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程辉压了压手道:“别那么激动,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给民众还有政府一个交代,压下那些负面舆论,明白么?案子你还可以慢慢的去办,但对外,我们要一致表明,案子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嫌疑人也落了”
  “砰”范旺两手拄在桌子,吼道:“这是欺骗”

  “这是处长的意思,范sir······”
  范旺呆住了,无言以对。
  几分钟之后,愤愤不平的范旺推门而出,他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挫败感,自己一门心思想要打掉香港的社会团伙,但却发现他空有一身力气却无处去使,警队的水太深了,远远不是他这个督察能够左右得了的。
  范旺出了警局,着外面灰蒙蒙的天,雨落下,衬托出他此时的心境,极其不平还有屈辱。
  “咣当”范旺车关车门,抿着嘴拍着方向盘,气血涌。
  车刚出警局,行驶在路。
  忽然间,范旺到,前方的路站着个身体笔直的人,手里撑着一把雨伞,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驻足在马路边正静静的着他的车子。

  “嘎吱”范旺一脚踩下刹车,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撑着雨伞的人影突然迈步朝着他这边走来,范旺右手伸进怀里掏出了枪,打开车窗。
  撑伞的人,范旺熟悉却又无比陌生,在昨夜之前两人从未见过一面,几天前,范旺甚至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最近一段日子,这个叫安邦的人却成为了范旺心中的一个梦魇。
  安邦走到警车旁边,弯下腰,笑道:“阿sir,能聊聊么?”
  “唰”范旺直接抬手,枪口冲着安邦的脑袋,眯着眼睛道:“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警局附近,安邦,是你疯了,还是我花眼了?”
  安邦指了指他手里的枪,道:“你开一枪,试试就知道自己有没有花眼了”
  范旺不可置信的着安邦,手里的枪哆嗦了一下,这一幕让他感觉太不真实了,就在昨天面前的人还拿着AK和他对拼,他处心积虑的想要抓住对方。
  可没想到今天,他居然活生生的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范旺真的很想扣动扳机,杀了这个大圈仔,无疑真的会让案子进入落幕的阶段,但他的手就是没办法扣动扳机,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容易。
  这个大圈要么是活腻了,要么是疯了,不然不可能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警局门口,还离的自己这么近!
  “那边······”安邦敲了下车窗,指了指马路对面。
  一个壮硕的身影游荡在马路,沐浴着淅淅沥沥的雨,离了二十几米远,范旺都能从对方的身感受到了浓浓的爆发力,和危险的气息。
  安邦趴在车窗,淡淡的道:“你信不信,你要是一枪打死我的话,我兄弟的身带着一把AK三个弹夹,你算算我死了之后,他能拉下多少人来给我陪葬?”
  范旺咬着牙嘎吱直响,手里的枪无力的颤抖了几下,最终他恨恨的指着安邦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安邦收了雨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聊几句,范sir?”
  范旺开动车子,离开警局,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街道,安邦着车窗外面的景色,开口道:“香港是个好地方,哪怕是在乌云下也掩盖不住香港的繁荣,都这里遍地是黄金,钱也好赚,这话虽然夸张了一点,但肯定要比内地强多了,所以有很多大路仔会跑到香港来讨生活,可偏偏这个地方似乎不愿意接受我们这些讨生活的大陆仔,对么,范sir?”
  范旺哼了哼,道:“香港接受安分守己的内地人,不接受作奸犯科的人,这种人不光香港不欢迎,哪里都是如此”
  安邦笑了,道:“谁生下来就是强盗劫匪?你生下来就是丨警丨察?阿sir,我们安安稳稳的赚钱吃饭不好么,非得提着脑袋做事,我们愿意么?那不还都是被逼的么,警官,我刚来香港的时候是在码头扛包的,一个月能赚两百多块钱,钱虽然不多但总归可以让我吃饱饭有地方住了,但你知道么,就这两百多块钱你们香港人都不愿意给我们,一个月下来剥削的只剩下几十块,你告诉我,饭我都吃不了生活还怎么过下去?”

  范旺皱眉愣了愣,没有开口,大圈仔在香港受欺凌不待见的事谁都知道,绝大多数的香港人都太欢迎这些大陆来的人。
  “我们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但受到的却是最不公正的待遇,有谁会为我们打抱不平么?”安邦冷笑着道。
  “你们的来路首先就有问题,偷渡到香港,被接受的可能性自然很”
  “都是中国人,这么有意思么?”
  范旺哑口无言,其实他骨子里还是和很多香港人的想法不同的,对于自己是炎黄子孙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否认过,范旺的爷爷就是从内地过来香港的。

  安邦掏出烟来,点,淡淡的道:“我来不是和你诉苦装可怜的,而是有件事,我觉得自己可能和范sir之间有一些共同点”
  范旺扭头了他一眼,冷漠的摇头道:“谢谢,抱歉,我可能不会这么认为”
  安邦抽出军刺,轻轻的放在中控台,范旺瞄了一眼,三棱军刺刀柄方打着一串钢印。
  “中x人民解x军,第xx军”

  安邦着军刺道:“刀身沾了不少的血迹,就算擦掉了我也能闻到面淡淡的血腥味,这把军刺跟随我过战场,杀过人,是我用来保家卫国的,我出身于军队,历来受到的教育就是,作为一个军人要保护国家保护人民,作奸犯科的事不是我们应该干的,香港虽然被租给了英国,但九七之后就回归了,两岸人流动的都是相同的血液,阿sir,你觉得这样一个人会对香港的社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危害么?”

  “没有么?圣玛丽医院的事,就足以明一切了······”范旺反问道。
  安邦没有过多的解释,医院的枪案实在是他逼不得已才犯下的,解释明显是徒劳的:“范警官,你昨天晚我们大圈要是真下什么狠手的话,那元朗码头的海岸边,得会留下多少尸体?”
  “你什么意思?”范旺顿了一下着安邦,昨夜警方出动几十个人,但到最后只有几个丨警丨察受了枪伤而已,一个都没死。
  安邦道:“我们无意和警方为敌,所以昨天晚哪怕就算差点没逃出去,还有个同伴被你们给抓住了,但到最后我们的枪口始终都没有指着你们的脑袋和胸膛”
  范旺道:“我还得谢谢你的手下留情呗?”
  “你应该替你们那些同伴谢谢我,谢我们的不杀之恩,如果想杀,你能带回一半的人就不错了”安邦轻声道。
  范旺顿时语塞,屋无力反驳。
  安邦拿起军刺,摩挲着刀背面的钢印,道:“其实有一点我和范警官,是能有共鸣的·····听,阿sir进入警队加入O记的目的,就是想让香港的社团从此以后销声匿迹,哪怕就是不能消失,也不可能像现在和以前那样猖狂,对么?”
  “社团就是香港的一颗毒瘤”范旺咬牙道。

  “恰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安邦扭过头,轻声道:“阿sir,我来帮这找个忙如何?”
  “唰”范旺皱眉不解的着安邦,一时间没太明白安邦话中的意思。
  “找个地方,我和你敞开心扉的聊聊······”安邦拍了下他的肩膀道:“有个君子协定,你肯定很感兴趣,比如以后香港的社会里如何让社团销声匿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