佬大大的吃了一惊。
  为什么屠刀刚举起来,就又收回去了!
  蒋中元办公桌对面,坐着新安社的白纸扇,宋常春,新闻发布结束,他就把自己的头号军师给叫到了办公室里。
  白纸扇在社团里的地位很超然,也很奇特,每个社团里都会有这类人物,这是从天地会成立之初就延续下来的,社团里的白纸扇没有财权和调动人手的权利,只听命于龙头一人,不受任何人的管辖和指挥,虽然他似好像没有什么权利,但却几乎受到社团里所有人的仰视。
  因为白纸扇都是龙头最信任的人,也是能轻易影响龙头决定的人,白纸扇的身份和作用就相当于三国时期,刘备身边的诸葛亮。
  蒋中元很不理解的道:“这帮大陆来的泥腿子,温饱尚还才勉强解决,他们哪来的能力,让警方把这个案子给压下去了?”
  “用钱买通的?”宋常春眯着眼睛道:“他们从地下钱庄里,可是抢走了几十万的”

  蒋中元摇头道:“不对,这么大的案子,他们递多少钱都不管用,没人敢接的,一旦捅出去了这个黑锅谁也背不起,更何况,范旺那个人你见他什么时候收过黑钱了?”
  宋常春沉默了片刻,道:“那就是代表着,在大圈的身后有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关系在帮着他,很有能量”
  “可是也不太对劲啊,如果有这个关系的话,他们早就应该动用了,而不是等到被我们逼的无路可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之后才用的,这一点有点不通呢······”蒋中元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始终想不明白症结在哪:“常春,你我们接下来得怎么办?”
  宋常春沉吟了片刻,道:“我们冒然闯进了跟大圈的纠葛中,明显已经退不出来了,我觉得应该先这样,暂时观望,一是想办法查查,能不能摸出大圈背后的关系,再一个,他们既然选择在港岛落脚,那首先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得生存,钱庄里抢走的几十万港币不可能让他们几个人活一辈子,那想生存首先就会寻找一条出路,然后我们就见招拆招”
  “也就只好先如此了!”
  蒋中元靠在椅子,脑袋里过着王莽和安邦的身影,这两个后生仔的出现,让蒋中元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他总觉得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所在的大圈帮,恐怕会给自己带来无穷尽的麻烦。

  蒋中元想不通,但疯彪想通了,警方一召开发布会,疯彪就知道肯定是黄连青起的作用,黄子荣的女儿绝对有这个实力和警方高层打招呼,虽然不会真让案子就此完结,但至少可以让警方对大圈的抓捕暂缓一下,来个外紧内松的状态。
  那个年代,香港的顶级大富豪和政府还有警方之间的关系极其亲密,甚至有不少重要职位都是这些大富豪们出人出力给捧去的。
  疯彪对安邦的态度也再次发生了转变,背靠大树好乘凉,安邦能和黄子荣扯关系,这相当于是在自己的头顶,撑起了一把保护伞啊。
  可惜的是,这件事有点太错综复杂了一些。
  安邦并不知道黄连青出面找了警务处长才让这个案子被压了一下,他还以为是自己和范旺的那段谈话起了很大的作用。
  其实就连黄连青自己都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给警务处长打了电话。
  风平浪静之后,徐锐的枪伤也渐渐转好了,行动有些碍事,但人已经没问题了。
  又过了几天,试探了下警方的态度,似乎已经对他们大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安邦和王莽他们开始堂而皇之的出现了。
  安邦回家了,当他来到家门口的时候,鄢然已经领着鄢伯熹站在门前等着他了。
  孩子见到安邦顿时“哇”的一声就哭了,紧紧的搂着他的两腿道:“叔,我和妈妈都以为你不要我们了······”
  安邦揉着熹仔的脑袋,着鄢然道:“有些事耽误了,不能露面”
  鄢然轻声嗯了一声,道:“我知道的”

  _E
  最近,关于大圈的事在香港闹的风言风语,鄢然几乎每次出去买菜都会听闻外面的人在谈论,她知道安邦不会扔下他们母子突然消失,只是被耽搁了而已。
  熹仔哭的稀里哗啦,鄢然却是强忍着没让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个女人在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那份尊严和坚强。
  王莽无语的着两人,指了指搀扶着的徐锐道:“含情脉脉,你们也换个地方啊,没这还有个伤员等着进去休息呢么”
  鄢然脸蛋一红,咬着嘴唇侧过身子道:“你们先进来,我去准备饭菜······”
  晚,鄢然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席间,安邦给李奎曾经坐过的位置摆了一杯酒。
  日期:2018-09-0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