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25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牧马人明显被改装过,加宽的轮毂和车之间的距离被升得很高,车头车顶加装了一排大灯,远远看去像一头红色的钢铁野兽停在那里。

  谁啊这么高调,找我们家的?
  将自己的二八自行车停在牧马人旁边,刚一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火红的长裙美女正靠在卷闸门上玩着手机。
  那美女带着一副硕大的太阳镜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可依然可以认出那较好的面容,特别是那双暴露在太阳底下的大长腿,又白又直,直晃眼。
  红衣美女见我走了过来讲手机放在包里冲我一笑,接着取下脸上的墨镜,当我看清楚她的脸之后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墓里的那具女尸!
  那张古典的脸,那嘴,那眼睛,一模一样!
  大白天见鬼了!
  “你你你…………”
  我指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半天说不出来话来,那女人见我这样莞尔一笑道:“我怎么了?才两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两天?
  我可不是两天前下的墓么,可是她怎么出来了,还是大白天!
  见我不说话,红衣女皱了皱眉说:“你是哑巴么,在里面的时候你说话不是挺利索,还有。”
  日期:2018-04-03 14:46:45
  那女人说着突然把脸凑了过来小声说道:“对你的救命恩人,你连门都不打算让我进么?”
  救命恩人?
  我看着女人的眼睛突然觉得很熟悉,还有她的声音......
  “你是那个黑衣女!”

  我终于想起来了,这红衣女人就是汉墓里哪个黑衣女!
  可是为什么会和那具女尸长的一样?
  巧合么?
  “什么黑衣女,我叫谢雅楠。”

  ......
  坐在屋子里,我盯着眼前淡然喝茶的谢雅楠不知道该说什么,像,太像了,连汗毛都一样,天底下还真有这么想象的人,还是隔着几千年。
  谢雅楠喝了一会儿茶被我看的有点不自然,没好气地说:“看够没?”
  我摇摇头说:“你家有没有什么祖先画像之类的,或者你妈有没有说起过你跟哪位祖先长的很像?”
  “我呸!”
  见谢雅楠开始有点生气了,我连忙说:“开玩笑开玩笑的,对了,那天你是怎么出来的,我记得在我醒了之后你就不见了啊,把我担心的要死。”
  谢雅楠笑了笑,说:“没想到你还挺关心我,我这不活着呢了么,今天来找你是有事要问你。”
  “你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什么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看着谢雅楠说道,想起那天在暗河里的柔软,心里莫名一阵的悸动。
  日期:2018-04-03 15:06:45
  谢雅楠好像也是想到了什么,啐了我一下说道:“你那天跟我说那张古琴不是绿绮,为什么?”
  原来是因为这个,这个女人还真是执着,琴都没了还惦记着这个,于是想了想就把那天在卧房里看到的石画内容原原本本告诉了她。
  谢雅楠听了半天没有反应,一双透澈的大眼睛闪过一阵失落,我见着有点于心不忍,说:“也未必,说不定是人在里面乱画的,古人也许就有爱乱涂鸦的习惯也说不定呢。”
  其实我说的连我自己都不信,但是又实在看不得美女难过,说道最后甩了甩手说:“说不定绿绮就是那么来的也未必,毕竟也没人知道它是谁制作的,从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
  “不可能。”谢雅楠突然抬头看着我说:“古琴通灵,那绿绮要真是人的筋血所铸,怎么可能有如此美妙的琴声,根本不可能!”
  “那筋血如果是一个生前爱琴如命的人的呢?”我突然想到了伶鬼说道。
  谢雅楠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眼睛就亮了起来:“对啊,那侍女生前爱琴如命,而那个君王也就是相中了而这一点才先骗取她的感情,使他怀上孩子之后再……。这样这张琴不仅通灵更通情,对不对?”
  谢雅楠用手绕了绕,没说出那几个残忍的字,但意思我都听明白了。
  我咂了咂嘴,心说我就那么随口一说,可没有你想那么多,但是听她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
  日期:2018-04-03 15:26:45
  “好了!”
  谢雅楠长舒了一口气,像是解开了什么心结,对我说:“我的目的达到了,今天谢谢你,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随时可以联系我。”

  说着就从身边的黑色皮包里掏着东西,我估摸是着是找名片什么的,突然一张黄色的纸顺着她的手从包里掉了出来,我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接,等拿到手里才发现是一张丝帛。
  还是张金丝帛,谢雅楠也发现了我手中东西,低头看了一眼后却脸色剧变连忙将丝帛从我手上拿了回去。
  就在金丝帛被她扯走的一瞬间,我看见了上面有个古篆的道字,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东西就被她拿走了。
  见谢雅楠神色有些慌张的将丝帛塞进皮包,掏出一张名片给我说:“这是我的名片,有事给我电话吧。”
  我接过名片,发现上面写的很简单,就是谢雅楠的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我点点头说好,却听到门外汽车发动的声音,谢雅楠按下车窗冲我摆了摆手,扬长而去。
  “真是够风火的。”我看着牧马人绝尘的身影嘟囔的了一句。
  那会儿正值中午,我也没什么心思做生意,关上门之后一个人坐在卧室里盯着天道鬼印发呆,脑子里全是前两天在汉墓里的场景和姚老大说的话,思绪乱成一团麻。
  我将天道鬼印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突然想到姚老大说的那张印着鬼印的金丝帛,脑袋嗡了一下。

  日期:2018-04-03 15:46:45
  金丝帛!
  谢雅楠手中金丝帛上的道字,和天道鬼印中的字一样!
  再想到她一脸紧张的样子心道不好,她不会是要去找那个什么帝王汉剑吧!
  想到这里我连忙想给谢雅楠打电话,却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早就在墓里丢了。

  对了,楼下的店里还有台座机,我急忙跑了下去,正准备拿起话筒拨号,电话响了。
  来电提示上是一个很陌生的区号。
  我将话筒拿了起来,对方操着一口非常蹩脚的普通话问道:“你是白正则的什么人?”
  我说:“他是我爹,你有什么事?”
  那人说:“这里是日喀则和平汽车租赁公司,白正则在三天前从我们这里租赁了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昨天是还车的日子,但是一直没有来还车,而且电话打不通,这个电话是他当时登记时留下的,您那边能联系上他吗?”
  日喀则?

  我爹不是在乡下老家么,怎么跑日喀则去了,这日喀则又是哪。
  我以为是诈骗电话,当时又急着打给谢雅楠,就准备挂了。
  结果那人突然在里面说到;“还有三天马卡鲁峰会迎来暴风雪,他们在外面很危险,如果你能联系到他们请让他们赶紧回来,过了明晚我就会通知救援队,谢谢!”
  那人说完就挂了,我这才感觉到,那人不是骗子,我爹可能真的去日喀则了!。
  日期:2018-04-03 16: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