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26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电话之后我想了半天觉得不行,不管真假都得确认一下。
  我连忙拨了爹的电话,关机,再打娘的,也是关机。
  当时心一凉,又从桌子上的电话簿里找出了老家一个前辈的电话打了过去,很快就接通了。
  不过却被告知我爹他们从来没有去他们那,老家也没有什么自家屋的人过世!
  爹娘没有去老家可是为什么要骗我呢,难道真的像姚老大说的那样,他们一直有事情在瞒着我?
  总不能真的去了日喀则吧……。
  想到这里我连忙跑到卧室在网页上输入了日喀则,等网页上显示出日喀则的信息的时候,我算是彻底傻了眼,在西藏!
  “呲”

  怎么可能去西藏了!
  我又记了下刚才打过来的电话输入在百度里,第一条显示的就是日喀则和平汽车租赁公司!
  见了鬼了!
  再次将电话回拨了过去,那边接听的还是之前那个人,我张嘴就问:“白正则在你们那租车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证件之类的做抵押?”

  那人说:“没有,但是有身份证复印件。”
  我急忙说:“身份证号念给我听。”
  那人在电话那头犹豫了下,让我等一会儿,接着就报了一连串的数字给我。
  真是我爹的,他们真去西藏了?
  我又问:“他们是什么时候几点在你们那租的车?”
  那人说道:“三天前的夜晚,当时我们都睡了,把我们叫醒租的车,给的价钱很高,一辆白色的丰田陆地巡洋舰,车牌号是藏D84301。”
  日期:2018-04-03 16:26:45
  那人说的我在心里默默记了下来,继续问道:“你之前说的马卡鲁峰和暴风雪是什么意思?”
  “十月三,鬼出关,还有三天就是我们这里的暴风雪节气,连圣山都会被雪盖住的,湿婆神会吞噬所有敢在这个时候踏入她领地的人,我们这里的人门都不敢出,在外面很危险的。”
  “他们,还有谁?”
  “不知道啊,你别在我这费工夫啦,我还要收车,你快点联系他们吧。”
  那人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我站在那里拎着话筒满脑子都是西藏,暴风雪……。
  姚老大之前跟我说的事情里面虽然没有说具体去哪里,但是既然有高反,就肯定进了高原,西南那一带的高原地区,一定是藏区!
  我爹难道又去找那个帝王汉剑墓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走回到房间,看着放在床上的天道鬼印,在灯光的映射下在床单上折出了一个黑影,那黑影的形状很奇怪,有点像是一座山。
  我想离近看个清楚,却发现再向前一步那道黑影的形状就变了,变的奇奇怪怪,什么都不像。
  而回到原来的位置,就又变成山了,不管是前后左右,挪一下都不行。
  “嘶”
  这个影子一定有问题,难道是在暗示某座山?
  可是中华大地上的山川不计其数,单凭一个影子的形状想把这座山找出来压根就是大海捞针,况且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
  日期:2018-04-03 16:46:45
  我一边想着一边琢磨爹娘到底会去哪了,总不能凭着一个陌生电话我就跑到几千公里外的西藏去吧。
  马卡鲁峰!

  我突然想到电话里头说的马卡鲁峰,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我急忙跑到电脑前搜马卡鲁峰的照片,网上照片倒是挺多,但是没有一个像的,而且差距都很大。
  是我猜错了?
  我不死心地又在里面翻了翻,无意间点开了一个驴友论坛里的一篇帖子,一个和雪山合影的照片渐渐显露在电脑荧幕上。
  照片中的女孩看着二十多岁,穿着一身户外店里很常见的登山服,带着厚厚的帽子,对着镜头比了个剪刀手的手势,笑的很灿烂,只是我关注的不是这些,而是这个女孩身后的湖!
  那是一个椭圆形的雪山冰湖,拍摄时的气候应该很冷,湖面上结满了厚厚的一层冰,只是在这层冰上映出了一个影影绰绰的雪山倒影,那倒影和鬼印的影子一模一样!
  但是再看女孩身后的雪山,却又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无论这鬼印还是这座雪山,但从外形上看和映出来的影子完全是两个形状,这中间可能是有什么光学原理在里面,我也搞不懂,但是事实就是这样,鬼印影子所指的山就是这张照片后面的雪山!
  姚老大之前说过这个鬼印其实是那把帝王汉剑的线索,难道爹又去找那把帝王汉剑了?
  对了,还有一个办法!
  我连忙给刘胖子打了个电话,报了我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查出爹这两天有没有做过火车或者飞机,而且到了哪。
  日期:2018-04-03 17:06:45
  没过多大一会儿刘胖子的电话就回来了,说我爹在说回乡下的当天就坐上了去郑州的火车,然后飞到了成都,从成都转机的目的地是日喀则!
  并且刘胖子还在电话里跟我说找到了刘德贵,那刘德贵没什么异常,他还会在那里待几天等考古队的走了之后才会回来。
  我告诉他这几天一定要帮我死死盯住刘德贵,无论用什么办法不能让他出那个村子,我出趟远门,回来之后找他。
  刘胖子说了声好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挂完电话我心里久久不能平息,脑子里一下子闪过很多东西,看着桌子上的名片,我想了想,就把电话拨了过去。
  ......
  当谢雅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把所有行李都收拾好了,包括祠堂里的那把八服汉剑,我现在都不确定这八服真的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还是爹从那个不知名的墓里拿出来的。

  姚老大最后的事情没有交代清楚,但是肯定不像是他说的那样,而且整个故事中很细节值得推敲,这八服既然已经出现,那这个天道鬼印里指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值得爹在这个年纪了还非去不可。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真的像姚老大所说那样最后所有人都被我二叔算计了。
  关键是为什么带着我娘?
  我娘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并且我隐隐觉得,既然天道鬼印出现于小洼村的那座汉朝公主墓,那这两件事一定有关联。
  日期:2018-04-03 17:26:45
  现在所有的谜题只有到了日喀则找到我爹才能揭晓了。
  ......
  坐在车上,谢雅楠一边开车一边问我怎么知道她马上要去日喀则的,我说我是从你那个隋朝的手帕上看出来的。
  谢雅楠正在开车的身体猛地一滞,突然一个急刹车,差点把我甩到前挡风玻璃上,我看着满脸震惊的谢雅楠说你先别吃惊,我还有别的事要告诉你,你快开车。
  谢雅楠又看了我两眼这才继续开车,我想了想,组织了下语言,就把姚老大说的事情告诉了他,只不过隐瞒了我爹和我二叔的事情,并告诉她那个东西其实就是个陷阱,但是我知道我说了你也可能不大相信,但是还是提前有点防备比较好。
  谁知谢雅楠听了说:“我知道。”
  “你知道?”这下换做我满脸吃惊地看着谢雅楠,谢雅楠此时正面无表情的开着车,但是不像是撒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