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9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这双生罗刹遇到了一个叫比丘的和尚,那和尚佛法高深,双生罗刹根本不是对手。原以为自己又会重归九幽,或者当场消散。不料,那和尚却声称自己以普渡众生为由,将它关押在这卧佛寺的锁灵塔内,临走前还说静待有缘人来将它度化,届时便能修成大道。
  我听完之后,不禁一阵唏嘘。当它说到那个蛮横的阴魂之时,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蚩尤的一缕魂魄。双生罗刹口中的那阴魂最后逃离了九幽,这与祭祀恶灵十分的相似。可是时间上貌似有点对不上,我记得第一次见到祭祀恶灵的时候是在深圳的那个果园下的深井。后来才知晓那个果园下的地洞乃是文山一脉的祖地,祭祀恶灵也正是当年文相为拯救南宋江山所召唤出来的。可刚才听双生罗刹说起过,它是被一个叫做比丘的和尚关押在此地的。据我说知,那比丘本是唐朝时来华求法的和尚。看来那蛮横的阴魂另有其人。

  说起这比丘我倒是来了兴趣,相传这位出身新罗王族的僧人乃是地藏菩萨的化身。地藏菩萨,因其“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所以得名。地藏是佛教中一位愿力深厚的菩萨。根据佛家典藏记载地藏菩萨在过去世中,曾经几度救出自己在地狱受苦的母亲;并在久远劫以来就不断发愿要救度一切罪苦众生尤其是地狱众生。所以这位菩萨同时以“大孝”和“大愿”的德业被佛教广为弘传。也因此被普遍尊称为“大愿地藏王菩萨”,并且成为了汉传佛教的四大菩萨之一。

  据说如来昔在灵鹫山时,地藏菩萨游行诸国。教化众生,到毗富罗山下,至乔提长者家。其长者家内,被鬼夺其精气,其家五百人,并皆闷绝,不省人事,经于旬日。
  地藏菩萨见此情景,即作是念:“实可苦哉,实可痛哉;世间有如是等不可说事。我今愍此众生,而作救济。”
  说此语已,便即腾身,往灵鹫山,即白佛言:“世尊!我见乔提长者家五百余人,皆被恶鬼夺其精气,闷绝在地,已经数日。我见是事已,生怜愍心。生爱护心,唯愿世尊,许我设此救济之法。令诸恶鬼降伏于人,令诸行者随意驱使,复令长者还得如故。”
  尔时如来,从顶上毫,放光万寻,照地藏身。与会大众各相谓曰:“今日如来,放光照地藏身,此菩萨必成大法,教化众生。”
  时地藏菩萨白佛言:“我今有一神咒,能去邪心,复驱使诸恶鬼等。我念过去无量无边久远有佛,号烧光王。其佛灭后,于像法中,我住凡夫地。”
  由此,这一位以“地狱不控誓不成佛”的殊胜功德的地藏菩萨便诞生了。

  心里思索着曾经看过的典故,我双眼紧盯着双生罗刹,它与我四目相对,眼神中并无丝毫闪躲,看来先前的事并不是它随意编撰。想必它在此处已是等了千年之久了,虽说本是九幽地狱第一恶鬼,但从之前它的语气中不难听出来还是向往着修成大道。看来这双生罗刹与我此行的目的并无牵扯,这一层倒是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朝着双生罗刹拱了拱手,准备开口请辞,顺便询问它去往三楼的位置在何处。不料当我说完要离开的话语之时,那双生罗刹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我明显从它的眼神中察觉到一丝邪异。
  我有些想不明白,到底是何处得罪了它,为何转瞬便成了这般摸样。
  这眼神看得我有些心中发慌,出于谨慎,我还是往后退开几步。就在此时,那双生罗刹桀桀笑着开口了,“本座在此处等候千年,却依旧没有等到那个度化我的有缘人,今日好不容易见到活人进来,岂能就这样轻易放你离开?你还是留下来陪本座一起苦等吧。”

  说罢。也不给我开口说话的机会,便朝我动起手来。只见一阵黑色烟雾快速的将我包裹在其中,任我向何处逃奔都无法躲开。我稳了稳心神从相柳袋中掏出几张烈阳符来,全部仍在周身的黑雾之中。谁料,先前火光大作的场面根本没有出现,而是只听扑哧一响。那烈阳符刚一奏效,便被黑雾尽数吞噬。之前我对这双生罗刹的势力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不过这一交手还是让我心中一惊,没想到只是它随便一击便将我困在了里面,若是它与我搏命,我根本没有什么胜算。

  想及此处,我心中难免有些失落。虽说那双生罗刹并没有再向我出手,只是看我刚才那一击并没有起到作用之后,又歪下身子倒在莲花底座上,眼神中充满了戏谑的味道。我见状,敢情这双生罗刹把我当猴耍了,顿时心中的失落感一下子便消散了,代之的是满腔的怒火。
  我将天脉中的道炁尽数调动到卸甲剑中,准备划开包裹在周围的黑雾。只是几秒,卸甲剑上的道炁便充盈起来,我深呼一口气,将之举过头顶,随即选择一处。卸甲剑便狠狠地落下去。只见卸甲剑周身金光大作,触碰到黑雾之际,剑身微微抖动起来,可还是不见黑雾有任何的变化。眼看已经陷入了焦灼,我此时又无法继续提升卸甲剑的威力,更是不能抽身出来。这时便朝着卸甲剑大声叫喊了一句,“前辈助我。”

  这句话,自然是说给藏在卸甲剑中的那人听的。我心知这双生罗刹实力强横,自己多半不是对手,因此便赌博一般寻求那剑中之人出手相助。
  不出我所料,我的话音一落,卸甲剑内,那个苍老的声音便响起来了。他示意放松精神,只注入道炁于卸甲剑内,然后将卸甲剑交与他掌控。
  听到他的话,我没有丝毫犹豫,便依言而为,将体内道炁尽数注入卸甲剑内,不多时,卸甲剑身便猛地一震,从我手中脱身离开,轻轻嗡鸣着,悬浮在半空中。
  我一边紧盯着卸甲剑的变化。一边往后退出几步。此时卸甲剑上除了我先前注入道炁化成的金光之外,剑身外还包裹着一道湛蓝色的火焰,看起来极为炫目,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卸甲剑原有的能量还是那前辈作法所为。
  随着这道湛蓝色火焰的出现,先前还僵持不下的局面逐渐发生了转变,那湛蓝色火焰似乎对这黑雾有极强的克制作用,随着卸甲剑的前行,黑雾逐渐被驱散,空气中似乎有种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相当刺鼻。
  眼见此景,我心中顿时一喜,看来过不了多久,这黑雾便能被卸甲剑捣毁。果不其然,只是数十秒,这周围的黑雾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发出嗡嗡的响动声。紧接着,卸甲剑上的湛蓝色火焰大作,将面前这位置的黑雾烧掉了一个偌大的窟窿。自此,那黑雾像是被针扎了的气球一般应声而爆,消散在空中。
  事了,那卸甲剑周身的光束也消失不见,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原本斜坐着的双生罗刹见此状,脸上露出些许惊诧,显然没想到我竟能破掉这黑雾。
  而经过刚才的一击,我也深知自己并非它的对手,趁着卸甲剑镇住他的机会,便朝它拱了拱手,开口道,“我来这锁灵塔有要事要办,还请阁下放我过去,莫要阻拦。”
  日期:2018-04-08 0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