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27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雅楠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又把嘴闭上,反倒问我说:“那你呢,去日喀则做什么,凭你的身手也想去试试么?”
  我苦笑着说怎么可能,我爹在那边旅游突然失踪了,我接到消息要去找他。
  “找爹还用得着带上这么大一把剑么,唬谁呢。”谢雅楠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说道:“我觉得咱俩还是开诚布公的比较好,那个地方很凶险,虽然咱俩不熟,但我还不想看到一条生命白白的消失。”
  日期:2018-04-03 17:46:45

  听了谢雅楠的话,我觉得也不无道理,这次去日喀则我其实一点准备都没有,到了地方除了马卡鲁峰外我没有任何可用信息,况且我之前查了下,这马卡鲁峰海拔8400多米,离珠峰只有20多公里,地势非常偏远而且险峻,凭我一个人的能力想到那里估计都是问题,关键是我还不会开车。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谢雅楠和我爹要去的应该是同一个地方,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找到了鬼印上所指的那座山,但是掌握的信息应该差不多,跟她一起找到爹的机会要大上许多。
  想到这里我就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盘托出,从怎么拿到青玉凤霞佩到二叔出现再到小洼村和古墓,还有我爹和二叔在那座墓发生的事情,除了鬼印和八服,该说的一字不漏,毕竟这两样东西太过贵重,我暂时还不想告诉她。
  谢雅楠在听的过程中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整个过程中没有插一句话,直到我说完很久之后,才长长叹了口气对我说:“你被你二叔骗了。”
  被二叔骗了?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说,谢雅楠说:“那块凤霞佩的确有可能直接将尸气渗透到你的皮肤里让你得上尸斑,而且白毛僵的毛发可以解,但是别忘了,你二叔是一个搬山道人,据我所知,随便一个搬山道人都有一百种办法去解尸毒,这是他们的看家本领,更何况你二叔这么一个能耐高超的搬山道人。”

  说到这里谢雅楠突然看了我一眼说:“也就是说,你二叔是故意要把你引到那里!”。
  20
  日期:2018-04-04 08:35:30
  “可是我二叔为什么要骗我去那?还有你说的搬山道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解道。
  谢雅楠说:“搬山道人是盗墓门派中最为神秘的一类,向来独来独往,他们传承了茅山道术,对擅长对付墓中的僵尸和尸毒,而且他们有一个绝学叫做魁星踢斗,专卸僵尸大椎。”
  “至于你二叔为什么要引你去那我就不知道了,他应该是有他的目的,但是小洼村应该是个变数,在我来这里之前得知这个小洼村不简单,很有可能是你二叔所说的养尸村,我下斗的时候都是避开小洼村的,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得罪了他们。”
  魁星踢斗。
  这个词在汉墓里的时候二叔跟我说过,当时疲于奔命我也没有过多在意,只是没有想到这东西居然这么厉害。

  “可是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会让二叔害我。”我说道。
  “我可没说他是要害你,有别的目的也说不定,而且搬山道人都是家族形势延续下来的,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爹应该也是搬山道人。”
  谢雅楠的话在我心中掀起一片波澜,难怪二叔会跟我说他对付僵尸的手段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而且说我爹想从我这一代开始和老祖宗撇清关系,之前以为他在胡说八道,听谢雅楠这么一分析,看来不无道理。
  “那你觉得我二叔为什么突然在墓中抛下我就不管了,而且还抢走了你的琴。”
  日期:2018-04-04 08:55:30
  我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谢雅楠说道:“有可能你二叔在墓中发现了什么东西,之前他一直藏拙,直到到了永乐宫才使出魁星踢斗,估计在那里有什么迫使他不得不离开的东西。”
  “会不会是绿绮?”我突然想到,按照谢雅楠之前的说法,她被打昏之后二叔和绿绮同时消失不见的,会不会是二叔在醒来之后发现了绿绮然后才动了别的心思?
  谢雅楠叹了口气说:“现在说什么都是推测,按照那个什么姚老大的说法,你二叔可是有前科的。”
  “对了,你在永乐宫地下都看到了些什么?”谢雅楠突然开口问道。
  听她这么一问,我想起了那具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尸,再看看她,不由得打了个寒蝉,说:“什么都没有,就那壁画。”
  谢雅楠哦了一声没再说话,车里陷入一片寂静。
  “对了,你明知那张丝帛里的东西是陷阱,可你为什么还要去日喀则?”我突然想起来问道。

  谢雅楠笑了笑说:“我也是去找爹的。”
  ......
  从阳城县到郑州上街机场花了差不多四个小时,那牧马人虽然外面看着霸气,但是长途坐起来实在不舒服,悬挂太硬,屁股都快掉了。
  下了车我一边揉着屁股一边问谢雅楠车怎么办,谢雅楠甩甩手说没事,放这万一哪天用的上,我撇了撇嘴说没想到你还是个白富美呢。
  日期:2018-04-04 09:15:30
  出发前谢雅楠已经帮我订好了去成都的机票,到了机场办手续领登机牌就行了,却没想到在过安检的时候出了问题,那安检的非说我那八服是违禁品,不让带,要么就托运。
  我心说这玩意儿能给你托运么,万一压断了说不定价格都能赶上你飞机了,连忙摇头说不行,那安检也说反正是不能带上飞机。
  正在争执的时候谢雅楠在一旁打了个电话,没多大会儿就过来了个领导模样的人把我们带进去了,还安排的头等舱,不过当我抱着八服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我,包括空姐也一直盯着窃窃私语,搞的我很尴尬。

  从郑州到成都也就两个小时左右,第一次坐飞机的我被遇到气流时的颠簸吓的半死,惹的谢雅楠在旁边一个劲儿笑。
  因为要坐第二天一大早去日喀则的飞机,酒店就订在成都双流机场旁边,还是个什么国际五星级大酒店,都是谢雅楠提前订好的,钱她先付,回去我再给我的部分,但是看了眼房间价格,我都怀疑这一趟回去后我还付不付得起。
  临睡前互道了晚安,虽然已经和她相处了一天的时间,但是每次直面她那张脸的时候还是不适应,汉墓女尸的既视感太过强烈,虽然那张脸很漂亮,身材也很性感,但是实在是太像了。
  本以为那天晚上我本以为自己会愁到睡不着觉,却没有想到居然沾枕头就睡着了,而且睡的很香,第二天还是谢雅楠敲门把我叫醒的,醒来的时候怀里还抱着八服汉剑,心道没想到这八服还有安神助眠的作用。

  日期:2018-04-04 09:35:30
  在飞机飞往日喀则的过程中,谢雅楠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往外看,我顺着窗口往下看,当我透薄薄薄的云层看到下面的景色时,被震撼的张大了嘴。
  一条条灰色的长龙纵横在青藏高原这片土地上,雪山,沟壑,河流,这种粗犷豪放的美感实在是除了张大嘴以表震撼外,实在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
  不过一想到马上要进入到这种地方去毫无目的的找两个活人,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谢雅楠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正准备开口跟我说些什么,却突然秀眉一皱,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指着坐在外面左前方的几个人说道:“那几个人身上的土腥味儿很重,估计也是冲着那个地方去的,落地以后小心点,这一路估计不太平。”

  我顺着谢雅楠手指的方向,发现前面的那几个人都是穿着像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会穿的衣服,正有说有笑,听口音像是湖南那边的,说话很快又是方言,听不太明白。
  只不过坐在靠近我们这边的那个人正那杯喝水,我注意到他的一只手枯槁干瘦,却看着十分有力量,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谢雅楠也注意到了那人的手,悄声跟我说:“这叫探穴指,是南方土夫子独有的功夫,练到火候之后只需要把手指插入土中,就能知道这下面有没有斗,斗有多深,而且进到墓中破机关,挑尸蟞,非常厉害。”
  日期:2018-04-04 09:55:30
  我听了惊讶地说:“有这么神?而且他去他的,咱们去咱们的,担心他们做什么?”

  谢雅楠说:“大多数的墓都在人烟罕至的荒外,墓中的东西又多很值钱,而且干这行的没有一个是善人,为了利益冲突把你杀了扔在墓里,估计几百年后才有考古人员发现你。”
  听了谢雅楠的话我不由地打了个哆嗦,前面那人似乎也发现我在看他,就回头看了我一眼,当时就把我吓的把头别到一边去,谢雅楠见状一个劲儿在那笑。
  我有些没好气地说:“按你这说法你也不是好人了?”
  “我可没说我是好人,说不定我只是在利用你,等我东西一到手,手起刀落!”谢雅楠说着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我撇撇嘴没再和她拌嘴。
  飞机落地,当我踏上这块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西藏黑土地上的时候,看着头顶上如碧玉般的天空,仿佛伸手就能摸到,还有在城市里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我贪婪地大吸了两口,结果突然眼前一黑,要不是谢雅楠及时扶住我,差点晕倒在地上。
  “真是土包子啊,这种海拔你第一次来敢这样?死了都不冤。”
  谢雅楠没好气地说着,不过可以看出来她这会儿心情不错,可能是因为要见到她爹了吧,估计父女也是很久没见了,久别重逢当然开心。
  可是不由地转念想到我爹娘,心中突然开始有点失落,谢雅楠在一旁拍拍我的肩膀说既来之则安之,你爹那手艺肯定不比你二叔差,没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