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6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特别是,今天还有一道江湖追杀令被发了出来。
  曹宇哭腔着嗓子道:“邦哥,邦哥,我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和你们玩不起了”
  “抽根烟,淡定一下”安邦掏出烟塞到他的嘴里,然后索性盘膝就坐下了,指着自己道:“你你的胆,邦哥现在被整个港岛的丨警丨察通缉,半数的社团追杀,我怕了么?”
  “邦哥,可你不是人啊”
  “啊?”

  “不是,不是,你不是正常人啊”曹宇结结巴巴的道:“真的,我在香港混帮派混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比你更生猛的人”
  “其实,每个人都有生猛的一面,只是我被逼出来了,而你没有,当你背井离乡无依无靠,又没有饭吃的时候,你藏在内心深处的嘶吼就会爆发出来了”安邦有点落寞的叹了口气,弹了弹烟灰,忽然正色着道:“宇仔,邦哥问你,你想起来么?想有大把的钞票,想有漂亮的女人左拥右抱么?我不是在蛊惑你什么,而是告诉你一个道理,你想要什么就得去争取,比如像我一样拼命”
  曹宇茫然的想了半天,脑袋里一直都在闪烁着安邦的那些东西,他能不羡慕么?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啪啪”安邦拍了下他的肩膀,道:“我不以后把你接收过来么,在这之前给我办点事”
  “什,什么事?”曹宇又一下子被套进去了。

  安邦道:“O记有个总督察叫范旺,你知道么?”
  “啊,知道,只要是社团的人,都知道范督察”
  安邦道:“帮我找找他,摸一下他的行踪规律,还有他的喜好,性格方面,越全面越好”
  曹宇顿时懵了:“你要杀警?”
  安邦无语的扒拉着他的脑袋,道:“你废什么话,蠢不蠢?我就是去杀蒋中元我也不会去碰那个范督察,我疯了么我”
  曹宇很想一句,你们本来就是疯子。
  港岛,社团的人和丨警丨察可以发生冲突,碰撞,甚至社团里的马仔都敢指着丨警丨察的鼻子骂街,但绝对没有人敢对警方的人下手,特别还是一个挂着警衔的丨警丨察,碰了就会引起警方的强势连锁反应。
  “查完之后给我消息,就当是你入伙的投名状了······”安邦扔下一句话,不管曹宇答不答应,起身扭头就走了。
  曹宇失魂落魄的靠着墙根坐在地,冲着安邦的背影茫然的张了张嘴,他想拒绝,却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张口。
  有的时候人生的岔路口不知不觉的就摆在了你的面前,向左,向右都是两种不同的结局,有的人选择了一条突进的路口,有的人却觉得自己不该冒险。
  多年后,大圈帮雄起的时候,作为大圈成立初期的元老之一,曹宇就曾经不止一次的感慨过,幸亏那一天,自己拒绝的话没有出口,不然他有可能一辈子都只是个不入流帮派下面的马仔。

  安邦从九龙城贫民区一带出来后,就去了德福茶楼见疯彪。
  见到安邦前来,疯彪很是不解的问道:“我以为你还得一直躲着呢”
  “我兄弟都已经开始有动作了,我还躲着干嘛”安邦坐在疯彪对面,翘着腿道:“彪哥,赵六民应该是从水路偷渡回内地吧?莽子应该托你查他的消息了吧?”
  “唰”疯彪不解的着他:“你们两个最近应该没有机会通消息,你怎么知道的?”

  安邦呵呵笑了笑,拿起茶壶给他面前的杯子倒,道:“一年多前,我和莽子在老山打仗,有一次行动我俩中途遭遇伏击分开了,没有任何联系的方式,也不能传递信息,但我俩都明白对方要做的是什么,就分别从不同的线路一直朝着敌方的指挥部前进,最后我俩几乎以相同的时间抵达了指挥部,然后就给端了”
  安邦慢慢的喝着茶水,疯彪皱眉道:“默契?”
  “战场,一个默契又知道彼此心意的战友,相当于让你自己又多了一条命啊”安邦笑呵呵的道:“彪哥,我和王莽,哪怕就是一年不见,有什么事发生了,我们也能第一时间猜到对方要做什么,明白么?”
  “理解”疯彪点了点头,到了正事:“王莽,你们那个仇家最近肯定会被蒋中元想办法送走,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但还是给查了下,明天应该能得到准确的消息,估计肯定是走水路了”
  “谢了,彪哥”安邦站了起来,道:“莽子在哪,我过去找他”
  “在码头的仓库里······”
  半个多时后,安邦来到了九龙城的码头。
  仓库里,王莽他们正在休息,见安邦回来后,王莽没有惊讶,徐锐和李奎还有冯智宁都很惊讶。
  “哥”王莽蹦了起来,搂着安邦坐下:“你这几天在哪个温柔乡里呆着呢,乐不思蜀了是不是?”
  安邦无语的道:“你从哪出来的啊”
  王莽嗅了嗅鼻子,道:“有女人香,很清香的一股味道”

  安邦顿时懵了,举起胳膊闻了几下,迷惑的问道:“别闹,哪有”
  “还真是?”王莽大惊怪的围着他转了一圈,道:“我就是有点感觉,哥,没想到你真去了温柔乡,谁的啊?”
  “巧合,巧合”安邦抹了把冷汗,道:“别闹了,点正事吧,估计明天赵六民就该有信了······”
  安邦没问王莽是如何逼迫蒋中元把赵六民给送走的,王莽似外形粗犷属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那号人,但一个没有脑子的人根本不可能和他配合着把敌军的司令部给端了。
  u
  李长明就曾经不止一次的过,王莽是常山赵子龙和周瑜的综合体,有勇也有谋,只是之前一直和安邦还有李长明在一起,需要动脑子的地方已经用不到他了。
  安邦弯腰从地捡起AK,拉了下枪栓,卸掉弹夹了一眼后道:“东西不错,从哪弄来的?”
  王莽踢了下脚下装着几十万港币现金的旅行包道:“昨天为了逼新安社把赵六民送出香港,我们四个一连对他们的堂口还有钱庄扫荡了几次,我就是要告诉蒋中元,你不把人交出来的话,我们隔一段时间骚扰你一次,要么你交人,要么你抓住我,不然咱们就得一直玩下去,你他是不是得傻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呗?”
  王莽哈哈笑道:“这叫光脚不怕穿鞋的······”
  安邦回来后当天就呆在仓库里,等着疯彪给他们查探蒋中元送赵六民出海的消息。
  而这一天,赵六民呆的也是如坐针毯,一天不回内地他的心就一天都静不下来,这次来香港,病不但没治好安邦也没杀的了,最后还把唐刚和他的几个手下给折了进去,赵六民真的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赵六民的脑袋里,一直都会响起,两月前在京城南郊,安邦离去时的身影和留下的那句话:“我活着,就必将如跗骨之蛆一般的死缠着你不放······”
  今天晚,很多人都一夜无眠。
  安邦和王莽期待着能有准确的消息传过来。
  赵六民期待着自己明天就能登船离港。
  黄连青脱离人质的身份之后,也没有选择回到自家位于深水湾道的豪宅,而是一直住在自己那栋高层,躺在床辗转难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