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sir,追么?”范旺了眼问话的同僚,还有身边明显不作为的丨警丨察,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
  范旺也出来了,凭借他们这一伙明显战斗素质低成渣了的丨警丨察,根本别想拦住车里那几个大圈仔,对方火力强横,战斗力爆表,他们真要是下了杀手的话,自己这边的丨警丨察不得会落下好几条人命,真要是死了人的话,他这个O记的督察就不光是被扒掉一身警服那么简单的了,论责任足以让他也被关进大牢里了。
  能逮住一个,总比全逃了好,至少可以有个交代了,也许还能从这个人的身,顺藤摸瓜的把那几个逃了的大圈仔再给挖出来。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很多人都有这个心思。
  一场发生在海岸边的交火冲突,落幕了!

  安邦不清自己是输了是赢了,从他个人私仇的角度来讲,干死赵六民他对陆曼的在天之灵有个交代了,但从团伙的角度来讲,李奎落,对大圈是个很严重的打击。
  因为,他们才刚刚起步发展,却因为安邦个人的私事,而导致一个成员被抓,这件事怎么都有点不太好。
  这一次李奎被抓,只是大圈成长之时坎坷的开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大圈帮在和港岛社团交锋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多人入狱了,直到大圈离开香港都没有断过。
  警方这边,在对大圈展开了长达一个多星期的围捕之后,算是见了成效,李奎落,警队从到下都有了交代,真要是再有一段时间,抓捕大圈仍然没有任何进展的话,恐怕警方高层都得要头疼了。

  那辆弹孔遍布全身的车子离开元朗码头之后,就被安邦他们给扔了,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在路边又撬了一台车,才再次路,在城区里绕了好几圈确定没有任何的尾巴之后,他们才回到了九龙城码头的仓库里。
  后腰中了一枪的徐锐趴在床,衣服全部都被撕开,安邦蹲下身子皱眉着弹孔道:“没伤到脊椎就是事······”
  “先把弹头取出来,哥,你来还是我来”王莽问道。
  安邦抽出军刺道:“我来,你们去找人要酒,纱布,针线,最好有葡萄糖或者盐水”
  徐锐中枪硬挺了没多久后,就昏了过去,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从伤口如果子丨弹丨是直着进去的那有可能打到了腰子,如果要是斜着穿透的话,完全有可能嵌在脊椎,前者还好一点,如果打在脊椎麻烦太大,完全有可能让徐锐落下下半身残疾的效果,要是伤了神经的话,他可能连肢体知觉都没有了。

  锋利的军刺割破了徐锐的皮肤,豁开一条口子后,安邦深挖了两公分,就见了弹头,弹头露出来几个人都松了口气,至少脊椎是没事了。
  王莽抹了把冷汗呲牙笑了:“还行,顶多以后就是伺候媳妇可能点事,人没啥大问题”
  安邦也笑了:“没事,多喝点腰子汤什么的补补,要不了两年就补回来了”
  侦查连里的士兵,随便拿出一个都能当半个战地医生来用,在战场受了伤之后他们多数都会自己先行处理一下,实在解决不了的,才会回到营地后找医生来。

  徐锐的枪伤,对他们来讲算是手到擒来的事。
  但没想到的是,安邦他们刚放下心,隔天早,徐锐就发了高烧,人依旧人事不省,并且伤口还有发炎的症状出现。
  “在这处理不了了,得想办法送医院才行,在烧下去脑子都给烧坏了”安邦拧着眉头,叹了口气:“人往医院送,搞不好是要露馅的啊”
  “去找曹宇,这子不是他认识个圣玛丽医院的大夫么,咱们多花钱就是了”王莽道。
  “啪”安邦头疼的点了根烟,脸阴云密布。
  从昨天到现在,他们闲下来之后,才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片困难重重的境地。
  李奎被丨警丨察抓走了,不知道后事如何,徐锐中枪昏迷不醒发了高烧,蒋中元现在肯定在外面虎视眈眈,设局圈了他们一下,不吹灰之力就把安邦给逼进了死胡同。
  警方现在只抓了一个李奎恐怕觉得可能还不太过瘾,现在外面肯定还有铺天盖地的丨警丨察再抓他们。
  “咣当”仓库门被推开,疯彪疾步匆匆的走了进去,手里掐着一张纸,进来后就递给了安邦。

  纸画着两个人的头像,从轮廓,大概和安邦,王莽有三四分的相似之处。
  “你们昨天和警方开火了?”疯彪手点了点安邦和王莽,道:“消息都传出来了,是元朗那边枪响了半夜,尸体留下好几具,安邦我是挺佩服你们的,你问问整个港岛的社团,哪个敢和警方当街枪战的,这下子你们这帮大圈又要出名了”
  “这消息从哪出来的?尸体只有一个,是我那个仇家的·······”
  疯彪皱眉道:“不对,外面已经传开了,是警方死了好几个人”

  “蒋中元这是在造势啊”
  蒋中元一环扣着一环的给大圈挖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坑,借用警方之手没能把所有人全都给圈进去,蒋中元在今天早就让人散出了消息,把昨天晚元朗码头的枪案给无限放大了,这么一来安邦他们本就火浇油的局势,又再次被炒热了。
  王莽阴着脸道:“我再和他去谈谈······”
  疯彪扭头指着王莽的胸口,皱眉道:“提着枪去啊?靓仔,你威胁蒋中元的事,干一次可以算是逼不得已,再干第二次那就是坏了江湖规矩,明白么?社团也有社团的规矩,整个港岛无论是大社团还是帮派都会遵守,你可以和新安社正面冲突,甚至扫了他们的堂口,但你绝对不能接二连三的去找蒋中元,甚至是拿他的家人来事,不然都照你这么干,以后大家还怎么玩?阿莽,你得记住了,江湖的规矩很重要,不然你一旦打破了,我敢保证整个香港的社团会全都视你们为破坏游戏规则的人,你们大圈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就连咱们的合作关系也会立刻被终止的,因为你一起冲突就跑去要干掉或者威胁那些大佬,谁也不愿意见这样的事发生,所以干一次行,我奉劝你别再有这个念头了”

  大圈初入香港,对于社团的游戏规则安邦尚不清楚,他和王莽的办事方式受军人思维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在战场讲究一击出手就得见效,擒贼先擒王是之选,但在港岛的社团里,这么干却是犯了大忌讳的。
  大家抢生意抢地盘什么的,你可以摆在明面斗,可你暗地里老是去找人家的龙头,那所有人对此都会非常不满的,这一次你们对蒋中元下了手,就算把他给宰了,那下一次你们面对别的社团是不是也会采取这种手段?
  如此一来,整个港岛的社团都会立刻把大圈视为眼中钉然后群起而攻之!
  “这件事,我会去想想办法的,彪哥,我兄弟受了枪伤,子丨弹丨已经取出来了,但现在人高烧不退伤口感染,能不能找个医生”安邦脸一片愁云惨淡,李奎的被抓还有徐锐中枪,成为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座大山,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如果是正常冲突,他俩被抓或者受伤安邦都是能接受的,但因为自己的私仇把他们俩给搭了进去,安邦愧疚的很。
  “医生不难,社团里就可以找人,我稍后会安排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