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18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被黑衣女按了个狗啃屎,下巴磕在地上把舌头都咬了,我刚要问怎么回事,耳听得正前方“轰”的一声巨响,耳膜都快震穿了,尼玛那女人刚扔的居然是颗手雷!
  响声一过,我和女人立马爬起来,看着眼前的废墟,女人喃喃道:“扔歪了。”
  日期:2018-04-02 16:15:00
  靠!
  我暗骂了一句,不过看着眼前的废墟,心道手雷应该是扔到了旁边的屋舍里,把屋子炸垮了正好埋住血尸,不过也算是过了一劫,我和黑衣女抓紧时间继续朝着城门跑。
  当我和黑衣女赶到城门下的时候,整座古城墙都在摇摇欲坠,不断有巨石从墙上坠落,砸在地上形成一个大坑,我和黑衣女对视一眼,拼着老命地从城门里跑了出去!
  直到跑到神道的尽头,来到了暗河边,我买俩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下是彻底出来了,活着的感觉真好。
  看着整一点点垮塌的古城墙,和里面逐渐变成废墟的古城,埋藏在这里上千年的古城就这么没了,心中一时有些感慨。
  我突然看向黑衣女问道:“该说说我二叔的事了吧,为什么你确定他没事?”
  黑衣女听我这么问楞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道:“当时在永乐殿里,你掉进伏案里的洞里之后那伶鬼就消失了,那股压力一没有我就马上想去救你,可就在这个时候,我被打晕了。”
  打晕了?被谁打晕的?
  那女人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醒来之后我第一时间就追了出去,却发现没有任何人,包括你二叔。”
  “那会不会是墓里还有人?打晕你之后劫走了我二叔?”我连忙问道。
  “不可能。”黑衣女想都没想说道:“这座墓的大阵和人有关,每多一个人进入墓中大阵的运转速度就会快一分,我是第一个进来,从你们进来后,大阵的运转速度就没有变过,不可能有第四个人。”
  日期:2018-04-02 16:35:00
  “这…………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我二叔为什么要做这些?”我想了想说道,因为二叔是因为我才到了这里,但是按照黑衣女的说法,他似乎对这里了如指掌,包括改变了整个大阵的运转,这说不通。
  “起初放你们两个进来的时候我也没有怀疑,只当是两个探路的,直到你俩跑出大阵,对上血尸,我才发现你二叔一直在隐藏实力,估计是早就发现了我,不想让我知道他的手段。”
  黑衣女说着,我却摇摇头说不可能,他没有必要隐藏实力,他是因为我才来到了这个地方,他对这里压根不了解。
  “哈哈”女人突兀地笑了起来,说:“一个能单手一招卸掉血尸大椎的搬山道人,被血尸追的到处乱逃,然后误打误撞进了埋葬着绿绮的琴塚?”
  搬山道人?
  “而且我的绿绮不见了!”女人说道最后冷冷地看着我说:“就是在我被打昏之后,连同你二叔一起不见的!”

  我这才发现黑衣女的背后空空如也,那百宝柜不知去向,但还是辩解道:“那也不可能,如果我二叔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那为什么一直要隐藏起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那里面的东西又不是打不过,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那我就不知道了。”黑衣女摇摇头,说:“也许那里面有什么让他忌惮的东西,他怕惊扰了那个东西。”
  日期:2018-04-02 16:55:00
  忌惮的东西?
  难不成是卧房里的那具女尸?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那女尸突然睁开的眼睛和不知是梦是幻的那一段往事,里面还有很多疑惑没有解开,想到这里我看着一脸落寞的黑衣女说:“你也别太难过,其实那张古琴压根不是绿绮。”

  “不是绿绮?”黑衣女突然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怎么可能,那是我们几代人心血才找到的下落,不是绿绮那是什么?”
  我正准备把在卧房里看到的画面告诉黑衣女,谁知突然一阵天摇地晃,我俩坐在地上都差点倒下去,黑衣女脸色变了变说:“赶紧走,这个墓和山是一体的,墓没了,山也要垮!”
  我忙问怎么办,黑衣女沉吟一声道:“你水性怎么样?”
  啥?
  怎么感觉这句话好像谁才说过,接着就被黑衣女一把推到了暗河里,我连灌了几口水正准备骂,却被黑衣女按着头硬按到了水里,在水中,我看见黑衣女另一只手先冲我摆了摆,然后伸出手指指了指上面,我下意识地跟着去瞧,却发现透过河水,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人影在上面正盯着水里看!
  是血尸!
  我连忙捂住嘴往水下潜,那黑衣女拉着我的手顺着暗河的水流方向往前游,一块块巨石此刻也落在了水中,险些砸在了身上,山塌了!
  那暗河的水流也变得急了起来,我和黑衣女卷在水中已经不能控制住自己,只能被水流往前方带,那黑衣女还好提前做足了准备,而我是被突然推下河的,没有憋足气,没多大会儿就坚持不下去了,连喝好几口水,意识逐渐模糊,手也开始在水中挣扎,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淹死!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嘴上突然触碰到一阵柔软,一个小巧的东西撬开了我的牙齿,一股救命的空气传了进来,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抱着这个东西拼命的吸着氧气,也就一刹那的时间,一股大力把我推开,我只感觉身子一轻,头顿时离开了水面。
  日期:2018-04-02 17:15:00
  大口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发现自己此时正处在一个地下暗道里,那暗道被水灌满,顶上刚好留出一个脑袋的空间,又吸了几口气脑袋清醒之后,发现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身体顺着水流一直不断飘着,我想起刚在水中的感觉,心知是黑衣女救了我,我伸手抓了抓想探探黑衣女在哪,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她该不会是为了救我出事了吧?
  这个想法在脑中出现后就再也挥之不去,我大声的想叫黑衣女,却发现自己连她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就在这时,前方的黑暗中露出了一丝光亮,我蓄势等被水冲到光亮地方的时候两手往上一伸,正好抓住了两个凸起的石头,双手用力撑起身子离开了水面,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圆形的垂直向下的洞里面,那洞的四周是由一块块凸起又凹进去的砖块砌成,还有一根粗绳从上面吊着,是口井!
  我双手抓死死抓着石砖,脚上踩着凸起的砖块又往上爬了两步,低头看着下面湍急的河水心中一阵焦虑,黑衣女不见了,她要是出事,那肯定是我害了她!
  突然,头顶上传来了一声惊呼,我猛地抬头一瞧,一个黑色的脑袋正趴在井口往里看,当时天已经微亮,在黑暗中待了一整夜,乍一下适应不了光亮,等我看清楚之后,不由地骂出了声:草拟吗,刘德贵!。

  日期:2018-04-02 17:35:00
  那刘德贵在上面本来拿着木桶在栓绳子,估计是准备在井里打水,听我这么一喊先是一愣,看清楚是我之后妈呀一声桶一扔就跑了,那桶正好砸在我的头上,险些没把我又砸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