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场本不算太错综复杂的恩怨纠纷,从内地延伸到香港以后,掀起了让恩怨双方都始料未及的波澜,甚至多年以后,有些知道内情的人都曾经过,安邦和赵六民之间的恩怨,就是改变港岛社团现状的导火索,如果不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情仇,也许大圈帮的存在可能就是另外一副状态了。

  平静的下午过去,夜晚即将来临。
  和两月前安邦,王莽他们偷渡到香港一样,今天的海风吹的也不,离岸挺远就能闻到一股扑鼻的腥味传来。
  元朗海岸,这个年代还是比较萧条的,只有码头一带有些人烟,往前往后延伸出很远,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
  天黑之后,九龙码头仓库里,三把黑星两把AK被填装好子丨弹丨,枪调好被分发给了五个人,他们出门了那辆轿车,赶往元朗海岸附近。
  “蒋中元会不会暗中设计我们一下,明着是把赵六民偷渡的消息给送了过来,但暗地里他却准备了人手在那守株待兔,准备把我们一打尽,毕竟这几次扫荡他的堂口还有地下钱庄,让新安社损失也挺惨重的,此仇不报非君子啊,蒋中元那人肯定算不什么君子,但人通常都是睚眦必报的,我啊他很有可能会阴我们一把”王莽是他们这里唯一一个和蒋中元近距离接触过的人,那次在车里见面,他就出来了,这个新安社的龙头能屈能伸,能忍辱负重,这样的人有仇不报似乎不太可能。

  安邦道:“可能性是有,不过他也有可能不会冒这么大的险,他真要是派人埋伏在那,我们去了之后肯定得交火,一旦火拼起来新安社就会面临严重的损失,他就算能承担的起恐怕也很头疼,再了要是万一引起警方的注意,那就更得不偿失了,他要真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忍一忍是对的,想报复以后有都是机会,不急在这一刻了”
  安邦和王莽猜测的算是有点靠谱,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蒋中元没有放下报复的心思,却采用了另外一种方式。
  能做到社团龙头的位置,谁也不是蠢货二百五,蒋中元出身军伍家庭,他老子和爷爷关于兵法玩的很溜,传到他这,三十六计用的极其娴熟。
  比如,驱虎吞狼,暗度陈仓!
  晚九点多钟,赵六民被一辆车送到了和蛇头接头的位置,蒋中元派了两个马仔过来跟着他,三人熄了车灯坐在车内,静静的等候着。

  距离这辆车大概三四公里远的路,安邦他们的车子停在路边之后,就没敢再往前开了,车灯和发动机的轰鸣声很容易打草惊蛇,他们并不知道赵六民登船的确切位置,只能顺着海岸线一路搜索过去。
  7:最_新W章0t#:c
  五个人到了岸边之后,就分开了,各自穿着一身黑衣悄无声息的奔着前方摸索着。
  安邦他们采取的是地毯式搜索方式,他们必须得在赵六民登船之前把人给留下来,否则一旦他了快艇,仅仅一到两分钟的时间内,他就有可能消失在海平面,夜晚下海的能见度几乎为零,就算安邦的枪法再准也不可能在不清目标的情况下击中对方。
  五个人拎着枪,一字散开,从下车的地方开始朝着前方推进。
  同时,车里坐着苦等了有两个时的赵六民,推开车门走下了车,从身掏出根烟塞到嘴里,刚要划着火柴他的手却突然顿住了,眼睛的余光瞄向了车内陪他的两个马仔,两人正在闲聊着。
  “哎,靓仔抽烟么?”赵六民摆了摆手问道。
  车内的人啊了一声,伸手道:“谢了,赵生”

  赵六民的手又是一顿,但还是把烟给扔了过去,车内的两人接过烟后就点着了,黑夜里,赵六民脑袋“嗡”的一声就蒙了,冷汗从脑门流了下来。
  他强自镇定的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嘴唇,颤抖的手也划着了火柴,点了自己嘴里的烟。
  就在刚才,赵六民察觉到了一点点的不太对劲,这个生性狡诈的京城大顽主,心细如丝,唐刚曾经和他过无论是从内地偷渡到香港,还是从香港回内地,在登船时间未到之前,绝对不能有任何异动出现,只有船来的时候才可以发出讯号,其他时间一定要保持绝对的安静才行。
  不然,哪怕就是你抽根烟带来的光亮,都有可能暴露自己的目标。
  是的,赵六民刚才下车之后,要点烟的时候忽然觉察到了这一点,他一个第一次偷渡的人都能想到这点,车里两个在混社团的马仔会不知道么,知道的话应该是立马阻止他才对,而不是跟着赵六民一起抽烟。
  脑袋里一连转了好几个弯之后,赵六民立马意识到问题出现了,要么是这两个马仔真的疏忽了,要么就还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蒋中元根本不会在乎他到底能不能偷渡回内地,这两个马仔在这之前肯定得到过某种暗示!
  想到这一点,赵六民的脑袋嗡嗡直响,他大口大口的抽了几口烟之后,转身冲着车里的人,笑着问道:“靓仔,我听中元,最近蛇头都不好接活的,怎么今天忽然就有人敢接了呢”
  一个马仔道:“赵生啊,大佬联系的事我怎么知道呢,我们是他手下的人,只管听命令就是啦,再了总归有人敢不要命挣钱啦,只要价钱给到位还怕没人干么?”
  “哦······”赵六民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我还以为,你们经常送人出去呢,比较熟悉这个呢”
  马仔笑道:“倒是经常送人出去,以前社团里有兄弟犯了事要跑路,我们都会联系人把他们送到泰国,澳门这些地方的啦,还算是有点熟悉吧”

  赵六民了眼他们手里抽了半截的烟,嘴角抽搐了几下,转身道:“我去那边方便下”
  马仔了下时间,皱眉道:“赵生,接人的船马就要到了”
  “没事,我就去撒个尿,一会就完事了”赵六民头也不回的摆了下手,手插在口袋里走向远处。
  赵六民已经彻底料到,这里面有问题了,两个经常送人跑路的马仔会马虎大意到这种程度么,烟都要抽完了,他们都没想起来要掐灭烟头免得暴露自己?

  赵六民刚走,海平面远处忽然有一束灯光闪了闪,紧接着快艇的马达声就传了过来,一个马仔见状闪了下车里的大灯,然后冲着不远处还没消失的赵六民喊道:“赵生,船来了······”
  两个马仔完,对视一眼后,就拉车门发动了车子。
  远处赵六民听见后面的叫喊声之后,根本都没犹豫,朝着反方向撒腿就跑。
  两个马仔都楞了,这个赵先生怎么在船来的时候反倒是掉头逃了?
  “先走,我们送人来就完事了,大佬其他的不用管······”一个马仔完,就拿起了手提电话。
  而这时百米外的安邦他们也到了海平面打过来的讯号,就知道接人的蛇头要到岸了。
  几人顿时撒腿狂奔,一路疾驰跑到了过来,两个马仔刚刚发动着车子要离去,就见前方有两人端着枪指着他们的车子。
  “赵六民可能在里面,拦车”安邦完,那辆车“嘎吱”一下就停了。
  两把AK枪管子同时顶在了两扇车门的车窗,王莽道:“别动,车门打开”
  安邦拉开车门,朝里面扫了几眼,皱眉问道:“你们是不是送赵六面来偷渡的?”
  “是,不过他刚刚朝着那边跑了”
  “跑了?”安邦不解的喊了一声,海的快艇已经越来越近,甚至已经能够到船影了,眼着马就要能船走了,赵六民怎么反倒是跑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